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召唤梦魇 » 正文
| 繁体版

096 隐匿 2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残暴圣盾化为一蓬黑烟,飞入林盛胸膛。

    哗。

    林盛端起平底锅,对着毒砂脸上就是一锅水泼下去。

    湿冷,剧痛,虚弱无力。

    之前自信强悍的毒砂,此时就跟被强暴过的小母猪一样,温顺而呆滞。

    “你叫什么?”林盛依旧蒙着脸。声音也稍微有些气息变化,以防他人分辨出他身份。

    虽然这种效果可能不是很好,但能拖一阵是一阵。

    毒砂眼神呆滞的看了眼他,又看了看四周。

    周围郁郁葱葱全是树,头上是叶子,屁股下是草。

    他正躺在一颗大树树根边,身边站着的蒙面人,就是刚刚那个和他单挑的黑衣人。

    “谢耀辉....”

    “年龄。”

    “三十八。”

    “性别。”

    “女。”

    “性别!说人话!”

    “男。”

    “为什么找我麻烦?”林盛继续问。

    “欠人人情。”

    “欠谁?”

    “撒逼。”

    “谁!?”

    “你就是个傻比!!”毒砂一下跳起来,一边叫一边笑,神情恍惚。屁股底下大片黄色水渍不断渗出。

    “.....”

    林盛闻到尿臭时就感觉不对,现在一看。

    他这才注意到这家伙的脑门上有着一个明显的凹陷。那凹陷足足有鸡蛋那么大!

    脑袋上有鸡蛋那么大的坑....

    “算了。”

    他上前一步,手臂伸过去,迅速在毒砂身上搜了一下。

    很快找出一个护照一样的证件,一张黑色卡片,一个褐色真皮钱包。

    证件表面是淡蓝色,中间印着水滴一样的简单花纹。

    林盛翻开里面,一张毒砂的大头照顿时出现在右上方。

    下面是一连串编号:xe11337。

    更下方还有一行小字:毕业时间——1891年10月10日。

    下面有个淡蓝色印章,隐约可见四个字:海蓝之心。

    “隶属于一个叫海蓝之心的组织?”林盛放下证件,将其塞回毒砂身上。

    他不打算拿这玩意,谁知道里面是不是夹裹了什么定位芯片之类东西。

    拿起钱包,拉开拉链,里面放了厚厚一叠大额钞票,大部分是单张一百,一千的也有不少。

    “几万块应该有。”林盛把钱拿出来,然后又看了下里面的银行卡。

    想了想,他还是忍住诱惑,没动这东西。

    只要银行卡有账户流动,他就极有可能暴露现实身份。他虽然现在已经可能暴露了,但万一还能拖时间呢?

    保险起见,他只拿出了纸币。

    最后是那张黑色卡片。

    林盛翻看了半天,也没搞懂这玩意是什么。

    “这是什么?”

    他索性拿起卡片问毒砂。

    毒砂一脸呆傻的看着他。

    “盼盼。”

    “啥?”

    “盼盼。”

    “盼盼??”林盛一脸莫名。

    “盼盼卡。可以用来约炮,付钱,买东西,买东西啊买东西,买东西啊买东西~~~”毒砂到后面开始唱起来。

    “就是银行卡?”林盛没想到他还能回答。

    “是啊,可以买好东西,好多好多好东西。”毒砂傻笑道。

    “去哪买?”

    “网上,用前含一含,网址浮现了,用钱含一含啊,快乐又健康,又健康~~啦啦啦~~”

    噗。

    林盛一剑干掉这货,拔出剑尖。看着脑门上多了个洞的尸体仰倒在地。

    “太吵了。”

    他将剑在边上的草地上使劲擦了下,但上边的脑浆已经混合上次没洗的叠加一起,把整个剑身都染成一片红黑色。

    “不知道我一直放着不洗,时间久了会不会像科莫多巨蜥那样变成超强污染源?”

    林盛心头冒出个念头,但随即自己也绝了这想法。

    不是因为其他,仅仅是因为太臭了。

    捏着黑卡,他犹豫了下,将其随意扔到毒砂身上。

    就算这东西确实隐藏什么秘密,他现在也没打算尝试。

    提着剑,林盛走到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边,迅速将剑身的污迹洗掉,然后回鞘,快步朝着远处离去。

    这里只是怀沙市郊外一处野林,不是废弃工厂方向,也不是惠里安小区方向。

    只是林盛随意选择的一个郊区。所以抛尸荒野也没什么关系。

    .............

    .............

    叽。

    细微的鸟鸣声中,蓝鸟翱翔着,飞过下方脸面的城市楼房。

    它腹部的蓝色羽毛,随着风不断颤动,矫健的双翼犹如利刃般笔直坚硬。

    越过城区,飞过港口,蓝鸟在大海上足足飞行了一刻钟,才嗖的一下俯冲往下,冲向一艘漂浮在海面上的庞大白色军舰。

    军舰船舷上,一名金色卷发的柔和男子,正轻轻伸手,让自己的无名指成为蓝鸟停靠的枝条。

    男子身穿紧身的华贵服饰,服装风格有些像是贵族们流行的黑风衣式,右肩上戴着白狼鸟羽毛编织的精致肩章。

    他的面容精致而阴柔,有些似女子,但又莫名的透着一丝男子的坚定。

    “蓝鸟回来了。看来是失败了。”男子无奈道。

    “我就知道是白费力气。”不远处的船舱门口,一个瘦高穿着长袍的光头男推门而出,嘴里抱怨着。

    “早就给你说了多准备后手,你总是太过相信别人,卡梅。”

    “有什么关系呢?”柔和男子笑了笑。“多给别人以希望,才能自己拥抱希望。”

    “信你才叫见鬼了。”光头无语,走到柔和男子身旁,和他一样扶着船舷,注视着蓝鸟。

    “看看它看到了什么。”光头伸手一抓,闪电般捏住蓝鸟脑袋,狠狠一捏。

    噗。

    整只小鸟骤然炸开,化为一团蛛网般白线。

    无数白线转眼便被光头的手背吸收。

    他闭上双目,似乎在查探什么。

    “唔....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随着看到的画面越来越多,光头嘴角渐渐裂起越来越大的弧度。

    “怎么?”柔和男子在一旁有些诧异,他很少见到搭档表现出这种神情。

    十多年了,他们在一起走遍世界各地,每当光头露出这种表情时,那就代表着他发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

    “卡梅,你相信,世界上有人不用邪能就能对抗侵蚀者么?在没有针对性枪械的基础上,只用冷兵器。”光头睁开眼询问道。

    “当然不可能。如果你看到的画面里,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的邪能波动太微弱,隐蔽些太强,所以蓝鸟无法发觉。”卡梅平静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