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 吃来吃去吃完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年后。

    清晨五点半。

    初夏时节的风在这个时候还带着微微的凉意,夹杂着葱郁树叶间隐藏未蒸发的晨露,让早起的些许行人,也难得带出点惬意来。

    天已经亮了。

    虽然不比白天,但是也能轻易看清楚小摊卖的到底是煎饼果子还是烤冷面。

    遥远的街道口,一辆公交车碾碎地面所剩无几的晨露,慢慢向站牌驶近。

    两分钟后,它停在了政法大学西南角站台——望乡台。

    ……………

    望乡台原本不叫望乡台,但自从三年前大热的都市玄幻穿越剧——《你的传说》多次在这里取景后,这里就被大家按照剧中的说法“望乡台”来称呼了。

    说来也奇怪,当越来越多的人都这么叫这个站台,以至于原本的二道口站台无人记忆时,去年初夏的有一天深夜,这站牌突然就被雷劈垮了。

    o(╯□╰)o

    没错,就是被雷劈了。

    原因未明,但是公交站牌总要换的。

    街道办的追剧大妈就热心的跟市政建议,站台改名叫“望乡台”好了。

    最后,俗气至顶的“二道口”站台,就成了如今略带浪漫气息的“望乡台”站了。

    ……………

    公交车的颜色,是熟悉的白菜色。青白外漆搭配,只在站台停留了一分钟,很快就又慢慢走远了。

    公交站牌下,两个大约五六岁的孩子背着一模一样的哆啦A梦小书包,乖巧的站在那里,正仔细打量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小吃摊,还有部分已经早起的学生。

    政法大学西南小门那里,邋里邋遢踩着拖鞋想出来买个早餐的单身狗陈光,正呆滞的看着远去的公交车背影,目瞪口呆。

    ——“卧槽!原来18路公交这么早就有了吗?!”

    他看了看对面两个小孩子,想起这么几年来,一直以为第一班车是六点半的自己,煎饼果子也不买了,直接走到站牌前,抬头——

    始发时刻:6:10。

    末班时刻:21:10。

    再看看手机:5:37

    ——果真是这么早就有公交啦?

    他看了看站台,两个小朋友背着萌萌哒的书包,已经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正凑在一起扒拉自己的哆啦A梦背包了,偶尔看向这一堆小吃摊,眼神格外垂涎。

    陈光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问两个小孩子,只能抱着满肚子疑惑,重新回到了煎饼摊。

    ——反正他也不可能起这么早去坐公交,无所谓啦!

    当然了,他也就是买个早饭而已,因此并不知道,两个小孩子挨个摊位吃过来,一块钱一根的烤馒头都能细细品味半小时……

    足足从日出吃到了日落。

    ………………

    夜深了。

    政法大学的门禁早已开始,此刻校门深锁,这段寂静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有的,只有绿化带里随着夜风簌簌作响的树叶摩擦声。

    18路公交站牌处,望乡台站,只有两个人了。

    他们俩,就是清晨在这里下车的两个孩子。

    两个大概五六岁的孩子,男孩子反带着棒球帽,白生生胖嘟嘟的小脸格外严肃。他穿着红色的短袖T恤和蓝色牛仔背带裤,莫名的反差萌感,简直叫人忍不住高喊卡哇伊!

    一旁的女孩子头发长长,有着黑亮的齐刘海,还有微带自来卷的发尾,此刻穿着白色的公主裙,大眼睛忽闪忽闪,格外可爱。

    但不知何时,他们背后的哆啦A梦小书包,已经换成了粉色的社会佩奇。

    站台上的电子屏幕一阵跳动,红色的时间显示,在此刻突然跳成了莹绿色。

    23:59

    下一秒,在一片昏黄的街道口,一辆青白色的公交车缓缓驶来。

    车前玻璃上,猩红的“18”路数字显示,格外狰狞。

    ……………

    公交车停在站牌旁,车门其实没对准乘车线,不过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尤其,在场包括司机在内,有且仅有三个人。

    嗯……姑且称之为人吧。

    公主头的小女孩首先上了车,男孩子紧随其后,司机在这时抬起头来,却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她盯着两个小孩儿,眉头皱了皱:“何含,何章,你们今天考察的怎么样了?”

    ……………………………

    两个孩子对视一眼,小女孩脆生生答道:

    “相当成功。”

    小男孩也慢吞吞补充:“我们今天一站站看过来,乘客很多,赚钱是肯定能赚钱的。不过因为公交车营业时间结束的早,所以晚上显得很冷清。”

    担任司机的年轻女孩子松了口气:“正常正常。”

    “我早上熟悉路线的时候,返程大约六七点钟,发现人就很多了。”

    可惜,她那辆公交车暂时还没办法载人……

    ……………

    前景可期,女孩子心情就好了很多。

    只不过他们俩办事……

    不知怎的,她心中涌起一股子不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一般她要赔钱时才会有。

    当然,因为短暂的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赔钱,所以女孩子也都习惯啦!

    后来她再回想今晚,肠子都要悔青了!

    ……………………………

    “你们今天申请了一百块钱,五十块钱伙食费,三十元交通费,还有二十元辛苦费……这报酬不低了。你们今天确定认真考察过了?”

    男孩子拽了拽背包带子,正准备说话,女孩子已经先他一步打开了背包:

    “肯定的啊!妈妈你应该相信我们,你瞧,我们珍贵的经费都花没有啦!”

    社会佩奇粉色的内兜里空空如也,显然一毛钱也不剩了。

    男孩子也松了口气:“对啊妈妈,阿章今天坐公交不停在投币,很累哒。”

    …………………………………

    年轻女孩终于垮下肩膀,脸色也没那么惨白了,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彻底放松下来。

    “有人就好啦!有人就代表咱们做这个生意不会再赔钱了。”

    “再没办法挣钱的话,妈妈就要保持不住身体活性啦。到时候天雷咔嚓劈下来,你们别说社会佩奇,就连绿豆荚书包都维持不住了……”

    两个孩子对视一眼,摸了摸鼓鼓的小肚子,再回味一下扎根在大学城附近挨个小摊儿吃过来的美味今天……

    哦不,过十二点了……

    应该是,美味的昨天。

    心里……

    有点淡淡的心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