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 无痛分娩了解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那个雨夜发生的事,仿佛还在她眼前。

    那个女孩儿癫狂的神情,现在还依稀有印象……

    但其实,已经过去一年了。

    何槐翻了翻钱包,又看了看手机上各种软件的余额……算了,也没什么余额。

    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

    说来,她当了一千年的大槐树,都没当人这一年叹的气多。

    简直是一天三叹——按老人家的话说,福气都要叹没有了。

    可是不叹气,她也没办法抒发自己的郁闷之情啊。

    想想这一年来做人的日子,简直是一把辛酸泪,不知与谁言!

    ………………………………

    一年前的雨夜雷劫,在第九道劫雷降下之前,那个女生突然神经病一样冲过来,拎着周围大婶们聊天坐的小板凳爬到了花坛上。

    当时大槐树奄奄一息,也顾不得多去观察她,只下意识在脑海中嘀咕了一下——

    打雷躲树下,这莫不是个傻子?

    当然,它就是脑子里杂念太多,这才千年寿命只修了八百年修为的。

    随后,却见那个女生踩着凳子把自己的挎包往树枝上一扔,再把挎包带子收到最短从环状套里重新掏了出来——

    其实这个时候,她动作思维都相当缜密,目的性非常明确了。

    只可惜大槐树没能明白。

    它只知道,在第九道雷劫即将劈下的时候,那个女生也把自己挂在树上,蹬掉了脚底的小凳子——

    “咔嚓!”

    最后一道仿佛将天地都撕开的雷电照亮四周,伴随着的,是女孩子骤然僵硬发黑的身体——

    …………………………

    总之,事情非常复杂,结局却相当简单。

    ——大槐树从迷蒙中回过神来,发现雷劫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

    而它的本体已经枝叶尽落,根系重伤……连灵体都依附不得了。

    此刻半悬在槐树残肢上将离未离,眼看着也撑不太久了。

    而与此同时,那个把自己吊在树枝上的女孩儿,因为挎包带子经过雷劈,此刻经不住重量,也终于“啪”的一声,断掉了。

    她直直的栽到了花坛上。

    ——三魂七魄经过悬梁自尽和雷霆击打,整个人已经烧成了黑糊糊的一坨……

    死的不能再死了。

    ………………………………

    大槐树“哇”的一声哭出来。

    修行千年,虽然睡的时候比较多…但是这也很不容易啊!

    怎么就被雷劈了呢?

    嗷呜呜呜呜嘤嘤嘤………

    它哭的不能自已,让枝头那些干掉的枝叶又都簌簌落了下来——

    任谁来看,都知道这棵千年古槐活不成了。

    它今年,还没开花呢呜呜呜……

    …………………………

    雨还没停,它在这里凄凄惨惨的哭,眼看着就要抽过去——

    就在这时!

    它突然看到了那个被雷劈的黑乎乎的女生。

    不如……

    大槐树有点犹豫的搓了搓枝条,就这一个动作,干掉的枝叶又簌簌落了一地,它当即下定了决心——

    就……就借这个身体用一下!

    就用一下,等它本体长好了,它就还回去!

    应、应该可以的吧?

    可以的吧……

    看起来是可以的。

    对,可以!就这么干!

    它十分果断的做出决定,然后将灵体一抽,钻进了那个硬邦邦黑黢黢的身体里!

    ………………………………

    上当了!

    进了这具身体,大槐树就后悔了。

    首先,这具身体是被雷劈的,它要借用,必须得花很多灵气来修复才行。

    而且,身体最后的执念残留,它清除不掉,为了能更理所当然的“借”用,必须得帮她完成这个什么“让孙景永远忘不掉她”的执念!

    只有这样,它才能更好更流畅更贴合的运用这个身体。

    夭寿哦!

    叫孙景永远忘不掉她——人类真是莫名其妙,怎么忘不掉?等个千八百年不就自然而然忘掉了?

    它现在就记不清楚,八百年前在它脚底下撒尿的那个浑身黄毛、头上腰上带黑色斑点的短腿胖狗的样子……

    …………………………

    大槐树有点不开心,觉得这个难度太大了。

    但是它转念一想——人类,活不了那么久啊!

    这么一来,只需要保证八十年就够啦!

    那……

    钻进这个身体里,大槐树的脑子也难得的感觉到了灵光——

    不如狠狠的揍那个孙景一顿,最起码让他一辈子都疼——

    这样总能一辈子忘不掉吧。

    ………………………………

    这个问题解决了,大槐树顿觉毫无压力,于是美滋滋的将灵体伸展到这躯体的每个角落——

    不对啊!

    肚子里……

    这个人类肚子里是啥?!!!

    它吓得灵体都要弹出来了!

    肚子里……

    是人类的胚胎。

    两个。

    大槐树在这一刻,真的要哭出来了。

    ……………………………

    何槐看着刚刚从肚子里“抽”出来的两团球状先天之气。

    这两个“胚胎”很特殊。

    他们在母体先天之气未散时奄奄一息,又被至阴至阳的雷霆劈下,母体还未来得及散去生气,整个身体都被焦黑的外壳锁的硬邦邦的不得离体,然后大槐树庞大的灵气涌入——

    如今,完完全全的灵气化形,就成了这具身体最特殊的存在。

    大槐树欲哭无泪的将两个才刚刚涌现灵智的、大约三四个月的灵气胚胎球取出。

    不取出不行啊!

    他们俩在阴阳二气将散未散时存活,为了保证身体的完美契合,大槐树必须把他们单独塑形,并给予大量灵气——

    讲真,光是蕴养这具身体,已经去了它仅剩的大半灵气,剩下的攒都没有机会攒一攒,直接就让两个先天未成的胚胎化形——

    连番用脑,再加上心痛的无以复加,大槐树在能成功掌握这具身体后,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

    大雨渐渐停下。

    天边晨光熹微,周围有小麻雀已经踩到了树枝上。

    随着“啪”的一声,被劈的干巴巴一条的树枝落下,直接砸在了树下黑乎乎那一坨身上。

    “!”

    大槐树醒了过来。

    睁眼的那一瞬间,入目是白生生两张脸蛋儿——

    “妈妈!”

    “妈妈!”

    它白眼一翻,险些又晕过去!

    “妈妈!”

    为首的大约五六岁的女孩子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

    “妈妈,你身上要蜕壳了!”

    被雷劈的那一层,如今化为了焦黑的壳子,此刻在天边朦胧光亮的照射下,正一块块的脱落,露出里头白瓷一样细嫩的肌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