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连锁超市我最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刚把论文发到教授的邮箱。

    她前后检查了好几遍,确定署名学号都没错,看着“发送成功”四个字,这才狠狠的放松了。

    这会儿天才刚黑,宿舍里只有两个同学,介于何槐原身那孤僻古怪的性格,舍友们的交流少的可怜,倒也方便她慢慢适应。

    床真软啊……

    她陷进被子里,突然想起来这一套柔软漂亮的床上三件套好像也是那位“孙景”提供的,不由撇了撇嘴,心道:

    这个原身何槐,真是脑瓜子缺缺的哦!

    虽然借了人家的身体还来说坏话,实在太不地道了些,可是大槐树接收了全部记忆,除了这个形容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整个故事中,那位“渣男”孙景,当真冤枉的慌啊!

    不过作为一棵好槐树,她既然借了身体,就一定要圆了原身的愿望——叫孙景永远也忘不掉她!

    她有些激动的搓搓手,决定尽快找个时间把这事儿解决了——

    不如就今晚?

    念头才转,身周灵机触发,她微微皱了皱眉。

    ……………………

    何槐在宿舍楼后边的竹林园郑重的接待了来找她的何含。

    她表情一如往常没有波澜,但声音却凶巴巴的:“今天还不到给灵气的时候呢!”

    “你这时候过来要吃的,我可是要揍人的!”

    她想起论文的代价——那三个人修复皮肤的灵气,估计还得从这三个小鬼的嘴里抠,一时心虚,不由眼神就更凶了!

    但是整张脸,还是面无表情。

    至于她自己这段时间晒太阳晒月光还有修炼吸收的灵气……她自己修炼多辛苦啊!

    每分每秒都很珍贵的!

    不能随便给!

    所以……不如从早就定好的、喂养两个小鬼的支出中扣好了……

    再说了,自己可是花了大力气把他们救出来呢!

    扣点口粮什么的,很应该啊!

    当爸妈的少给孩子零花钱怎么啦?

    怎么啦!

    她于是就越发的理直气壮了。

    …………………

    她想的挺好,却没想到何含这次过来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的——

    在她的想法中,老是抠着妈妈那一星半点的灵气,并不是长久之计。

    归根到底,还是妈妈灵气太少了,要花大力气维持身体活性,不然被天道察觉精怪妖气和原身死气,怕不是还得九道雷劈。

    所以,想要过上大口灵气的日子,还是得解决源头问题——让妈妈灵气更多些!

    这种情况下,发现人贩子什么的,万一有功德降身,那妈妈就可以省下一大笔维持身体活性的灵气,他们姐弟俩自然就……

    嘿嘿嘿。

    她看着何槐,那双跟孙景一模一样的眼睛格外有神:“妈妈,我们发现人贩子了!我们快去把他们一网打尽吧!”

    何槐:……!!!

    ……………………

    听完何含的话,何槐也有些激动了!

    她当槐树的时候,有时候人家还往自己身上扔红布条许愿,好多都是找孩子的……

    不过她大部分时间都睡着,槐树地位慢慢下降,从只有三公九卿家才能种下的树种,变成了人家嫌弃的鬼树……这种历史变迁带来的地位倒退,何槐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心酸。

    此时此刻,大好的挣功德机会,她不挣岂不是傻子?

    就算只剩些微灵力,可对付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她自信满满的想。

    这时,何含也接收到了何章的信息:“妈妈,他们到一个据点了,我该过去了!”

    说完,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何槐点点头,想了想晚上的课表——自习课,不上也可以的吧……

    功德为重!

    她感应了一下何含何章的位置,也赶紧跑了出去。

    …………………………

    何含何章在行李箱中蜷着,二十八寸的大行李箱,虽然蜷起来并不算舒服,但是他们本来也没什么形体的嘛,所以倒也惬意。

    他们今天早上被从车上卸下来了,此刻正被拖着走在小巷道上。

    ——就是行李箱质量差了些。

    两人隔着箱子暗地里点评:

    “什么年代了,行李箱还不带万向轮……真抠唆啊!”

    过弯道时轮子明显很不灵活嘛!

    何章也点头,下意识学了那群跳广场舞的老太太的语气:“可不是嘛!”

    别说,听起来很有两分老太太神韵的。

    不一会儿,箱子停下来了。

    他们仔细“打量”四周,这里看起来跟繁华的校区大不相同,有点像是城中村的样子,楼大多都不高,还有乱七八糟的自建房,上头堆砌的各种棚子,外头挂着的衣服……

    啧啧。

    何含嫌弃的撇撇嘴——

    买卖人口这种能写进刑法里的暴利行业,他们是怎么做成这样落魄的?

    看来经济确实是不景气啊!

    他们这种没啥本事的,就只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不能与时俱进的话,很快估计就要倒闭了。

    他们难道不清楚,现在很多人贩子都西装革履,专门有写字楼办公楼的伪装吗?

    她前两天在安妮的平板上看到一个韩剧,就是这样的情节。

    在姐弟俩对无能人贩子的嫌弃中,他们被从行李箱中掏出来,然后关进了一间房屋。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何含麻溜的站了起来,在简陋的只有水泥地面的屋子里转了转,闻了闻空气中的腥臊味道,嫌弃道:

    “怎么这么多人啊!”

    可不嘛,屋里除了他们俩,还有足足八个小孩。

    八个小孩中,五个男孩,三个女孩。

    都是差不多五岁到八岁的样子,样貌都不差。

    何含点点头——看来他们对于拐卖对象,是有要求的。

    只不过那些似乎来的早些,吃了苦头,这会儿虽然脸上泪痕点点,却已经学会安静了。

    最起码看到何含何章,八个小孩子除了更恐慌之外,也没别的动静。

    何含想了想,爬到了唯一一张破旧的桌子上,双手叉腰,绿色的小裙子下一双胖胖的小腿格外白净。

    “你们谁家里是开小卖部的?如果答应给我好吃的话,等我妈妈来了,我叫她优先救!”

    反正也就是一分钟两分钟的事儿。

    屋子里一片寂静。

    没有一个人家里开小卖部的吗?

    何含何章不由有些沮丧。

    半响,才有个尖尖小下巴的女孩怯生生的举起手来:

    “我家里没有小卖部,不过,不过我妈妈是开连锁超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