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手机成精大牌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含眼睛一亮,拍板道:

    “就你了!”

    何章在旁边更是激动——连锁超市啊,他们进去过一次,里头有糖果饼干巧克力辣条鸡爪牛肉干果冻冰淇淋……

    什么都有!

    他重重承诺:“你放心,等我妈妈来了,第一个救你出去!”

    “哼!”

    这时,女孩儿旁边的一个男孩子说道:“庸俗!市侩!见钱眼开!唯利是图!”

    何含不开心了。

    这个男孩子,看着还没她大呢,却能一口气说两个成语,还有两个平常很少用到的词语!

    好气啊!

    她跺一跺脚,脚下那破旧的小木桌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还晃了两下。

    然而何含仍旧站在上头,腮帮子气鼓鼓: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我就说你!你不仅是个好吃包,还是个谎话精!”

    不仅……还是……

    何含更伤心了——她昨天才跟着大胖(家里有小卖部的那个小胖墩)学会了用这个词造句呢!

    “你才是谎话精!”

    “你是!”

    男孩儿也气鼓鼓的,原本快断腿的眼镜都要掉了——

    “我们在这里三天了,根本没有大人来救,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我们在哪里……你妈妈怎么可能知道?”

    “就算她知道了,她一个人也救不出来我们,肯定还得靠警察叔叔!”

    “再说了,你妈妈就算救,肯定也先救自己的孩子,不然她根本不是亲妈妈!”

    “你就是谎话精!”

    说完,他看向一旁尖尖下巴已经泫然欲泣的小女孩:

    “小媛,你家超市的东西,不许给他们吃!”

    何含……何含已经气的发抖了。

    她纵横广场那么多天,还没有小孩子能这么说她呢!

    于是一下子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地面——倒是这一下,让大家看的眼前一亮!

    “我给你看证据!毁谤我是不对的!”

    因为情绪激动,嘴里有点口水,诽谤这个词有点说不清楚。

    她把自己头上亮晶晶的小皇冠取下来,弯腰扒拉了一下头发——

    “啊!”

    男孩子短促的叫了一下,而这时,所有孩子都看到了,在何含的头顶,一株嫩绿嫩绿的小苗颤巍巍的。

    何含直起腰,示意何章也低头,众人这才发现,何章头顶也有个小苗苗。

    眼镜男孩大胆的伸手摸了摸——是真的!

    何含得意洋洋:“看到没有,我可跟你们不一样,我们头顶会长天线,一直隔空发信息,这样妈妈就会知道……她很快就要过来了。”

    “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你们要是答应给我们好吃的,我叫妈妈把你们都一起救出去!”

    看到那绿油油的小苗,一旁原本不说话的孩子们都激动起来:

    “你们是有特异功能吗?”

    “会喷蜘蛛丝吗?”

    “是不是有巴拉拉能量?”

    而一旁连锁超市女孩儿则小声问道:

    “你们……是手机成精吗?”

    眼镜男孩也眼睛一亮:“肯定是!”

    “手机发信号要信号塔的,那个绿苗苗就是信号塔,你们是什么牌子的手机成精?”

    何含:……

    何章:……

    唯小人难养也,这样大的戴眼镜小人真讨厌!

    姐弟俩对视一眼,迅速转移话题:“咱们要被卖到哪里去啊?”

    …………………

    话音未落,就听门锁“咔哒”一声被打开了。

    陈哥嘴里叼着烟,正来回打量着这些孩子,心里大概估了价——

    这么多品相好的货,不能都卖到一个地方,他们暂时也吃不下。卖到山沟沟里也不行,太浪费好相貌了。

    不如……

    心里盘算着,他嘴上却说道:“哟,精神怪好的啊!”

    一边说着,一边对门外的人打招呼:“准备一下,车安排好了。”

    孩子们瑟缩了一下。

    安眠药一人一颗,还怕孩子们卡住,特意备了杯水。

    孩子们憋着眼泪,却不得不照做,乖乖吞下——

    他们之前有反抗的,还有偷偷压在舌头底下不吃的,最后都被那个凶巴巴的男人察觉,然后掰着嘴硬生生灌下去的。

    那个男孩就是眼镜男孩。

    他被呛的涕泪横流,格外狼狈,也很好的当了被儆猴的鸡。

    何含何章对视一眼,第一个把白色的小药片吞下,他们没吃过这个,此刻细品了品——

    好苦!

    二人嫌弃的白眼翻过去——安眠药都不舍得买带糖衣的,简直了!

    哼!

    就从这点细节来看,这企业发展前景不行,吃枣药丸。

    一片对于孩子们还说量有点大,不过十分钟,他们就晕晕乎乎了。

    何含何章见状,也懒得迷糊,直接找了平坦的地面,就地一躺,标标准准的睡姿。

    ………………

    二十分钟后。

    陈哥打开门一看,第一眼就是那两个躺的格外规整的孩子,心中不由暗骂邪门——

    但是他拧了拧两人,确实都是昏睡着的。

    暴利在前,人都已经联络好了,他这会要做的不是疑神疑鬼,而是赶紧送货。

    ——两个小孩子!

    生活可不是电影,小鬼当家那种事,只存在于想象。

    ——这也就是张哥电视剧看的不多,不然的话,他肯定还明白一句话:艺术来源于生活。

    103国道。

    一辆橘黄色的校车正慢吞吞的排着队,等待前头的车慢慢过去。

    校车旧旧的,但是洗的挺干净,上头花了小鸟花朵,驾驶窗上方,红色的“蓓蕾艺术学校”六个字格外鲜艳。

    国道前方有查酒驾的。

    司机和驾驶证的陈哥对视一眼,心头暗骂——早不查晚不查,偏偏是他们要出城的时候……

    不过,到底也是经过事儿的,他们面上表情倒是很放松,眼看着已经到他们前头那辆车,两个人越发的显出满不在乎来。

    一组交警,两名拦路,一人拍照,一人查证,互相有说有笑的,气氛倒并不严肃——毕竟大白天的,酒驾这种事,不多。

    然而,当穿着荧光制服的交警刚接过前方那辆大众车主的驾驶证时,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听车流后方,一道嘹亮的女声传来:

    “别走!”

    “拦住那辆校车——”

    伴随着声音的不断接近,在国道拥挤的车流中,一道蓝白色的影子迅速飚过——

    那是8012年最时髦最经济实惠最拉风的交通工具——

    共享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