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天线宝宝会窃听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面对交警疑惑的眼神,何槐实在做不出表情来,只能头一低,抱紧小女孩心酸道:“太可怜了!这么瘦!肯定没给饭吃!”

    人贩子:……

    冤枉!

    他们是对品相要求很高的好吗?怎么可能不给饭吃?

    是小女孩自己瘦瘦的啊!

    交警也被转移了注意力,疼惜道:“可不是嘛!”

    想一想要不是自己英勇阻拦,这些孩子未来很有可能卖到大山沟,卖给不法分子,弄残废当乞丐……

    啧啧啧!

    他被自己感动了。

    ………………

    而何槐则在这时候悄无声息的用灵力在小女孩身体里转了一圈——

    嗯,身体还算可以,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脾胃有点弱,修复一下……

    在这种暖融融的感觉中,小女孩悠悠转醒。

    何含见状,立刻凑上前去——

    “你没事了吧?”

    “我看,我没骗你,我妈妈来救你们了!”

    她知道何槐在给她调理身体,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也很开心。

    但是,开心归开心,该兑现的承诺还是不能忘的:

    “你看,你一个救的是你,你不要忘了哦!”

    小女孩抿抿嘴,何槐只是给她调理脾胃,安眠药的作用还没去,她昏昏沉沉,只来得及呢喃几句话:

    “我会记得的,你也要记得我……我叫苏心媛……”

    说罢,又一次陷入沉睡。

    何含满意了。

    而交警们则忙着拖走那个女人贩子,还要跟过来的警察们交接,还有救护车,谁也没发现这个小插曲。

    ………………………

    警局里。

    何槐带着何含,何章二人坐在椅子上。

    好心的民警们还给送了甜点酸奶面包卤鸡腿……

    因为,两个孩子泪眼汪汪的喊饿,实在可怜!

    她们是扎扎实实的受害者,因此做笔录的民警非常客气:

    “姓名?”

    “年龄……”

    “籍贯……”

    “我叫何槐,他们两个,姐姐叫何含,弟弟叫何章。”

    “你们是什么关系?”

    何槐摇了摇头:“我是政法大学的学生,在外头碰到他们俩没有饭吃,所以经常送点东西给他们……”

    咦?

    民警停了停笔:两个孩子是流浪儿吗?

    “那名字……”

    “我取的,他们不记得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我……”

    她没说完,但是民警懂了——

    恻隐之心嘛!

    何槐则想道:政法大学新闻系的学生,果然再不行也有两分水平的,这种回答方式,是新闻系之前学过的。

    只不过,他们是作为提问题的一方。

    何槐的身份等待核实,基础问题问过了,眼看着孩子们吃饱喝足也镇定下来,该轮到他们回答问题了。

    这时就贴心的换了女警来问了。

    “小朋友,你们叫什么名字?”

    “何含。”

    “何章。”

    两个孩子小脸肉嘟嘟又白净,大眼睛萌萌哒,简直不要太可爱!

    中年少女·女警官心里软成一团棉花,语气也越发甜滋滋:

    “今年几岁啊?”

    “六岁。”

    何章比出了六个手指头。

    “家住哪里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何含摇头。

    “爸爸妈妈,还有亲戚,有印象吗?”

    “不记得了。”

    二人齐齐摇头。

    “那你们之前住哪里啊?”

    何章小心的看了她一眼,嗫嚅道:“我们住槐树广场旁边的长椅上。”

    “什么都不记得,醒来就在那里了。”

    “每天有好心的爷爷奶奶还有小朋友请我们吃东西。”

    “何槐姐姐也每天送东西,还给我们取名字。”

    “她想送我们来这里,我们害怕,求她不要……”

    何含一边说着,一边发抖,何章也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的女警心头又酸又涩,赶紧一把搂住两人,安抚道:“别怕别怕,姐姐是来帮助你们的……”

    好半天,感觉怀中两个小人儿不在发抖,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接着问道:

    “那你们怎么被他们带走的呢?”

    何含口齿清晰的说道:

    “天黑了,小朋友们都回家了,我们准备在花坛上睡的(此处又让女警动情的流出眼泪)……”

    “然后来了一位阿姨,说请我们吃金拱门。把我们带到黑乎乎的路上,两个坏人要把我们装进行李箱里……”

    随着他们的述说,整个案情渐渐浮现。

    监控室的警察们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案件发展过程。

    “对了。”

    话少的何章突然开口道:

    “姐姐,坏人说我卖二十万太亏了,反正是给特殊爱好拍视频网上卖的,不如两个人要六十万……”

    他眨眨眼,表情格外天真。

    “什么叫特殊爱好啊?”

    “什么?!”

    片刻后,反应过来的女警,眼神仿佛要吃人!!

    她喘着气,勉强压抑自己的心绪,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没事,这是坏人们的话,不要想。”

    “他们还说了什么?”

    何章话不多,但是他在房子里的时候,陈哥打电话还有说话聊天,他统统都默默听着,记在心里。

    此刻一五一十全说出来了。

    虽然有些话他确实不懂,不过这不妨碍他知道那些人是很坏很坏的!

    电视剧里说:坏人就要告诉警察!

    他说的太多了,女警一边义愤填膺一边不由纳闷: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这时,何含也纳闷的问道:

    “阿章,你怎么听到这么多?”

    何章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在跟他们聊天,我就趴在门边啊!”

    当然不是这样。

    他只是在陈哥身上放了个小苗苗窃听——

    《喜羊羊》里,就有这样的情节!

    话是这样说,女警却觉得遗憾——六岁的孩子,听到的话都原原本本的复述出来。姐弟俩表现的很镇定,说话逻辑也清楚……多聪明的孩子啊!

    还长的这么好看!

    不定是父母花了多少心思培养出来的呢!

    天杀的人贩子!

    她暗下决心:“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们找到爸爸妈妈的!”

    何含:……??

    何章:……??

    何槐:……

    她莫名有点心虚。

    此刻赶紧出声:“这位警官,我可不可以借个电话,先联系一下同学——”

    毕竟昨天晚自习翘掉了,今天上午的课,也翘掉了。

    那么多孩子出了事儿,估计她的身份核查还要一会儿,不如她先问问同学好了……

    那么问题来了:

    同学的号码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