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九章:晨晨脸上要发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前方那个女生,长发松松垮垮扎成马尾,些许碎发凌乱的粘在脸颊,一身不修边幅的校园文化衫还有牛仔裤,都能让她穿出不一样的随性美来。

    任谁来挑剔,都说不出一句不好看来。

    ——何槐她,以前是这个样子的吗?

    孙景怔愣的想着。

    …………………

    孙景记忆里的那个何槐,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个何槐,性格倔强,并不算特别聪明,但是十分努力——是他最初欣赏的闪光点。

    但是交往了,其他问题也出现了。

    她出身孤儿院,可能因为什么都要自己争取的原因,性格实在是太要强了。

    也有着超强的自尊心。

    出门连两元钱的地铁费都固执的要AA,更别提吃饭什么的了。

    过生日他精心准备的礼物——他也知道对方的金钱观,所以礼物只是一个精巧的价值两百的银镯子罢了,但何槐当天很快乐的收下,第二天他就收到了一笔转账。

    不多不少,恰是手镯的价格。

    生日礼物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了。

    ………

    情人节,孙景带她去吃牛排,找了很多资料才挑选了一家价格适中不会显得太奢侈的西餐店,可是那个甜蜜的日子,她不停抱怨孙景乱花钱,并且听到情人节套餐价值688后差点在店里跟人家吵起来,然后当场找辅导员借钱,凑够了一半的钱转给他……

    说实话,就算有再好的感情,那时候的孙景,也有些无力了。

    他反省自己太草率了,也不应该这样,所以提出冷静一下,让他们彼此都好好想想。

    毕竟,哪有人交了男朋友后还遮遮掩掩,他没被任何人知道跟何槐交往了,对方也坚决不肯让他公开,甚至连最好的室友都不准说——

    …………

    孙景有种莫名其妙的恼火,他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何槐虽然生活艰难一点,可是生活艰难的学生政法里多的是,怎么就她会这么自卑呢?

    在孙景想来,她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也努力供了她高中,她自己还能努力进入政法大学,这不正是她坚韧又执着的闪光点吗?

    为什么她反而要有这么自卑的心态?

    他家境优渥,心态积极,又带着文学生常有的浪漫情态,实在很难与何槐的心态共情,也不想精心准备的惊喜和甜蜜被这样明码标价的AA……

    所以,这种情况下,提出冷静也算是克制了。

    但是何槐拥有女人都有的直觉——冷静到最后,不都是分手吗?

    她不要!

    所以,她在一家简陋的宾馆里开了房,难得说两句软话哄孙景来找她,然后进门就一丝不挂的搂住了对方……

    孙景对她是有感情的,他也不是百分百的圣人,这件事后,两人又恢复了一段时间的甜蜜期。

    直到他上高中的妹妹来学校,孙景亲昵的敲了敲女孩儿的额头——

    被何槐看到了。

    可能是初知怀孕,激素分泌的原因,也可能是别的……反正孙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一路都在微微颤抖的何槐,在把他拉到湖边后,用非常尖酸刻薄的话语骂了那个太接近自己哥哥的小姑娘——

    这下子没得说了。

    孙景就算是圣人,也感觉自己忍不了了。

    提出分手就在这晚,他放下狠话,叫何槐永远不要来找他。

    那天,是五月二号,后半夜下了很大的雨。

    ……………………

    被同学从回忆里叫出来,孙景难得恍惚起来。

    旁边两个舍友还在讨论:“哎咱们学校还有这么好看清新不做作的姑娘啊?我怎么没发现。”

    不要小看直男,他们也能看出来女生有没有化妆——何槐那白里透红还沾着头发的脸颊,哪里是化了妆的模样!

    而且……

    “黑暗料理都能吃的这么欢快,她真不挑食!”

    好养,好养!

    “不过……我怎么觉得她有点眼熟……”

    两个男生嘀嘀咕咕,突然想到了什么,俱都打开了手机——

    “是她!”

    虽然马赛克糊了一团又一团,但是那标志的衣着打扮,还是很对的上的——

    “我的天,这女生太了不起了!”

    舍友们当机立断:

    “我要去加个微信!”

    “同去同去!”

    ……………

    男生们的讨论何槐一概不知,更加不知道那个原身何槐的执念孙景,就离她不过两米。

    她此刻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在三人开口之前,黯然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行吧,咱们回宿舍,我告诉你们怎么让皮肤变好。”

    三名女生:………哎哎哎??

    她们只是看到了新闻当事人有点激动想说说话啊!

    但是……

    三人互看一眼,其中一名女生立刻殷勤的帮她把餐盘收拾了——

    “走走走,回宿舍——”

    何槐:……

    她还有一口红烧汤圆没吃呢!

    两个刚走过来就被三名女生推到一边的男生:

    卡其马——

    ……………

    何槐站在宿舍,哪怕明知论文过了,此刻深吸一口气,仍旧觉得微微心痛。

    她的表情太严肃,三名排排坐的女生不由紧张起来——

    “我我我……我要不要先去卸个妆?”

    “对对对,我涂了粉底呢!”

    她们三个,白晨晨脸上有斑,薛宁痘痘多,崔雪莉皮肤黑,日常基本都是需要遮盖一下的。

    何槐刚鼓起的气一下子松懈了——

    “行吧。”

    趁三人排队洗脸,她赶紧掏出手机百度一下穴位图——昨天骑车时看到个关于穴位减肥的广告,给了她灵感——

    “来吧!”

    她打定主意,一定是要把两个孩子这次的口粮扣下了。

    反正这次她都有功德,两个孩子肯定也有,这比灵气有用多了,他们也不亏。

    她伸手,仿佛无良封建迷信传播人那样,在白晨晨脸上一通乱按——

    作为一棵树,穴位什么的,她只知道太阳穴,据说这个穴位撞到树上要死人的……哎呀这个不重要啦!

    伴随着她指腹用力,一丝丝一缕缕的灵气慢慢渗进了白晨晨的脸颊。

    白晨晨最初只觉得这些不知名非常规的穴位按的很痛,好像还按了骨头,但是很快,她就感觉脸上热了起来——

    有点刺痛,热了之后还种特别放松的感觉……

    “晨晨,你脸上好像要发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