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章:这波灵气并不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白晨晨闭着眼睛,大气也不敢出。

    怎么说呢,她也是享受过周围美容院价值198的护肤团购的,在里头美容师孜孜不倦的游说下,多少对护理皮肤有了初步的认知。

    但是何槐的手法……直接说是一通乱按更合适。

    甚至有的地方太重了,到现在还隐隐作痛,而且连颧骨都按了好几下……她本来是觉得何槐忽悠她的。

    毕竟…

    她有点小羞愧的想,如果自己有能把皮肤变得这么好的秘方,恐怕也不太情愿分享给别人……

    直到她的脸开始发热。

    不是那种摩擦过度的发热,而是仿佛从皮肤里头生出一团火来,在灼热感还没透过表皮的时候,一股如同春风一般的气体,又柔柔的拂过表面。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难言又柔和的沁凉感。

    而这时,她听到崔雪莉在旁边惊讶的喊到:

    “晨晨,你的脸好像在发光!”

    白晨晨精神一震!

    ………………

    她坐的更直了些,甚至何槐动作时一不小心戳到她的鼻子她都忍住没吭声,脑海中模模糊糊浮现出何槐那白皙如玉的皮肤,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身体一动不动,精神却是说不出的亢奋——

    “好了。”

    这感觉才生到一半,何槐就收回了在她脸上乱七八糟一通按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晨晨的呼吸都顿住了。

    半响,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睫毛微颤——

    “我的脸……”

    话音未落,薛宁已经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

    “晨晨,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的天啊简直是奇迹!!!”

    她们单单只是看着,就觉得心脏狂跳,想想都激动的不行!

    白晨晨看向了镜子。

    镜子里,五官还是那样的五官,但是脸上原来密密麻麻的小斑点,此刻居然消失了大半!

    并且剩下的一部分也已经很浅很浅,只稍微打一层气垫就能遮的白皙无暇的那种!!!

    天啊天啊天啊!!!

    她快撅过去了——

    白晨晨皮肤底子白,但是很小就开始长斑,试了许多名贵产品都没有什么效,一度还差点把皮肤毁了……可何槐这么按一按,居然比她做光子嫩肤还有用,而且还不伤皮肤——

    她一把抓住何槐的手——

    “你是怎么做到的?!”

    何槐有点不习惯——人类啊,干嘛动不动就要跟她拉手,在她当树的那些年,可不是谁都能跟她树叶挨着树叶,树枝挨着树枝的呢!

    还有,怎么做到的……

    她面无表情,心里却琢磨着用什么样的借口——昨天看到的那广告怎么说的来着?

    她绞尽脑汁,看在白晨晨等人眼中,何槐的神情却是十分严肃又认真的。

    崔雪莉当机立断,一把挤开白晨晨:“我们懂我们懂,这种秘法肯定不能随便说的,我们不会问的——”

    她狂给薛宁使眼色,对方也干脆的很:

    “何槐,你放心,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何槐看着她,终于得到了想要的承诺,为未来的作业沟通与交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由满意的点点头——

    这波灵气……好像也不亏?

    ……………………

    白晨晨三人心满意足的从何槐宿舍里出去,走廊上还碰到何槐的室友们。

    三个姑娘凑在一起说说笑笑,格外和谐。

    眼瞅着她们关上宿舍门,白晨晨才不屑的哼了一声。

    薛宁也愤愤不平:“多大年纪了还搞小团体孤立何槐,说何槐性格怪太较真整个人很极端……哪里有了?虽然何槐不爱笑,但是很好说话啊!”

    “她们一定是觉得何槐长的好看,皮肤又好,嫉妒!”

    何槐室友:……

    辣鸡槐树,在线污蔑!

    她们也没有一开始就不跟何槐说话啊,实在是热脸贴着冷屁股,而且对方实在太较真,她们之间互相调侃都要不屑的翻白眼——大家都是家里的宝,大学里互相磨合着学会照顾别人已经很难得了,又不是自虐症还热脸贴着冷屁股……

    不过,关了宿舍门,三名女生看着坐在床上不说话的何槐犹豫一会儿,还是问道:

    “何槐,你吃晚饭了吗?”

    “今天折腾一天,累不累?”

    “你打热水没,如果不够我们这里有多的……”

    何槐还兀自沉浸在灵气少掉的悲痛中,闻言下意识答道:

    “吃了,但是还有一口红烧汤圆没吃完。”

    “不累,我身体棒。”

    “没打热水,热水多烫啊,我要用凉的,我喜欢凉的。”

    咦咦咦???

    舍友们瞪大眼睛——

    眼前这个,是何槐没错吧?

    …………………

    天快黑了,宿舍已经亮灯了,灯光下,她的侧脸美得惊人!

    不仅皮肤光洁白皙,眉眼黑浓,甚至乌压压的头发都能恍惚看出一丝绿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绿鬓如云?

    不不不!

    三名女生甩甩头。

    其中一名女生犹豫着打开背包——

    “红烧汤圆很少有人爱吃的吧……何槐你是不是饭卡钱不够了?我这里还有一点没花完……”

    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何槐之前那强烈的讨论钱都觉得是侮辱的莫名其妙自尊心,下意识噤了声。

    何槐扭过头来看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竟意外的透出两分懵懂和好奇——

    “红烧汤圆那么好吃都没人喜欢吗?那你们喜欢吃什么?”

    ——有、有点可爱!

    三名女生下意识都攥紧了手掌。

    不不不这一定是错觉!

    何槐就算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孩子她也还是那个古里古怪的何槐……

    女生赶紧翻着包,然后掏出来两个个保鲜盒——

    “我爸妈给我寄了吃的,是我们却月城的特产周黑鸭,这里有鸭脖和鸭肠,都是微辣的,你要不要尝尝?”

    至于她们三个,下午就已经干掉三盒了。

    何槐有点犹豫——

    鸭子啊……

    那种走路扭屁股还爱到处拉屎的扁头长脖子……

    她当人之后,暂时只吃过三食堂那个阿姨窗口的饭菜呢,那就已经很好吃了她们却那么挑剔……

    何槐心动了。

    她的渴望肉眼可见,女生爽快的撕开包装递给她:

    “你要不能吃辣就先尝尝——”

    话音未落,就见何槐已经拈起一团鸭肠塞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