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阴历阳历户口本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王毛恩站在ATM机前,迟迟下不了手。

    密码已经输错两次了,再来一次就要锁定——在他爹已经去世许多年的情况下,他可不敢冒这种锁卡的风险。

    但是……连续两个他爹用过的密码都不对,那密码是什么?

    至于老太太……

    老太太要是知道的话,何至于这么多年都没说?要知道前几年房子没拆迁的时候,他们家可艰难着呢!

    他默默的将卡取出来,顶着热辣辣的太阳站在银行门口,怔怔的发起了呆。

    一阵风吹过,旁人都惬意的放松了肢体,他却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然后下意识向古董街狂奔而去。

    ……………

    何槐心里很不开心。

    第一单开张的生意就没给钱,于生意人来说是大忌,她因此黑着脸坐在那里,斗地主都失去了兴趣。

    ——主要是一天的4000豆已经输光了,她又不舍得氪金——于是越想越气,决定等明天见到他,必定要把钱讨回来。

    至于此刻……

    旁边几个摊位老板只见老王过来找茬,接着又很快跑远,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看何槐一分钱也没有收到,心里已经有了谱儿。

    “唉,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呀,好好的正经事不干,竟想走些歪门邪道……”

    “可不是嘛,看相还要凭个周易八卦之类的基础,这阴阳沟通什么的,不跟那些年骗财骗色的假和尚道士们一个路子嘛!”

    何槐又不傻,当然听出了他们是在说自己的坏话,此刻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都怪袁隆平,叫你们吃太饱了。”

    撑着没事干瞎找茬。

    ………………

    这个梗有点太年轻化了,几个摊主没听懂,但反应一会儿后,他们也立刻明白了——

    “嘿你这姑娘,你怎么说话呢……”

    何槐双手叉腰,新学了个圆规的站姿:“说的就是你们,说我是骗子,你们有证据吗?谁主张谁举证!”

    如今她可横的很——槐树可是鬼树,就算雷霆阳极力量未消暂时接触不到鬼,可是要不了几天就可以了——

    前期先文字沟通嘛!

    人间界的文字,通过她鬼木本能转化,直接与亡者沟通,接着在回馈信息——

    简单来说,她如今就是阴阳两界的信息中转站!

    独一无二!

    ╭(╯^╰)╮!

    叉会儿腰,何槐心里可骄傲了!

    毕竟,这世界上但凡是垄断的生意,利润都很大!

    她这还是无本生意呢!

    可惜,何槐当人时间太短,暂时还没明白——

    这年头,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是有《反垄断法》的。

    也就是说,不管是谁,独一份的生意,都不好做啊!

    ………………

    她在这里兀自骄傲着,突然,满头大汗的王毛恩胖墩墩的身躯一颤一颤如同陀螺一般迅速转了过来,然后“扑腾”一声,一屁股坐在了何槐摆放纸笔的毡布上——

    好家伙!

    围观的众人眼皮一跳——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要磕头呐!

    王毛恩奔波这么久,步行街又不允许有交通工具,他从那头跑过来,185斤的身躯可不得多颤一颤嘛!

    “大师!”

    他看着何槐,喘着气掏出了那张卡——

    “我要再问我爸一个问题——密码是啥?”

    他带着两分敬意:“我刚才就随便写了问题,问我爹还有没有啥没交代的,您就让我看到他的回信,说家里还藏了银行卡——”

    “我一找,可不是嘛!”

    围观众人:……

    再看看那绿油油的华国邮政储蓄卡——啧,真丑!

    总之,有点打脸。

    旁边老王的熟人大概听明白了,此刻不服气的劝道:

    “老王,别冲动,这可能凑巧了!”

    “不凑巧不凑巧!”

    老王圆滚滚的头颅甩的跟狗子似的:“说了在我妈眼镜盒里,就在眼镜盒里!”

    末了又遗憾的叹了口气——

    “可惜之前的密码不对!”

    “那何必找这一个小姑娘呢……”朋友们嘟嘟囔囔,有点委屈(老王的不给面儿):“你可以直接拿户口本和死亡证明去银行问啊!”

    何槐:……!

    人间界的业务怎么做的这样精细?这是存心不给她创业的机会了?!

    这样一个大好的扬名机会——

    她忐忑着,老王却又甩了甩头,敬谢不敏:“拉倒儿吧!银行办事……我得先去公正我们父子的关系,再去明确继承权找一大堆人签字,最后还得户籍地盖章啥啥啥的……”

    似乎是看到了即将到手的遗产,他此刻格外壕气:

    “不就一百块钱嘛,问个密码……就当支持大师的生意了!”

    说罢,殷勤又殷切的看着何槐。

    何槐:……

    面无表情两分钟后,她说道:

    “新顾客首问体验价一百元,体验过后恢复原价五百元一问,月卡不限次数三十天内随时聊天特惠八千元——概不赊账,利润微薄,请勿还价。”

    老王:……!!!

    围观众人:……亲眼目睹无良奸商坐地起价全过程,太狠了!

    老王心里苦,但是老王已经被何槐刚才那一手给震住了。在未知遗产的诱惑下,铿吝如他,还是艰难的从跟腰肢一样胖墩墩的松紧带里慢慢掏出了五百块。

    “大师……”

    他痛苦的闭了闭眼:“大师的能力,这个价我还觉得委屈了!”

    何槐伸手接过钱:

    “不委屈。”

    “但是你还差一百呢,第一问没给钱。”

    老王:……

    不知从文学意义上来讲,这是钝刀子割肉,还是一茬一茬割韭菜呢?

    ……………

    何槐满意的收起了六百块,接着给众人一个得意的眼神(实际上还是不怎么有表情),又把纸笔递给老王:“问吧。”

    钱都花了,老王深吸一口气,快速写下——

    “爹,那张银行卡密码多少啊?”

    写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忍不住心中感概——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没想到他又回到了封建迷信的怀抱……对不起党啊!

    何槐这次有了经验,传书就没弄出那么大动静,众人只感觉一阵不知何处的风掀起那张纸,随即,血淋淋的一行字又出现在纸上——

    “打死你个不孝子(╯‵□′)╯︵┻━┻!密码是你爹我的生日你都记不住?!”

    众人看过来的眼神有点怪,老王心里委屈——

    “爹你哪个生日啊?阴历阳历还是身份证的日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