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薅羊毛要悠着点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500块钱只能问一个问题,王毛恩此刻绝望的看着那张纸上血淋淋的字逐渐消失,一股悲愤莫名冲入胸膛——他怎么原先不知道,自己的爹这样坑儿子呢?!

    对遗产的期待,和花钱却没问到点子上的愤懑糅杂在一起,一股脑的冲上天灵盖,他二话不说,直接把仅剩的1500元私房钱全部掏出来,直接拍到了何槐面前:

    “我要接着再问一个问题!”

    何槐:……

    啊哟老王果然是这样仗义的人呢!

    这一会儿送来的钱,都快够她辛辛苦苦家教半个月费用了!

    到底都是邻居,何槐也不好意思收费太狠,毕竟薅羊毛也不能逮着一只薅到底的。

    于是她艰难的扯出笑脸,真心实意的建议道:

    “我瞧着你这样一个个的问题挺没有效率的,不如办个月卡?你看你爹在底下那么些年又会认字,又会用表情,你没事来跟他聊聊,肯定没啥代沟的。”

    王毛恩:……

    我缺的是代沟吗?

    老子缺的是钱和耐心!

    摆摊半年每天交账他扣扣索索攒下两千一百块容易么?谁知一转眼就被亲爹坑走了……

    大哭.jpg。

    围观众人:……

    虽然这个故事的走向既玄幻又传奇,着实惊退了他们的三观。但此时此刻,他们的内心反而有点想笑是怎么回事?

    忍了片刻,就有人劝道:

    “老王啊,你别花这冤枉钱了,多等两天,每天试一两次密码,总能找到对的。”

    王毛恩干巴巴的说道:“我还不知道这张卡是谁的身份证办的呢?密码已经错两次了,不管几天累计错六次就要冻结……”

    他说着,一股心酸冲上鼻腔,险些嘤嘤嘤哭出来:“冒不起这个险了啊!”

    他看着何槐,此刻对大师的敬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生无可恋的说道:“没钱办月卡啦,再问一个吧。”

    何槐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默默把纸笔推了过去。

    “对了,”刚提笔准备写字,王毛恩突然又想起来:“大师,这个问题不限字数吧?”

    何槐还没考虑过这个。

    不过眼前的老王这样惨了,她怜悯的看了对方一眼:“不限字数,你可以先跟你爹唠两张纸的嗑儿,最后再写上那个问题。”

    老王叹口气,下笔如飞——

    “爹,展信佳。”

    “儿子大毛不孝,连续几次银行卡密码都不对……”

    他写写又改改,唯恐措辞太艰辛,曾经的文盲老爹不明白,但何槐告诉他:

    “别怕,死了这样久,地府的扫盲班肯定上了不少……最起码也有个初中文凭了。”

    老王终于放心的又提起了密码。

    这次可能是信太长的缘故,好半天都没得到回信,直到一股冷风又悠悠的卷起那张纸。

    众人屏气凝神,仔仔细细的盯着白花花的页面——

    “大毛,你怎么变得这么啰嗦,扯七扯八说不到重点,莫不是更年期到了?”

    “还有,天天别净想着从你老子我这里抠钱,没出息!平头老百姓能有多少家底啊,早前儿不都给你了么?”

    “这卡里三四千块钱,是我的私房,早先攒下来准备买房子的……谁知道攒钱的速度跟不上房价的速度,唉,怪心酸的……这卡是你舅姥爷原先的身份证办的,不然怕叫你妈晓得,密码是我阴历生日……”

    “对了,七月半记得多给我烧几刀纸,我准备报个课外辅导班……人家老头老太都报班儿了,我不能这样不合群……”

    …………

    中央空调不知何时加大了冷气,此刻众人只觉得周身凉悠悠的。

    不止是身体凉,心也凉。

    老王尤其惨。

    三四千块钱……爹啊你知道我问问题就花了一千多吗?

    但是吧……

    他抽抽鼻子,没敢在纸上写,只低声承诺道:

    “爹你放心,这钱我一分都不动,全给你烧纸!咱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叫人家老头老太的孩子们看不起……底下有多少培训班,咱可劲儿报!”

    王毛恩收拾心情,带着两分生无可恋和八分不能叫爹输在起跑线的冲劲儿去了银行,何槐周围围着的人却没有散。

    毕竟,天师的本事,他们可亲眼瞧见了!

    啊哟现在的小姑娘不得了啊,年纪轻轻都有这种能耐,仔细一看,怪他们不仔细——人家长的就跟一般的凡夫俗子不一样,太漂亮啦!!

    不过这个收费……

    半响,有人凑了上来:

    “大师啊,我觉得在纸上唠嗑不太方便,咱微信都有视频了,地府的网络跟的上不?”

    “想什么呢?”

    何槐看了眼前愚昧的凡人一眼:

    “地府可都是局域网,跟咱们人间界连不到一块,除非是总部的生死簿服务器开放……”

    “不过,想视频也不是不行,两千块钱一晚上,你啥时候睡我啥时候开辟鬼道叫人家入梦……你有本事睡24个小时,反而还赚了!”

    众人:……

    仿佛平地一阵阴风起,大家齐齐打了个哆嗦。

    虽然两千块钱干这种事儿很不靠谱,但是堂堂帝都,大老爷们有的是好奇心,当下就有人拍出一百块钱——

    “那成,我先问我妈一个问题——新顾客首问优惠还在是吧?”

    何槐:……

    还以为今天收入可以破五千呢!

    想想自己也是手握八十三万的有钱人,她叹口气,重新回到高冷状:

    “写着吧。”

    男人当机立断,立刻就写下了盘踞心头许久的问题——

    “妈我当时上学你给我报了十三个辅导班,从来没让我过过包括寒暑假在内、任何一个超过两天的假期,现在儿子也不能委屈你了——你想报几个辅导班?我回头就给你烧纸!”

    想了想,赶紧又补上一句话:

    “不能不报,儿子都是为了你好,儿子这么辛苦买纸钱烧纸钱,都是为了你啊!你看隔壁老王的爹,人家主动要求报班,多积极啊!别的老头老太有,咱也得有,不然以后投胎质量都比人家落后——这可真真正正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呢!”

    一阵风吹过,纸上格外缓慢的浮现出血淋淋的字来,光看那深深又滞涩的字迹,都能感受到其中的艰涩艰辛与纠结痛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