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能量能量能量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结冥婚……犯不犯法?”

    何槐有点紧张。

    何含说的这门生意一看就很有前景,比她每天守摊子有意思多了——她可是鬼树,等到雷霆力量完全吸收,挥挥手召来一个相亲团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到时候哪个鬼魂相中了,她就开辟鬼道送她/他给家里人入梦,然后家里人负责送钱。

    不愿意给钱的……

    何槐哼了哼:

    清明七月半十月一周年祭……只要鬼魂想,他们有的是方法。

    ——再说了,活着是家人,可以买房子买车供上学供结婚——不能死了就不供了吧?

    人鬼平权,不能搞歧视的。

    何槐在这一瞬间信心满满。

    但是自己现在毕竟是个人了,所以考虑事情难免要谨慎些。

    犯不犯法的,还是问问的好。

    何含傻眼了。

    何章舔了舔手上的方便面残渣,言简意赅:“内事问百度,外事问谷歌。”

    何槐:……

    聪明!

    她打开了知乎。

    贵知人才济济,这个问题早有人问过了——

    “冥婚犯法吗?”

    “不犯。”

    何槐:……天助我也!

    但是现在这个摊子……

    她想了想,还是守着吧,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

    何槐身上的雷霆之力暂时没有吸收完,在这之前,她接触不了任何阴魂鬼怪,所以还得老实守摊子。

    至于何含何章……

    “妈妈,你放心,我最近在婚介所里听课,听的很有几分心得呢!”

    “反正咱们现在也没办法组织大型相亲会,不如我们接着去学习培训,然后咱们也琢磨琢磨这个收费啊办卡之类的问题……”

    她信心满满的瞅了瞅这生意萧条的步行街末尾,略带嫌弃的说道:“摆摊子不是长久之计,咱们最好还是有店面才正规呢!”

    何槐有些惊讶:“你最近说话都这么有水平了吗?成语都会用!”

    ——终于发现了!

    何含心里美滋滋,实在忍不住翘起嘴角:“还好还好。”

    最近有几个大学生去做义工,她长的可爱嘴又甜,大家都爱逗她……可不就又学了很多知识嘛!

    苏心媛那次过来找她,还有小眼镜,都比不过她呢!

    至于何章……

    何含撅起嘴巴——何章虽然不爱说话,可是他有时候一句话,可以用三个成语呢!

    她的情绪上下起伏几番变化,内心活动十分精彩,然而不称职也不靠谱的妈妈何槐却是随口问完,就立刻转移了重点:

    “店铺租下来好贵哩!咱们这八十三万,租一下店铺就不剩了啊!”

    何章冷不丁插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何槐:……

    她略有些遗憾的说道:“我倒是舍得孩子……可问题是,现在狼不好卖啊。”

    何含何章:……宝宝心里苦!

    ………………

    何含何章又回到了婚介所。

    那个他们十分欣赏的主持人在连续上了三天的课后终于撑不住了,后续客户跟踪和沟通转交给别人了,何含何章进去后,就看到一男一女分别在不同的大婶之间来回转着。

    他们俩被院长奶奶收拾的干干净净,又长的十分可爱,这么些天来,婚介所里一直当他们是这群阿姨家的孙子孙女之类的——

    如果不是客户家的孩子,哪有小孩子自己出来,愿意在婚介所里呆着玩儿呢!

    ………………

    何含何章抱着取经的心思过来,观察的很是认真。

    她们发现,销售人员也是精心准备了的,家里有女儿的,就安排男销售。家里有儿子的,就安排女销售——利用这种心态,把顾客有可能会产生的挑剔与不满引到销售本身,但是争取把客户留在公司。

    同时,如果有好说话的客户,对方因为儿女的关系对销售的性别有好感时,那就更好做工作了……

    总之,里头的原因很复杂,何含何章偷听他们每天早上的晨会动员,总觉得一言难尽。

    “销售话术都背会了吗?”

    “会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我们的目标是——”

    “把幸福带给每一位顾客!”

    “好!”

    经理鼓掌:“来,让我们燃烧自己的激情,让新的一天充满能量吧!”

    十几个员工在店门口站好,扎着并不标准的马步,摆出一个共产主义核心向党的大开怀动作,拳头对着天空,看那架势,保不齐是想捅天呢——

    “加油!加油!!加油!!!”

    “让新的一天充满能量!”

    “能量!能量!!能量!!!”

    何含何章:……

    不知道为什么怪羞耻的。

    两个娃娃凑在一起——

    “这是必须的企业核心文化吗?”

    “不、不是吧……”

    “妈妈那么抠门,如果不愿意请人,岂不是我们就要去工作?”

    “不、不能吧……”何章战战兢兢:“我们是童工哩。”

    何含叹口气:“说咱们放学帮帮忙,也没人追究的吧……”

    她看了那依旧充满能量的员工们,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我们……也要这么干吗?”

    不不不不不!

    两个娃娃齐齐摇头:必须不能!

    “啊!”

    何含突然想起来——

    “整个阴间怕不是只有咱们愿意给介绍对象帮助冥婚哩,垄断生意,根本不愁没客户——这些多余的动作完全不需要,咱们白担心啦!”

    她想起这两天新学的知识,赶紧又跑去古董街了。

    ………………

    何槐吃过晚饭才骑着共享单车一路风驰电掣跑过去,平时需要转两趟公交的路,她只骑了二十分钟,十分惬意。

    何含一看到她,立刻掏出小本本:“妈妈,我总结了好多呢!”

    步行街到了晚上人更多,只不过光线原因,晚上很多摊位都改卖些首饰头花裙子之类的,何槐的摊位淹没其中,简直就像是一筐土豆里的一颗土豆,半点瞧不出特色来。

    何含叹口气,感觉自己似乎察觉出了某种真相——

    他们的妈妈,好像……并不太会做生意呐!

    不太会做生意,等于挣不到钱。

    挣不到钱,等于妈妈吃不了好吃的,也买不了地。

    买不了地,就保护不了自己的本体,那就修为大损,灵智倒退。

    这么一来……

    他们就没有灵气啦!

    ——啊,既生妈妈,何不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