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二章:先挣它个六千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啊咧?

    何含何章有点惊喜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不怎么确定的沾沾自喜——

    还没卖萌就有人主动请吃东西,莫非他们两个如今竟这样有魅力了么?

    万事有一就有二,有臭豆腐就有烤串,有烤串就有冷面……摊摊吃着无穷匮也!

    此时此刻,两个孩子看着孙景的脸,只觉得光环满满,好感度UP。哪怕对方鬓角趴着的蚊子,他们都觉得可爱?。

    孙景被这样灼热又直白的眼神看的一愣,只觉得头皮都发痒了。他仔细瞅着两个孩子,才发现他们居然长的这么出众!

    谁不喜欢美好的事物呢?

    他因此笑的越发温柔——

    “来,吃吧,我请客……还想吃什么?”

    在迷迷糊糊被带着站到烤冷面的摊子前,孙景看着眼前两个小天使一般可爱的孩子,脑中迷迷糊糊想到——

    果然,天真烂漫的孩童能治愈一切不开心——

    比如他今晚被何槐放鸽子的隐隐愠怒。

    ……………

    “我看到他身上有我们的因果线哩。”

    何章吸溜着奶茶,盯着孙景远去的背影,跟姐姐嘀咕道。

    何含却头也不抬,吃着最后一份章鱼小丸子——“要是没有因果线,谁愿意陪他吃一晚上的东西?我是那种谁请客都去的吗?要不要点排面儿啦?”

    “你是啊。”

    何章毫不犹豫的接口道。

    姐弟俩互瞪片刻,最后还是姐姐何含摆了摆手:“算啦算啦,黄口小儿,不跟你一般见识——就因为有因果线,所以他请客是很理所当然的嘛,好歹也算是半个爸爸,都没叫他给抚养费呢?”

    她颇为自恋的摸了摸滑嫩的脸蛋——

    “我这么可爱,可不是一般家庭能有的!”

    何章翻了个白眼:“黄毛丫头。”

    赶在何含发怒前,他又赶紧说道:“不算半个爸爸,只能算……许多分之一爸爸。”

    说罢掰着手指头:“我们的骨肉是妈妈的灵气化生,没有血缘上的关系。我们的魂魄是胎灵与生机衍生,也跟他这样的普通人没有关系啦!”

    “严格来说,只有胎灵能勉强算是跟他有关系,可这都好多分之一了……你不许叫他爸爸,不然妈妈要找不到新对象的!”

    何含终于吃完最后一口,闻言双手叉腰,做出蛮横状——

    “要你说……咱们妈妈想找个好品种的对象哩,这样的普通人肯定不行的!”

    她说完,想起自己的赚钱大计:“等咱们创业成功,挣到大笔的钱财后,我就帮妈妈建一个森林公园,到时候各种好品种的树都种进去,让妈妈随便挑!”

    何章到底话少,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不过还是没想出来,此刻只黯然叹了口气——

    “虽然妈妈现在有一点钱了,可是我们俩今晚就吃掉那个人的一百哩。妈妈一顿饭最起码也要吃一百……一天六百块的伙食费,总觉得我们攒钱会很难啊!”

    何含:……

    她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舍不得委屈自己的肚子,只能更加努力的憋气握拳——

    “很快,我们能一天挣六千的!”

    ………………

    六千有没有挣到姑且不论。

    反正何槐是很开心的带何含何章出来了。

    “妈妈,你真的要请我们吃大餐啊?”

    何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对的!今晚我就能把雷霆力量消化完,招徕鬼魂……眼看着我们的事业要成功了,所以吃顿豪华的庆祝一下!”

    顺便商量一下后续工作怎么开展。

    她说的这样大方,何含何章却不是很信,何槐很快在两人时不时瞅来的狐疑目光中败下阵来——

    “好啦好啦——实际上我朋友圈集赞,可以在一家新开的自助餐厅里免费吃一顿,上面新开业门票五折,儿童折上半价——”

    是158元一位的豪华海鲜自助,赶上这个好时候,也就是三个人不到一百块,何槐想想最近两次都没有给灵气(一次是追人贩子借口灵气用多了,一次是功德加身借口分功德给他们了),所以难得良心发现,带自己的崽儿来吃一顿。

    想到这里,不由有些恼羞成怒,觉得自己这个妈妈当的太没有威慑力了——

    “不许再问了,再问我揍你们哦!”

    ………

    这是三人第一次正经下馆子。

    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聚餐。

    何槐自从进了自助餐厅就有些挪不动步子了,餐厅经理看她长的好看,带的两个孩子也可爱,特意安排了能让路人看到的窗边。

    然后就是开吃了。

    其实吃自助餐也是有讲究的。

    首先,如果真的有特色并且很贵的餐品时,为了尽可能的留出肚子,牛排、巧克力蛋糕,烤鸭炸鸡一类的,尽量先不要吃。

    不然接下来就没空间了。

    但是这是针对普通人而言。

    对于何槐三个来说,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有一句话能形容——老鼠掉进米缸里!

    四面八方都是幸福啊!

    他们端着盘子,从进门第一个见到的包子拿起,生冷辛辣甜品小食依次夹取,坚持贯彻雨露均沾,绝不叫任何一种失宠。

    大堂经理看的心肝直颤,连续三次提醒说浪费要罚款,却依旧抵挡不住何槐三个卡擦擦咬碎螃蟹壳的声音!

    那一瞬间,柔弱无助又可怜的大堂经理捂着胸口摇摇欲坠,感觉那三个啃的不是大闸蟹,而是自己脆弱的心!

    不过这也不是全没有优点的。

    坐在窗边这样吃的三人,很快就又给餐厅吸引了许多客户,多少弥补了经理稀碎的心。

    ………

    何槐倒是没想这么多,她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自己吃饱,然后蓄足力气,今天夜里,她就要招徕鬼魂,共商相亲大事了!

    啊呦呦,自己第一个招徕的,会是个什么鬼魂呢?

    单身三十年的?四十年的?还是在人间界单身五十年的老光棍——哦老光棍不行,那得分到夕阳红相亲组去,这个组经过讨论,可能没什么财力,所以要挪到最后才行。

    想到自己日进斗金的未来,她实在忍不住傻笑着,一口吞下了橙色三文鱼上硕大一坨绿芥末!

    ——嗷!!!

    何槐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激动的涕泪横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