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赚钱生活大不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的新事业终于起步了。

    然而第一笔收入暂时还是赊账模式,所以并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何含咬着手指头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犹豫的建议道:

    “妈妈,要不我们还是把这个企业核心改一下好了……我想了想,咱们专注发展托梦,贵精不贵多,一晚上一只鬼两千可以的……”

    毕竟鬼们平时除了忌日和七月半,也没什么机会能托梦了——托梦,很耗费阴气,也不是所有鬼都行的。

    然而何槐却很坚定——

    “不行,做人不跟做树一样,哪边有营养根就往哪边扎,做人得坚定信念,得执着,不畏艰险才行!”

    “只是第一笔生意坎坷了一点,又不是不成,你们就这么沮丧?我觉得,你们长大了肯定也没啥出息。”

    作为一个不称职的半吊子妈妈,她说出这句话,心里不仅没有半分愧疚,反而觉得很是理所应当。

    何章有点不服气:

    “妈妈,我觉得阿含比你会做生意哩……做生意的要迷信一点,第一笔生意就不好做的话,后续会更难的。”

    何槐:……

    虽然有点不太想承认,但是……好像说的也挺有道理?

    她耷拉下肩膀——

    “那你们说怎么办?”

    何含指点江山:“咱们的主业还是围绕着托梦写信这一类的与阴间界的跨界沟通交流——妈妈你之前的生意就做的挺好的,除了不太稳定。”

    “然后,在拓展这一类客户时,再有目的的发掘单身狗,背好咱们的话术,这样,说不定一边收着人家办月卡的钱,一边咱们还能挣个媒人钱和会员入会费……”

    何含跟着那个功力深厚的主持人深造几日,如今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话说的格外有水平,叫何槐都不安的动了动脚。

    她好像……连个娃娃都比不上哩!

    沮丧。

    …………

    心情低落是低落,但是既然已经拉到了客户,她还是兢兢业业有诚信的表示——

    “明天上午我还有课,下午会在古董街444号摆摊,后天大后天周末,我全天都在古董街。今晚送你托梦,你记得跟你妈妈说,三天内过来交会费哦。”

    “会费599,这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新业务发展的客户,托梦根本不给白送的。”

    程序猿点头如捣蒜。

    会费算什么?他的手办,他珍藏的绝版萝莉装才是最珍贵的。

    ……………

    新业务有个轰轰烈烈的开始,就这么虎头蛇尾尴尴尬尬的收场,在场三人心中都有点不得劲儿。

    在送程序猿去托梦后,何槐叹口气:“我在古董街那边也算是有了一点点人气,这两天还是接着巩固一下好了……你们在孤儿院好好学习啊,阿含你现在说话就很有水平嘛!”

    “那是!”

    何含心里美滋滋。

    ……………

    何槐的自我认知没错,如今的她,在古董街(仅限444号周围)还是小有人气的。

    只不过碍于收费太坑爹的缘故,暂时周围的普通群众大多还处于观望和凑热闹状态。

    何槐当人的时间不长,她还不晓得,这世上,人们对于花在活人和死人身上的钱的看法,那是截然不同的。

    她还抱着手机看点娘家男频小说,看着新一本书里,男主人公开天眼之后,三章之内就出现了一个顶级富豪!

    富豪对他惊为天人,满心敬畏,钱财珠宝一个劲儿的送上,还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介绍给男主,用各种人脉给男主找生意——

    总之,这个赚钱的过程既打脸又充满玄妙,何槐心想:自己虽然说不出来那些神神叨叨的词,也没有天眼,可是自己是修行有道的千年鬼树,能看到能知道的,绝对比眼前的人强!

    ——这是身为一棵一千年以前的大树的尊严!

    ………………

    何槐守着摊子,第三天了也没等到自己的贵人——大多数人只愿意花一百块钱去尝个新鲜。

    别说贵人了,就是那个程序猿,也根本没了踪影——怕不是要跑单哦!

    她气哼哼的,决定今晚过后把他拎出来算账。

    此刻,她看似还存着一丝希望。

    但其实心里老早就失望了——连花五百的都没有哩!

    至于什么办月卡啊入会交费什么的,完全不可能的!

    她周末全天摆摊,至今为止,只有周围听到她稀奇能力的人来尝鲜,别的……

    唉,还是斗地主吧。

    愚昧的人啊……

    她失落的收起了手机。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了阵阵喧哗。

    何槐来了劲儿。

    ………………

    不等她上前凑热闹,那喧哗的中心就一步步向她那里接近,直到停在她的摊子面前。

    那是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女人。

    头发烫的一丝不苟,桑蚕丝裙子半点褶皱都没有,脚底下的真皮小白鞋都干干净净。

    此刻打着伞站在何槐跟前,瞧着倒比她还讲究呢!

    但是不知为何,有种来者不妙的感觉。

    不太妙的这位阿姨眼神从上到下,把何槐连同这个摊子看了个透彻——

    “警察同志,就是她!”

    啊?

    何槐愣住了。

    这时,从人群中挤进来两个身穿制服的民警。

    不太妙的阿姨此刻却格外有底气——

    “就是她,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诈骗,利用各种心理暗示和催眠,骗我们这些老人的钱……真是,丧尽天良啊!”

    何槐:……???

    她好好的一棵树,哪里丧尽天良了!

    这种凭白的污蔑何槐才不会理呢!

    此刻她也撸袖子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大婶,你说什么呐?咱俩都不认识的好吧!”

    大婶却更加生气了——

    “警察同志,你看,她还不承认呢!”

    她义愤填膺的说完,此刻瞪着何槐:“你这里是不是444号摊位?”

    何槐:“是啊。”

    “你这里是不是有个会员入会费,普通199,升级银卡599?”

    咦咦咦?

    何槐这下子不生气了。

    她也学着大婶的样子上下大量着她,难得流露出笑意来:“阿姨,你早说是来办会员的嘛,怎么样,程序猿说有话要交代给你,说了没有啊?”

    阿姨脸颊涨红,眼瞅着都要晕过去了——

    “你看,我就说她肯定是用的江湖骗术,先给我撒一把药粉让我迷迷糊糊,接着根据我家里的事编造谎言,好让我成为她的摇钱树,一直一直给她送钱!”

    “这肯定是药物配合心理暗示,是彻彻底底的江湖骗术!”

    何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