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六章:出师未捷身先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小白鞋阿姨并不是一般的阿姨。

    她是一个开明的、紧跟潮流的,并且在朋友圈和好友群中格外有号召力的新时代阿姨。

    这一点,单看她朋友圈每天转发的那些文章,就能明了一二了。

    “揭秘!她年过五十还拥有三十岁相貌的秘诀,竟然是依靠它!”

    “曝光!无良商家回收鸡蛋壳造假!”

    “震惊!红薯这么吃,会让人远离癌症!”

    ………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而之前她报案时展示给警察同志们看的,就是朋友圈最新转发的文章——

    “警惕!街头最新出现骗局,骗子竟利用受害者去世家人牟利!”

    这个朋友圈的链接图文并茂,实力演绎了一名不幸丧子的中年女性,如何在街头跟人说句话,就被迷药迷的晕晕乎乎,然后在对方的催眠术中,一步步亲手把所有钱财全部送入骗子手中,甚至还觉得骗子能够带他们重新看到儿子……

    虽然过程跟自己这个连续三天都做梦梦到儿子的并不太一样,但是……

    谁管它呢!

    反正,小白鞋阿姨就是这样坚定又睿智的认为:这一定是更新过的、最新版本的骗局!

    哼!

    也不看看她叱咤社区多少年,今年组织的“热心群众”小分队,可直接举报了三个大人物——

    其中两个,微博粉丝都有一千四百万哩!

    此时此刻,她不再是一般的阿姨,而是福尔摩斯·小白鞋·阿姨!

    她信誓旦旦的指着何槐,眼神却满是正义的看着民警。

    民警在一旁无奈的补充一句:“阿姨,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没有那种迷药,那都是谣传——还有你这些文章,回头我就要重新举报了,转发超过五百次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但是说完,他也很快把重点转到何槐身上,又看了看那个廉价的led屏幕上因为质量不好而缺胳膊少腿的字——

    什么冥婚什么托梦什么跟死去的人沟通……

    “姑娘。”

    民警们严肃的看着她:“这样子公然宣传封建迷信,并且金额设置的这么大……把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

    你说这好好的小姑娘,想学人家算命啥的,还不知道低调点……那led屏幕上,这会儿明码标价呢!

    何槐委屈巴巴。

    不过她脸上表情倒是依然淡定——“身份证没带,学生证可以吗?”

    小小的卡片上,帝都政法大学六个字赫然在目。

    民警看着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都这样的文化水平了,这是知法犯法啊!

    何槐:……

    我不是!

    我没有!

    她就被带到警察局了。

    至于那一堆作案工具——铺在地上的毛毡,上头的纸笔,还有价值九十九元的90*90led广告板,自然统统都被没收了。

    而在她被带走的六个小时后,身怀重任跑过来的王毛恩则看着空荡荡的摊位发呆——

    他儿子生意上一位老有钱的客户听说了他家的事儿后,特意重金拜托他,请那位大师到别墅去帮个忙哩!

    怎么……这才两天没摆摊,大师的摊子都不做了?

    他迷蒙了一瞬间,很快又明白了——像大师这样的人物,来这里摆摊必定只是游戏一下,打发无聊罢了。

    唉,无缘啊无缘。

    …………

    何槐蔫头耷脑的跟着辅导员回了学校。

    辅导员黄鹂今年才刚上任,别看只是个辅导员,她也是笔试面试过五关斩六将又托人辗转几次才留在了帝都政法大学。

    在这个学校当辅导员,说出去自然好像比一般的院校要有排面儿的多。

    但是工作好,竞争也大的很哩!

    一天合同没定下来,她就不在编制内,家里能找的关系只让她凭着笔试第一的成绩不被刷下来,再深入一点就不行了。

    而何槐上个月做下的好人好事,在大大宣扬了学校后,也让她的工作稳了。

    之后何槐的奖金什么的,她也努力争取过了哩——虽然在名人赫赫的帝都政法,她说话其实不咋顶用,但是好歹说了吖!

    谁知道,这才半个多月,何槐就又给了她一个“惊喜”。

    ……………

    “你说说你。”

    辅导员关上门,恨铁不成钢。

    “老师知道你生活压力大,也没家里人帮衬……但那是以前,现在,你缺钱吗?啊?”

    辅导员心说,奖金且先不说,那几户人家给的谢礼,可还都是过她的手呢!

    何槐这个学生,孤儿院出身,一步步打拼到政法大学来,可见是个努力上进的好孩子——虽说以前成绩不怎么样,可是那不是生活所迫频繁打工耽误了吗?

    如今金钱上有了保障,辅导员还指望她把各科的成绩往上拔一拔呢!

    毕竟在这样的学校,每次大考都险之又险的挂在及格线上,也不是政法的风格啊!

    听到她的话,何槐委屈的好想哭——毕竟她当槐树的时候,还没有这样丢脸的进过警察局哩!

    “缺钱啊,缺很多……”

    她委屈巴巴。

    辅导员:……

    她忍不住回想了一下,当初那些钱,自己确确实实都给了何槐没中饱私囊吧!

    难不成这孩子又把钱给抚养她的孤儿院了?

    那孤儿院不是因为苛待孩子风评不好最终被取缔了吗?

    “那些钱不够生活吗?”

    她忍不住问道。

    一说这个,何槐就更加心塞了——

    “钱太少,生存都难以保障了……家都没有……”

    大槐树那个广场,一旦跟拆迁户协商好,立刻就要施工了吖!

    她堂堂槐树精,洞府都保不住了吖!

    嗷呜呜呜嘤嘤嘤……

    她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语气也格外的惨痛又凄凉,辅导员要不是经手了那么大一笔钱,差点就相信了!

    “你这想的就不对了!”

    她语重心长——

    “人家为了报恩,所以客客气气给了你一笔钱,这钱不算少了,绝对能保证你接下来的学习生涯是无忧的。”

    “但是人不能太贪心。”

    “帝都的房价多贵啊,你想要有一大笔钱买房子安家,这太不现实了!咱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好好的大学生去宣传封建迷信,去走歪门邪道挣钱。”

    “何槐啊……”

    辅导员看着她,深有同感的叹息道:“帝都买房子,太难了啊,这两年先缓缓吧!”

    第二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