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新的赚钱方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的事业版图还没打开就失败了。

    她对此很是沮丧,在毛概课上晕乎乎听天书一般昏昏欲睡,不得不看看背包里新买的价值两百元的零食后,她有了很痛的领悟——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八十三万,她一个月就要吃掉快两万,又舍不得灵气,那支使何含何章干活儿时同样也得给点经费,再假装热心人士给孩子报个补习班啥的……

    两个小孩子简直是吞金兽!

    她一棵树,怕不是生出来两只饕餮哦!

    专吃人民币!

    何槐痛彻心扉痛心疾首痛不欲生。

    但是,她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

    新闻上说,七十岁老太出狱后还开了自己的公司,她如今一千、额记不清一千几百岁了,但是总不能连那七十岁的都比不上吧。

    之所以第一次创业失败,是因为太单纯太善良,没有及时把握好客户群体的朋友圈风向,再加上那个天杀的程序猿跑单了,这才拖垮了还没来得及创建的公司。

    但是,人间界不是有句老话么:一回生,二回熟!失败是成功它妈……

    所以,她肯定还是有机会的!

    何槐又看了一眼毛概课的老教授——她觉得自己好像找出了自己失败的真正原因。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专业错了呀!

    像她这样一心做生意,渴望暴富的好槐树,不应该来学什么新闻主持编导啥的,而是应该混在金融圈啊!

    那才是自己的归宿!

    那……能不能转系呢?

    她琢磨着,并且去听了金融系的课。

    emmmm……

    一节课后,她又回来了。

    何槐在宿舍里琢磨着,金融系一听就太空泛了,不适合她这样务实的好槐树,还是算了,新闻也挺好的,最起码说的话她大多都懂……

    想了想自己的特长——

    吃……唉这个好像不能创收暴富。

    招鬼……唉这个封建迷信做了不好哩,毕竟她也是有前科的槐了。

    而且,封建迷信好像没什么前途啊……

    ………

    下课了,何槐愁眉苦脸的跟着大家伙儿往食堂走去。

    她迷迷糊糊的,校园那么大,天气又热,大家都骑着车子,就她作为系里有名的怪人,依旧顶着大太阳慢吞吞走着。

    因为听说一食堂今天供应小黄鱼,她就往一食堂去了。

    就在食堂门口,何槐看到了熟人。

    孙景同样刚到。

    此刻,他的眼神在何槐顶着大太阳过来的头顶转了一下,又看了看她脂粉未施却依然美得惊心的脸蛋,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又叹息着吞了下去。

    何槐心情不好,暂时眼里只有饭,此刻多看一眼都觉得浪费,直接越过他拨开帘子。

    孙景心头郁闷,嘀咕道:“小狗。”

    何槐脚步一顿,假装没听到——上次她跟孙景约了一食堂,还说不来是小狗,结果她自己忘记了……如今听着,有点心虚哩。

    不过很快,何槐就又昂首挺胸——这也不能全怪她啊,谁叫对方瞎写小说,写的、写的也就一般般吧,她多看两眼,一不小心才忘记的。

    不过……写小说?

    何槐心里一动。

    她转身,直接拽着孙景又出了食堂。

    孙景:……

    他刚想好吃什么啊喂!

    …………

    “听说,你写小说挣了很多钱?”

    何·单刀直入·槐问道。

    看着她清凌凌的大眼,孙景苦笑:“阿槐,你现在才想起来这个,太晚了……”

    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挣大钱的。

    大一时,他就已经是三年码字工了,扑街仔没什么可说的。

    跟何槐恋爱初期,他也确实是没什么钱的——家里倒是有零花钱,但那都不是他赚的,他的小清高劲儿上来,就不想用。

    那个时候,何槐是误会他也是自力更生的穷苦孩子,这才同意接触的。

    但是很快,当他累积到足够底蕴后,一飞冲天就势不可挡了。

    可是,何槐的自尊,强烈到连他的成功都视而不见,反而越发的尖锐——天知道当他第一次月收入破六位数时,兴冲冲截图给何槐看,对方却直接看也不看就删掉整个聊天记录的失落吗?

    强烈到那一瞬间都快要委屈的哭出来。

    ——他自己努力得来的啊,想跟女朋友分享是错误吗?

    如今,在两人分手已经三个月后,何槐突然问起这个,孙景也只有苦笑了。

    “阿槐,太晚了啊……”

    他喃喃着,脸色苍白。

    “什么乱七八糟的……”

    何槐皱眉道——“喂,你不要以为我上次不打你你就逃过一劫了,我是觉得上次爽约不好,所以才决定暂时不打了的。”

    “还有,什么太晚了之类的……我是想问问,你写小说是不是挣了很多钱?”

    孙景:……

    他到底也是富贵人家出来的,虽然何槐的话听起来怪怪的,但还是不作隐瞒的回答了——

    “也还好,目前一个月维持在一百七十万左右。”

    如果此刻何槐的室友们在,恐怕都得跳出来了!

    但是眼前两个人,一个出身富贵,一百七十万,也就是一家小公司的营业额,所以他说的轻描淡写,好像真的也就一般般啦。

    另一个,是一个不懂行情的傻槐树……

    何槐眼睛一亮——

    “一个月一百七十万?”

    啊哟……

    何槐毫不心虚的想到:一个月一百七十万,他写的也就、也就一般般嘛,鬼才不是那个样子哩,都不够写实。

    就这还能挣这么多,如果她来写,把那些鬼魂拎过来挨个讲故事,多真实啊!

    那岂不是更赚钱……

    美滋滋!

    想到美好的前景,她不由笑出了声。

    …………

    “阿槐……何槐。”

    孙景看她傻笑,忍不住开口道。

    ——已经分手了,不能再这么叫了。

    孙景心道。

    何槐回过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行吧,看在你也给了灵感的份上,我这个月就不打你了。”

    实际上她自己总是忘掉……

    孙景终于忍无可忍:“你为什么总说要打我?”

    她一个女孩子,打架无非就是撒泼打闹揪头发挠脸……真打起来,莫非觉得他一个男生反抗不了吗?

    不对,跑题了。

    ——都分手那么久了,凭什么来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