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水鬼陈爱民的故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读者们骂归骂,该看还是得看。

    根据第一个故事的风格,第二个大概就是这个叫陈爱民的男的的一生了吧,只不过死在水里……咦这么说的话这本书明明可以改名叫《一百种死法》之类的嘛,还可以蹭一蹭说过类似狠话的叶良辰的热度……

    点开一看——

    这个故事是个真的鬼故事!

    …………

    何槐第一个故事写完后,第二个故事实在不敢再写什么生儿子了。她于是从鬼里头揪了一个混过江湖的鬼,想问问这种鬼的意见。

    谁知道揪来的这个鬼,是真真正正的“混过江湖”,别说江湖了,臭水沟水井池塘它都混过哩!

    行叭!

    何槐有点勉强的留下他了,心道要是说的不好大不了就断更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这位混过江湖的水鬼陈爱民,平生最是热心肠,但是有一天走路上,一个玩跑酷的小青年从墙头跳下来,直接砸断了他一条腿……

    那个时候,老年人碰瓷的新闻多,小青年家底不厚,又怕赔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绑石头塞麻袋扔到旁边的臭水塘了。

    臭水塘之前被化工原料污染,每天都臭烘烘的,再臭一点也没人察觉。

    他就这么死了。

    ……………

    要是一般人,那肯定是怨气冲天。

    不过陈爱民那点怨气在臭水塘里泡泡,更臭了……他爱干净,唉声叹气好几天,又收了儿子烧的纸钱,干脆在各个河道里旅游去了。

    ——阴气不足不能托梦给儿子,但是看到他工作稳定进入市局,也算是人生无憾啦!

    可惜进了市局一身正气,他更是不敢接触了。

    老伴早几年都不在了,她好事儿做的多,这会儿估计都排上投胎的队伍了,还是别留牵挂的好。

    这会儿何槐要出书,他赶紧就毛遂自荐了。

    至于这书能不能出版——那就另说吧。

    …………

    说实在的,若论精彩程度,做人和做鬼,那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做人嘛,每天溜溜哒哒散个步买点儿饭回家打扫卫生下棋打牌看手撕鬼子睡觉……

    千篇一律,自有一种小幸福。

    做鬼……

    “哎哟哟!”

    陈爱民摸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大受刺激的模样——

    “做鬼那可真是太刺激了!”

    “鬼树大人,你知道我死的时候那个臭水塘吧,那一片儿不是臭嘛,又划进市政规划区,住户能搬的都搬了,又没得个摄像头,一天天的,可多事儿了!”

    “就前天,我还瞅见一个男的,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把一个女的摁塘里淹死了……”

    何槐才踏入网文界两天,已经无师自通水的精髓了——

    “细节,细节!把细节描述清楚,怎么个光鲜亮丽了……”

    她倒不是有意水的,主要是想着以后拍电视剧,自己写详细一点好改编呐!

    张爱民想了想:“嗐,那都好几天了,哪儿记得清啊!”

    “我就记得那男的斯斯文文,带着一个圆圆的,腿儿上掉了漆的眼镜,金边的,半拉儿框。”

    “眉毛鼻子眼睛也没啥特殊的,就脸挺白净,嘴边一个小火泡。”

    “穿的是个白T恤,上头有个英文呢……干干净净的,蓝蓝的牛仔裤显得那个腿啊,长!”

    “但是没我儿子俊!”

    “也没我儿子高!”

    “说重点说重点!”

    细节一多,何槐自己又不耐烦了。

    张爱民这才说道:“哦哦哦,重点重点……重点他把一个女的摁塘里淹死了啊!尸体坠了石头还没飘起来呢!”

    就躺他边上呢……

    张爱民有点不乐意:男女有别,他都有儿子的人了,这女鬼天天哭啊哭的傻乎乎的还没神智,老躺他边上也不是个事儿啊!

    何槐这个故事重点在于“悬疑灵异惊悚”,据说这样好拍鬼片,虽然没看出来悬疑惊悚在哪里,但是灵异肯定是有的——

    写上!

    “细节,女的啥样啊?”

    “女的啊……女的我也没好意思多看啊,就眼睛下边有个痣……这个不好,我家老婆子原来说这样的痣爱哭爱受委屈哩!”

    眼看着何槐又瞪他了,赶紧把劈叉的话题扯回来——“头发卷卷的,染的跟个板栗的颜色似的,长到腰上了,穿着个白裙子还带个花边边——你说这打扮,我的妈啊下水的时候从我旁边坐起来跟个女鬼似的,太吓人啦!”

    他说完,期待的凑过去:“鬼树大人,我这个故事还可以吧,还可以的话我这就捋一捋,给您换个上帝视角讲出来……出版了能不能给我也烧一摞啊!”

    “一摞?”

    何槐看着他:“你要那么多干嘛?”

    陈爱民有点不好意思:“一本收藏,一本看,一本等几十年我儿子下来了我给他哩!他爹出书了,他肯定也得好好学着啊!剩下的我去别的河道旅游的时候送给当地的水鬼……”

    何槐想了想,到时候自己肯定都挣大钱了,几本书而已——

    “行吧!”

    “现在,你捋一捋这个故事,好好给我讲。”

    陈爱民这个故事捋的有点久,不过也在五万字搞定了——其实四万五千字就搞定了,但是不够五万何槐心里有点不得劲,所以他想了想,把之前那个撞他杀他的跑酷小年轻的模样也加了进去,这还不够,最后没办法,又加了小年轻的俱乐部——那个胸牌牌还在陈爱民手骨里捏着呢!

    五万字了!

    ………

    何槐满意的把故事发出去,因为有读者基础了,故事又是比较贴近的——时间安排的很真实。再加上一本书十万字不算少了,还有榜单推荐——又有好多人收藏了。

    她不禁有点沾沾自喜,想着自己马上就可以走上槐树巅峰,赶紧又去揪了一只鬼出来讲故事。

    而在这时,帝都玉池区警察局里,一个干瘦憔悴的男人正过来报案。

    他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白T恤,胸前一个英文标,蓝色牛仔裤显得腿格外长,金边半框眼镜戴着,斯文气息十足——人也确实是附近中学的老师。

    他来报案,妻子失踪三天了。

    提供的照片上,是手机里两人的合照,女人笑颜如花,跟他一起在大树下自拍,长长的栗色卷发十分妩媚,一身白色带木耳边的白裙子,更是仙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