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这怕不是个刑侦记录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来报案的男人名叫王浩轩,今年才二十九岁,他的妻子王宁跟他结婚一年半,自由恋爱,感情很好。

    “我是附近玉池第三中学的化学老师,我妻子之前在私企上班,后来工作压力太大,她情绪就有点不太好……”

    他说到这里有点急切的解释:“后来怀孕了就又好了,但是上个月一不小心……”

    “孩子没了之后,她又有点抑郁症的样子,恍恍惚惚的……三天前我们去公园散散心,补课的学生有事我就先回来了,可宁宁她……”

    他说着,眼眶都红了,眼镜也滑了下来。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做笔录的民警抬头:“张队,你回来啦?”

    片区的警察局,大家共用一个办公室,整天不是广场舞占地盘就是丢手机或者夫妻吵架之类的事儿,最大的,也不过就是喝酒闹事打架了。

    “嗯。”

    被称为张队的男人随手把帽子挂好,一边郁闷的进了小办公室,隔着门还听到他冷静的声音:

    “……没什么事,广场舞的地盘被占了……臭水塘那边空气不好老太太们不愿意……”

    没人看见,来报案的王浩轩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

    这边做笔录立案,旁边还有两个打架斗殴等协商的,再往里头一点,老太太的嗓门格外洪亮——

    “学小提琴怎么啦?学小提琴也不能半夜三更拉锯啊,我孩子再有两年半就高考了……”

    闹哄哄的。

    但是王浩轩却充耳不闻,只一个劲儿的絮叨他跟妻子的感情。

    …………

    到中午了,一屋子人总算都回去了。

    “呼!”

    大家伙齐齐松了口气,大热天的也没什么心情买饭,干脆外卖好了。

    等外卖的过程中,片警张江突然又锤了一下桌子——

    “卧槽!”

    冷不丁的,大家都有点蔫,被他吓了一跳。

    张江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嘿了两声:“我就是看这本书,太恶心人了——重男轻女的女人把一家子女儿都给卖了,就为了儿子……”

    “穿越重生复仇的?”

    女警方芳往嘴里填了颗梅子,随口问道。

    “就是没有我才生气呢!还以为逆袭……谁知道女人被儿子饿死之后故事就没了!”

    “还有这名字——饿死鬼张巧妹的故事……啊哟,又更新一章了,这章叫什么我看看啊——”

    陈队蹙了蹙眉头——下班了,一个个的也太闹腾了,他对这网络小说一点都不感兴趣——

    “水鬼陈爱民的故事。”

    “啪!”

    众人吓了一跳,再一看,向来表情少的陈队,居然恍惚的掉了水杯。

    陈队原名陈立冬。

    此刻听着张江说故事,他破天荒的站在一旁没吭声。

    五万字的故事,张江可不打算自己说,再说了,第一个故事那么憋屈,不爽大家一起不爽啊!

    他把链接分享在群里了。

    陈立冬喝了口水,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办公室。

    ——同名而已,不用管这些无聊的小说,有这功夫不如睡一觉。

    他这么想着,点开了链接,直接跳到了第二章。

    故事是从一句话开始的。

    ——陈爱民最爱六嫂饭馆的包子。

    这下子,陈立冬再也坐不住了——

    六嫂饭馆的包子,他爸原先最爱吃了,说是实在还好吃——

    他爸,也叫陈爱民。

    …………

    大办公室里,大家凑在一起看这个故事,张江看着看着,突然嘀咕道——

    “这个故事……怎么看起来这么怪呢,好像我亲眼见到似的……”

    话刚说完,他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

    “快快快,上午立案的那个,照片拿出来——”

    那个来立案说是老婆不见了的什么浩轩,可不就是穿的书里面描述的那样?还有双大长腿哩!

    还有照片——

    “在这里。”

    方芳平时负责整理文件,伸手一抽就拿出来了——

    照片是临时打印出来的,公园的绿树背景下,女孩子举着自拍杆已经足够照到大半个身体了。

    ——栗色卷发,白色木耳边连衣裙,分明跟书里描写的一模一样!

    还有报案人的衣着打扮,也跟书里那个罪犯一模一样!

    “我的天……”

    几个人面面相觑,同时呆滞了。

    “深呼吸,冷静,冷静……也有可能是作者无意间看到他们的衣着打扮,所以写进书里边,不一定是这个样子的……”

    然而话是这么安慰自己,心里的震撼却是一点也没少!

    ——假如书里写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个作者是目击者吗?他/她为什么不直接报案?如果今天张江没有看到这本小说,是不是可能就查不出来了——

    毕竟,在王浩轩的描述下,他妻子王宁,可是有抑郁症的,每天恍恍惚惚,找起来很困难的!

    就在大家慌神的时候,小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陈立冬一把抓起帽子:“留两个人,其他人跟我一起出警去!”

    “唉唉唉?”

    突然间的出什么警?

    “去哪里啊?”

    “臭水塘。”

    臭水塘?!

    大家心中一阵激荡。

    张江不由问道:“陈队,你是不是也是为了上午那个立案的男的,如果写的是真的话,那他岂不是把自己老婆杀了毁尸灭迹再来装深情……”

    几个警员心有余悸:“这也太恐怖了!丧心病狂啊……”

    他们几个在车上讨论的热火朝天,陈立冬却皱了皱眉头:“你们在说什么?”

    “唉?”

    大伙儿一愣。

    半响,张江才小心翼翼问道:“难道您不是看到刚才那个小说里的谋杀案,才决定去看看的?”

    “人物,时间,地点都对的上,必须得去看看啊!”

    陈立冬一愣:“你们说另一起谋杀案?”

    他突然想起来了——

    “上午那个报案人——”

    他回来的时候,对方好险伤心的哭出来,陈立冬自然有印象。

    不过,陈队不是为了这起案子,那是……

    几人正琢磨着,却见陈立冬闭着眼睛,双手不断揉着太阳穴——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他说到这里,仿佛心痛难忍:“……陈爱民,是我爸。”

    “六年前他出门,也是无缘无故失踪了,我之所以当警察,也是想有一天能够找到他。”

    民警们:………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