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目击作者爆料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车里一片诡异的安静。

    民警们惊呆了——不是,那什么一本小说而已,才一章啊,不能就这么出现两个案子吧!

    陈爱民……陈爱民是怎么死的来着?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王浩轩身上,此刻看着陈队冷冰冰仿佛压抑着什么的脸,战战兢兢还是打开了小说。

    ——哦哦哦陈爱民是被跑酷的小青年砸断腿然后摁臭水塘里淹死的……卧槽槽槽!!!

    如果真的是陈队的爹的话,那、那这事情大发了啊!

    还有那个小说作者,他/她怎么知道的?王浩轩的可以说是目击,那陈爱民的事情发生在六年前,不能也目击吧!

    难不成他还天天蹲守臭水塘等着目击?

    这也巧合的太不像话了啊!

    张江立刻坐直身子:“陈队,那我现在联系局里,让他们联络这个网站负责人,查清楚这作者。”

    陈队摇摇头:“先别轻举妄动。”

    “你不是说,他每天都要更新一章的吗?咱们今天先保密,把臭水塘那里查一遍……然后等等看,明天,他还会写出什么来。”

    一次两次,勉强可以说是目击,但是如果多的话……那这件事就牵扯大了。

    几位民警点点头,郑重道:“明白。”

    ………

    臭水塘以前不叫臭水塘,它有个非常好听又诗意的名字,叫做玉池。

    对没错,如今的玉池区用的就是这个玉池。

    只不过许多年前,这里有一家小工厂偷偷的在底下埋了管道排废弃物,不过两年时间,玉池就成了臭水塘。

    这片儿是老破城中村,亟待改造却迟迟没法下手的麻烦区域,基本住着的都是上年纪人。

    不过现在天气正热,三十五度的高温,又是大中午,他们穿着制服过来,倒也没几个人在意。

    臭水塘上热气蒸腾,翻涌着的味道堪称一绝,陈立冬只把头凑过去就脸色铁青的缩回来了。

    民警们各自分配任务——一个人带着照片去旁边的住户和商店询问,另一个则联系专门清理池塘的公司,陈立冬则一字一句的对照着书里的细节,定位好两起命案发生的地点。

    找到那个很可能是跑酷青年跳下来的矮墙,看着上头枯朽的岁月痕迹,一种磅礴的无力与悲愤突然涌上他的心头——

    他爸,失踪六年了啊!

    原来就在他身边,就在他每天经过的地方吗?

    他蹲在那里,久久不出声音。

    民警们看到,互相看了看,也都默契的装作不知道。

    ………………

    池水清理公司的人来的不情不愿的。

    大夏天的,都睡着午觉呢,非打电话叫过来,一说还牵扯到命案,加班费都不好拿……

    领队嘟嘟囔囔,张江没好气的皱眉头:“你蒙谁呢?你们专业搞这个的,肯定不能影响周围,不都是中午和晚上作业的吗?”

    得,局里也有明白人。

    领队不吭声了,闷头朝底下送管子。

    管子当然不是抽水的——这么大一个池塘,水抽起来要放哪啊?是他愿意抽,局里也不愿意。

    毕竟城市规划不归他们管,他们要做的就是把底下可能存在的尸体捞出来。

    管子是以防底下天长日久堆积物过多不好找,用来抽搅的——当然,用警局的话说,为了尽可能保证证据留存,能不用就不用。

    ——那你还看着我们哼哼哧哧一身臭汗抬管子?

    反正不管怎么说,叫他们的人捞尸骨,加钱!

    ……

    加就加呗,这都合作多少回了,水底下捞东西他们也都熟练,不会乱七八糟的破坏物证,比随便请人靠谱多了。

    一个小时不到,底下的尸骨就被完完整整的摆上来了。

    别看陈爱民死的年岁久远,但他是被塞进袋子里坠石头扔进去的,所以反而还好弄一点。

    但是三天前死去的王宁——

    呕——

    还是不说了。

    总之,现在腐烂泡发的模样……还是请法医吧。

    当务之急,是抓捕嫌犯——书里说的死亡方式已经证实,现在,就是该验证杀人凶手的时候了。

    ………………

    何槐还不知道她折腾出来多大事儿,此刻看了看评论和又一次暴涨的收藏,心满意足。

    编辑说这个字数,等公司收到合同后很快就能安排上架,她写的很好,非常有潜力,特别真实……

    何槐听明白了——她马上就要大红大紫了!

    一书封神不是梦!

    正乐呵着,网站又发来一条消息:

    您好,您的作品《何槐的故事》将于七月一日登上网站客户端首页免费新书专区,未完结作品请务必保证更新。

    哎哟哟!

    快递这么快就把合同送到啦?真不愧是同城。

    何槐心花怒放——她可知道客户端的是好推荐呢!

    而这时,新加的编辑也发来信息:这几天务必多写一点,明天上推荐更新两章,后天再两章,大后天就可以准备上架了!

    想了想又解释道:别的新书都是有两个月公众期积累人气的,但是你更新的太快了,偏偏节奏又很好,所以只能这么安排了。

    第一个故事受众少,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尽可能的偏重第二个,最近悬疑灵异很是火爆呢!

    ………

    连续三段编辑的叮嘱,何槐毫不犹豫:“好的!”

    啊呀原来那个水鬼还挺受欢迎?那等出书了多给他几本吧!

    夜半,何槐在本体前边,喜滋滋的跟大伙儿宣布——

    “我的书,快要一书封神了!到时候一天挣个几十万的,你们要啥有啥!”

    台下两个观众不怎么走心的鼓掌。

    何含直接打击道:“妈妈,一本书好不好,要看后续哩!水鬼的故事人家喜欢,你接下来多找几个才是正经。”

    何槐不太开心——

    作为一个有逼格的潜力作者,她不太情愿写相同的角色(都是水鬼对她而言就是一样的),闻言不甘心道:

    “我打算下个故事找吊死鬼,火烧鬼,还有马路边那个地缚灵哩!”

    说完一副你们不懂市场的表情——

    “写作,最重要的是创新。总是写水鬼,就算是不同池塘河沟里的,大家也很快就会审美疲劳的。”

    “所以,我决定,下个故事就写地缚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