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一书封神大槐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姓名?”

    “王浩轩。”

    ………

    “你的妻子三天前失踪,为什么你今天早上才来报案?”

    “不、不是说失踪48小时才能立案吗?”

    “是有这个规定没错……”

    陈队坐在办公室,几个同事叽叽喳喳:

    “我看就是他!”

    “我也觉得是……咱们虽然规定失踪超过48小时才能立案,但是真正家里走丢了的,谁也没有真的等到这时候才来报案……”

    “而且你看他,特别紧张的样子……”

    一民警推开门——

    “陈队,查出来了,您父亲手、手里合着的那个徽章,是咱们帝都小有名气的极限运动俱乐部,背后还有会员编号,现在已经晋升为资深会员了,名字叫做——”

    陈队“刷”的一下站起来,二话不说冲了过去。

    同事们这会儿被上头人叮嘱着,尽量别叫他接近死者——

    父亲被人谋杀,当儿子的日日夜夜从那里走,六年了都没发现,现在才找到骨头——

    任是铁打的汉子也承受不住啊!

    陈立冬晓得大家的好意,这会儿,他也只能一腔怒火对着嫌犯了。

    此刻听到消息,无论如何他坐不住了。

    ……………

    “隔壁玉池派出所,今年考评肯定特别好——一天之内,侦破两起谋杀案,这也太牛了吧……”

    “他们陈队今年刚升职,也是赶上了——”

    “什么啊,我估计那个陈队还不情愿呢!其中一起谋杀案,死者是他失踪六年的父亲!”

    “卧槽不是吧……”

    “还有另一起杀妻谋杀案,凶手是因为妻子撞破他猥亵学生,然后接受不了流产了——那个王八蛋还发誓痛改全非呢,结果妻子受不了了,得了抑郁症,精神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就忘了,坏的时候就要报案……他干脆就把她杀了……”

    一本小说,牵扯出来这么多……始作俑者这会乐滋滋的,已经写好了今天的两章更新——

    地缚灵陈乐乐的故事。

    烧死鬼李灵的故事。

    ……………

    陈乐乐是三年前死的。

    他成绩不好,又爱玩儿,所以妈妈给报了补习班,每天补到十点半。

    他才十二岁,正是爱玩的时候,晚上没上课偷偷去网吧,出来在巷子里,就遇到抢劫的了。

    抢劫他的也年龄不大,估计也就一二十岁,原本是抢惯了的,拿了钱顶多揍人。

    但陈乐乐本来就是个皮小子,遇到抢劫的他才不服输哩,就跟人家拼起来了,他没人家高,就专门逮着对方最重要的地方打,打的对方起火,手里那把原本用来恐吓的刀子就扎进去了。

    不过,一刀进去,其实还没致命,但是这一刀似乎是打开了某扇大门,接下来,抢劫犯反而冷静下来。

    他左右看看,在陈乐乐呻吟的时候一咬牙,直接又捅了他三刀。

    他不是预谋杀人,也没什么经验,三刀捅在肚子上,陈乐乐并没有当场断气——

    对方跑了之后,他痛了快半个小时才终于彻底死去。

    由于生前太痛了,他一时想不开,就呆在那里不走了,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那个抢劫犯——

    他还记得对方的脸哩!

    这次要不是何槐把他揪过来,他还要等着呢!直到有一天怨气足够,他能够接触到人,再去杀了他……

    那天夜里下了大暴雨,他的尸体躺在冷冰冰的雨水里,血水混着水蜿蜒散开,他躺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才被发现。

    “啊哟,你记性真好,三年了你还记得他的脸啊!”

    “那当然!”

    陈乐乐有点骄傲:“那个人瘦瘦的,有一对大双眼皮,鼻头正中间有个痣,手上还有个狼头纹身——现在我知道那个其实是哈士奇。我认得他,他经常去那个网吧,就在那栋楼的三楼住着——”

    “哦哦哦。”

    何槐满意的点点头:“行,就这个故事了,你整理一下,不会的话叫陈爱民教你,等我出书了给你们烧多多的。”

    ……………

    接下来是烧死鬼李灵。

    因为是被烧死的,她浑身黑黢黢的——但据她自己说,生前是个大美人。

    她就更倒霉了,因为画室要求她出一百张人物速写,她图省事儿临时租了城中村一个小院。

    谁知搬来第二天,晚上回来时,放在院子里的颜料就被隔壁邻居家小孩跑进来挤了一地。

    颜料啊!

    对于美术生来说,跟命似的!

    更别提颜料本身还很贵——画画的,从古到今都烧钱。

    古代用名贵宝石磨碎调颜色,现在的化工颜料同样贵的血淋淋啊!

    这颜料是李灵微薄接单,画了整整五十张图才凑够钱买的,用作收藏。每天看一眼她都觉得干劲儿满满,如今被邻居小孩这样……

    说真的,那一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更别提她是锁了门的!颜料是放在卧室的!

    这是什么,偷了东西还在她院子里糟蹋,她崩溃了,拿起画板就想打人!

    然而还没动手,隔壁孩子的妈就过来,劈头盖脸骂她一顿,说小孩子不懂事什么的,她争辩两句,对方就骂的更厉害了,从长的像狐狸精到穿的不检点,最后说她不正经出去卖——

    李灵一个学画画的,哪里拼的过这种人,她泪眼汪汪,直接哭了出来。

    一哭就哭到晚上。

    等到夜里,她这才收起委屈擦擦眼泪,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去报案——

    她查过了,这颜料的价格,真的报案的话,绝对够那母子受的!

    凭什么她要受这种委屈!

    然后,夜里她哭累了睡过去,煤气被打开,她昏昏沉沉,接着一把火进来,屋子就被烧了。

    不光烧了,还炸了。

    她就死了。

    李灵说到这里,险些又哭了出来。

    她成了鬼魂才知道,因为这户人家总把钥匙塞门口的花盆底下,隔壁小孩就偷偷拿去配了一把。

    一开始是抱着一种好玩的心态,拿了钥匙也没干什么。

    不过人一搬走他就过来了,觉得很刺激。

    然后,李灵就租了这房子。

    他从小在这里长大,这老破城中村,他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听他妈在屋里骂骂咧咧说她不是正经女人就干脆开煤气烧了。

    ——开煤气是他妈天天在家里叮嘱,他记住了。

    不过是这么记住的。

    最郁闷的是,因为她妈傍晚骂的那些话,加上李灵长的又好看,警察来调查时,周围人七嘴八舌,好像她真的有什么桃色新闻似的,重点就放在这上头了——

    “太气人了!”

    李灵恨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