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删书保命不是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两个故事叫何槐来说都挺不错的。

    不过……

    “你们两个没什么文学天赋啊,叫你们整理一下语言,怎么就这么难呢?”

    陈乐乐就算了,他本来就是个学渣,年纪又小,写不出来就写不出来呗。

    但是李灵虽然是学艺术的,文化课成绩其实也不差啊,她羞窘道:“咱们也不是这个专业的啊……槐树大人,你为什么不干脆找个作者代笔呢?”

    “那怎么能行?”

    何槐义正言辞:“那不是找枪手吗?这么没品的事儿我能干?!”

    李灵:……

    大人您现在做的跟找枪手代写也没什么区别吧!

    但是何槐那么凶,她也不太敢吭声,可自己实在写不出来,最后委委屈屈建议道:“大人,我觉得您这样太辛苦了,都这样高的地位了还亲力亲为,没什么排场啊……”

    她是个聪明女孩,虽然只是一晚上的时间,可大约也摸清楚了何槐的性格,此刻特别想把写作的任务推给别人,因此不遗余力——

    “您看,我们实在是没天赋——今年人间界文化圈里诸神陨落,不如请一位来把把关?”

    何槐想了想,还是摇头——

    “那不行,那有本事的都是搞文学的大作家,这个风格不合适哩。”

    太朴素了。

    ——而且何槐觉得自己写的相当好,不输别人——只要这些鬼们把故事好好捋清楚,整理明白。

    “那、那……”李灵有点不甘心——

    “那还有好些也是写网文的呢,这个风格肯定合适的吧!”

    这个好像有点道理啊……

    何槐想了想,扭头又揪了一只鬼。

    那是个圆墩墩的小胖子,长的可讨喜了。

    “你是写网文的吧,写的怎么样啊?怎么死的?”

    “啊,哦……”小胖子是刚死,有点没反应过来:“我碰到一个大推荐,然后拼命赶稿子,赶着赶着……就死了。”

    啧!

    猝死。

    过劳死的呗……

    何槐有点嫌弃——

    “一个大推荐你就这么激动,真的有本事的作者每天写少少的都有人追的……我瞅着你像个扑街仔,算了算了。”

    小胖子:“哦……”

    他就是个扑街仔哩,每个月靠全勤的啊,好不容易新书起来了……嘤嘤嘤。

    何槐点评完把他放回去,再瞅瞅李灵,嫌弃道:

    “你这学校不行,都教不出来聪明崽,你看你出的馊主意……”

    李灵:……

    对不起她的一本院校!

    学生叫你被人,不,被槐树看不起了嘤嘤嘤……

    ………

    嘤嘤嘤、嘤嘤嘤的,最后两个章节还是写完了。

    何槐瞅了瞅笔记本里的十万字,挺嫌弃他们的——

    “光听你们抠细节,我都没有好好琢磨情节。”

    陈乐乐懵懵懂懂:“啊……对不起啊槐树大人,我本来作文都写的不好哩,这都三年没学习了……没得法哩!”

    李灵:……

    大人都是我们在讲故事在组织语言,你有什么情节好琢磨的啊!

    这本书要能火,她、她就能叫那个扑街仔小胖子当对象!

    她气哼哼的看着何槐点了“发布”。

    …………

    而玉池区公安局,张江时刻关注着那本《阿槐的故事》,此刻看到更新,赶紧叫了起来:

    “又更新了又更新了!”

    “快看——”

    “这次写的什么故事?抢劫杀人……蓄意纵火煤气爆炸……”

    “方芳,联网查一下,我看看,一个是三年前五月七号,一个是五年前一月二号,死者一个是十二岁的陈乐乐,一个是二十岁的李灵——”

    何槐在清晨摸回宿舍。

    刚站到走廊,空气中又有熹微的金色光点向她飘来——

    “唉?”

    何槐一愣,下意识接住:“又有功德啦?”

    她美滋滋:“当人真好,什么不干就有功德——不不不,说不定是因为我感化了那些鬼呢?一定是!”

    …………

    陈爱民正在水里头溜达呢,他那个臭水塘太臭了,最近又有个女的天天躺旁边,他心里头不得劲儿,所以最近就到河边玩呢。

    结果飘着飘着,身子却慢慢热了起来——这也没太阳啊!

    他着急忙慌的,但是身体热过之后,不仅没有越发淡薄,反而越来越凝实!

    好半天,他才想到——

    “莫不是有人在给我收敛骸骨?”

    他一下子乐了起来——骸骨没人收敛的话,投胎可不能排队哩!没有人间界的送终程序,在阴间界就跟个黑户似的,扫盲班都上不了好的!

    这下好了!

    他搓搓手,激动的决定用这新攒来的阴气给儿子托梦去——

    而此刻,另一位尸体被收敛的女鬼也终于摆脱了混沌,重新恢复神智。

    “王浩轩,你这个魔鬼——”

    ………………

    此刻,玉池区公安局。

    “陈队,陈乐乐这个案子,案情描述对上了。”

    “李灵这个案子,也对上了。”

    警员看着他:“现在,我们要去抓捕嫌犯吗?”

    “先等等。”

    陈队坐了下来——

    “连续四起案件,不同片区不同时间不同原因,却都在这本书里被这样直接写出来,前因后果一目了然,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不能放任他这样随意披露案件详情了。”

    “首先是身份核查,方芳,联系这个网站——”

    “接着是咱们内部系统排查——说不定对方是咱们内部人员,有权利联调档案的——”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也不能不查。

    “其他人,跟我去两个案发地——不是咱们片区的话,到手的案子转交给他们,也不能白捡吧!”

    “好嘞!”

    事关人命、绩效和考核,大家都明白。

    ……………

    而这会,何槐正在上课,突然感觉的自己本体那里,有鬼魂不停在叫她:

    “大人,大人——”

    她看了眼台前的教授,毫不犹豫的障眼法逃课了。

    “什么事?”

    何槐看了看着急的陈爱民。

    “大人,唉,都怪我那不孝的儿子,您给他帮忙,他倒好,他要来查您啦!”

    “大人,书别写了,赶紧删了保护自己啊!别叫他们发现你不是人——”

    陈爱民一边劝着一边暗骂不孝子——要不是他是鬼魂进不得警局,那会在窗边听到就要抽他大耳刮子了!

    嗨呀好气啊!

    要不是大人,他连托梦都做不到,现在……

    不行,晚上一定得找儿子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