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门第之见太庸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的成绩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为求自保,她只好转移话题——

    “这盆兰花,好像快不行了……”

    “咦?”

    众人好奇:“小姑娘还懂兰花啊?”

    何槐大言不惭:“不太懂,不过这一眼就能看出来,也没什么。”

    众人:……他们看何老头抱着兰花一路了,怎么都没看出来快不行了呢?

    他们倒不怕何槐瞎说,毕竟自己这一行人对于诚悦来说,蕴含的重要性还是有谱的,他们总不至于故意找个接待信口开河吧。

    此刻不由都把目光看向何老头。

    随行的陪同人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可何槐偏偏不看他!!!

    嗨呀好气啊!

    气氛一时沉默。

    此刻众人已经挤进来电梯,人太多,电梯难免显得拥挤,陪同人员怕何槐再说些什么惹得大家不高兴,趁此机会赶紧一扭身,示意何槐下去:

    “电梯快超载了,你先下去吧,不用你们陪同了。”

    何槐喜不自胜,赶紧笑吟吟的站了出去。

    陪同人员:……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还是自己的面相太柔和,叫人感觉不出自己愤怒担忧的情绪?

    没等这想法在脑子里转一圈,却听一直很少开口的何老说道:“你先下去吧,叫那小姑娘上来陪我们。”

    陪同人员:……

    !!!

    …………

    何槐最后还是委委屈屈的上了电梯。

    不过这些人显然不是刚才那只咸猪手,一个个有风度的很,非常自觉的空出一个位置让她站进来,以免不小心挤到。

    剩下的空间,自然是给捧着一盆花一路上都低气压的何老啦!

    电梯缓缓上行,又有人忍不住问道:“老何,你这花是不是快不行了?我说你一路上都蔫蔫的……还寻思着你年纪大了。”

    何老眼睛一瞪:“谁年纪大了?你怎么不说是这小姑娘说谎呢?”

    何槐:……

    “我才没说谎,我说它要死了,它就是要死了。”

    “叮。”

    电梯打开了。

    门外一群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气氛一阵沉默。

    半响,还是集团老总深呼吸两下,艰难开口:“何叔,你们来了……干嘛不让我去接呢,这么热的天……”

    说完撇了一眼何槐。

    身后立刻有助理凑上来,悄无声息的把何槐隔开。

    “搞什么形式主义?”

    何老瞪着他:“大热天的,你们不需要工作吗?有车接车送就行了,还折腾人干啥?”

    说完指了指被助理隔在身后准备待会辞退的何槐:“我们来的时候,人家小姑娘顶着大太阳就在门口站着,说不定站了几个小时呢——看把人家晒的。”

    众人不由看了过去。

    嗯头发扎着挺顺眼,皮肤挺白,气色看着也很好……一滴汗都没有哪里像是晒了几个小时的!

    何槐眨眨眼。

    “何叔……”

    男人无奈道。

    “行了行了别耽误生意,找个屋子给我们这群老胳膊老腿儿休息一下就行——唉,那个小姑娘,你过来,说说这个兰花——”

    半响,何槐坐在宽敞的会客室沙发上,在何老微带急切的目光中,慢慢看向了桌上的那盆兰花——

    身边的果盘。

    …………

    “行吧行吧晒那么久肯定渴坏了,你先吃!”

    何槐的视线太专注,最终何老败下阵来。

    旁边一开始逗她的那个男人笑道:“你这小姑娘有趣,见到我们都不害怕吗?”

    正常情况下出来兼职,碰上他们将重要的客户兼老板亲戚,不都得拘谨一下的么?

    何槐卡擦擦啃掉两块哈密瓜——她倒是真不拘谨。

    “拘谨什么?我付出劳动得到报酬,别的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啊!再说了,比你们年纪大的我都见过呢,怎么见到你们就要拘谨?”

    额……

    众人一琢磨——这话说的没毛病啊!他们年纪也不是很——

    呸呸呸!

    被个小丫头带偏了。

    何槐吃完了一个果盘,满意的擦擦嘴:“要看兰花吗?”

    何老赶紧点头:“要要要!”

    ………

    唉,他这兰花是去年在帝都郊外一个村子里意外看到,似乎是个变种,所以特意重金买下。

    谁知道今年开花却依旧跟普通兰花一样,他是兰花痴,可以保证这花绝对没有养错,因此就想去那个村子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原因被自己忽略了。

    但是抱着花折腾老远,依旧没能找到原因——其实真要是个变种的话,他也根本不舍得就这么大喇喇的,毫无措施的抱着跑来跑去,这不是眼瞅着精心养护一年,最后泯然众兰,心里头有点失落么……

    但是尽管如此,他也是用心养护着的,出门也没叫它颠簸着……何槐见面就说它要死了,他还真有些难受呢!

    要不是看着小姑娘实在合眼缘,他、他才不会这么等着哩!

    ………

    说是看,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何槐可是树精,别的办不到,看个植物是不是健康还是可以的,此刻搭眼一瞧就晓得那花快不成了。

    “你挖它的时候,肯定没挖旁边那株串串红吧!”

    啊?

    这话一说,不光何老,其他人也都愣了一下。

    老何去年挖兰花的时候,他们也在。那花开得是真好看,今年却又变得平平无奇的样子,他们还琢磨着是不是卖花的人家骗了他们……

    难不成,还跟那普普通通的串串红有关系?

    几个同样爱花的就琢磨着,莫非这里头也讲究个相生相克?

    何槐点头道:“那肯定啊!”

    “这小兰花喜欢人家串串红,特意开个好看的花给对象看……好不容易两情相悦,人家也愿意明年还给她开花……你倒好,第三者插足直接给他们拆散了。”

    何老:……

    何老要气死啦!

    他一大把年纪还没人说他第三者呢!

    于是口不择言的他怒道:“它一个兰花,干什么喜欢串串红?那满大街都是,能跟它比吗?”

    这话一说,不仅何槐用奇怪又瞧不起的眼神看着他,连一群老伙计眼神都不对了——

    “老何啊,一大把年纪了你怎么还看不开呢?”

    “就是,8012年了你居然还有门第之见……庸俗,太庸俗了!”

    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