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男科医院欢迎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个主意相当好!”

    何含拍手:“妈妈你实在太有赚钱的头脑了!”

    唉,可惜就是运气不好。刚学的课文怎么说的来着——妈妈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呸呸呸没崩殂!

    何章点点头,难得提出一个中肯的建议:“妈妈,咱们先别开店,八十万不够租店给转让费进货呐……”

    何槐看他一眼,一副早有计划的样子:“那肯定啊!”

    “我都想好了,去买一辆二手板车,学人家卖花的,大街小巷推着走,上头放点盆栽和鲜切花……哦,你们两个每天可以在我这里批发一束花在步行街卖……”

    何含:……

    何章:……

    两个小的扭扭捏捏:“那多不好啊……被朋友们看到很没面子的……”

    何槐:……

    她一瞪眼:“哪里没面子啦?劳动人民最光荣!再说了,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何章嘟嘟囔囔:“那是因为妈妈你同学都放假了啊……”

    再说,你是槐树哩,本来就厚脸皮。

    当然,这句话没敢说出来。

    “卖的钱都归你们!”

    何槐痛下决心。

    何含何章:……行!!!

    …………

    她心大,已经完全忘了做兼职发生的事儿,但是有人却没忘!

    被一脚踹到车子底下凄凄惨惨痛晕了十几分钟的男人终于从剧痛中挣扎出来,赶在车子启动前爬起来。

    “豁哟!”

    保安正和门童准备泊车呢,突然底下窜出来一个人,可把两个小年轻吓得不轻。

    可好半天了,那人却只顾狰狞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说。

    但是脸是越看越熟悉的……

    保安凑过去:“陈经理?”

    离得近了才看到,陈经理此刻背对着他们,双手捂着不可言说的某处,表情实在是越发狰狞。

    半响,他一字一句艰难的说道:“送…我……去……医院!”

    “哦哦哦陈经理你这是怎么了?中暑了还是撞到哪里了?天啊这个地方可不能大意!你要去哪个医院?中心医院?人民医院?要不还是男科医院吧……”

    千防万防,防不住保安是个唠叨的,陈经理只觉两眼一黑,公司里恐怕……

    ………

    看到保安慢吞吞打了申请又仔仔细细写明了原因才申请到车送陈经理去医院,大家伙儿暗自偷笑——

    该!

    虽然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但是姓陈的来公司两个月,天天惦记着揩油折腾人,无事也要摆两分威风来……女同事们心里恶心透了。

    尤其是保安队,负责监控,最能看到他恶心的一面——他们很多都是退伍军人,私底下按耐住没打他一顿就是好品格了,如今……

    反正监控突然坏了什么也没拍到,他们什么也不知道,还特意贴心安排了最能八卦的保安一路陪同……

    啧啧啧,对陈经理真是太贴心了!

    队长心里琢磨着:回头要不打个申请,给大家伙弄个补贴?

    …………

    保安们是暗自欢乐。

    但是还在楼下站着的接待员却是喜形于色——

    “该!”

    “王八蛋上次摸我大腿,我躲了一下回头他就去财务折腾,非要把日结的工资卡成月结……要不是关系户,你看财务理他!”

    “理他做什么?他说不给就不给啊?财务才不听他的呢,没脑子的蠢货,财务哄两下就真觉得能卡工资呢!”

    “哇塞那个政法大学的女孩真是厉害啊!好脾气……就是她不会被要求赔偿吧……”

    “我觉得应该不用担心,陈经理自己咸猪手,真要闹起来,就冲那女孩被客户们点名陪同,他也落不着什么好。”

    “唉唉唉,李姐发信息问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呢?说是陈猪手打电话骂了她一顿,一定要她找出来!”

    “别怕,跟李姐说清楚——我有次演话剧有个男的故意在台上不规矩,李姐当场甩了他一巴掌——虽说演出没成功,但全校师生都知道他,那本来就是排练,我觉得超爽!”

    “再说了……我觉得也不止我们讨厌他…你瞧门口那地方,公司每层楼都能看到,偏偏这么久了也没人下来说把陈猪手从车底下拽出来……还有那个保安,车子启动启动了那么久……嘿嘿嘿我突然觉得诚悦好有意思!”

    …………

    而因为痛的说不出话来的陈经理,被嘴皮子吧嗒嗒的保安屈辱的送进男科。

    在被众目睽睽之下检查来检查去,又是一番痛苦折磨。

    等待结果的同时,他终于能稳住呼吸,第一时间就把人事劈头盖脸骂了一顿,然后要来了中间人的电话。

    办公室里,人事小姐姐冷笑着挂了电话,回头就在何槐的工资单上额外填了加薪的申请。

    至于中间人李姐……

    “不好意思啊陈经理,这位同学不是我们学校的,是临时找关系加进来的,哎哟可把我气的啊,我都没留她电话……哪个学校?哦哦这个我倒是知道,政法大学的,别的?别的我就不清楚了啊……”

    李姐心里暗骂,嘴上却依旧关切满满:“陈经理,这是怎么了?那位同学哪里做的不好吗?她干了什么啊…哎哟陈经理你这是在哪儿啊?我怎么听到那头广播在说什么男科?那可不行啊,有病要去正规三甲,这个男科我知道,就是广告多,收费多,其他……”

    陈经理慌忙挂了电话。

    这种事……他可不能叫传出去。

    殊不知现在某个群里,李姐把录音包发上去,大家乐呵呵笑成一团——

    “该!”

    “陈猪手这会踢到铁板了哈哈哈……”

    李姐笑眯眯的:“这么牛的女孩子,改天我非得请她吃饭不可!陈猪手回回不老实,上次我接的活儿,三个小姑娘都气哭了!不行,我得给政法的人打个电话……”

    …………

    这头,正埋头刷题的师姐莫名接到了李姐的电话:“……”

    她不敢置信:“你说……谢谢我?!因为阿槐?”

    她挂了电话,表情有点懵:“阿槐难不成是个玛丽苏么……明明我从她手上截这个名额的时候,她还气个半死要跟我绝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