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我不是卖花的行家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整天了。

    夏天了,步行街十点半关门,她十点半卡着点在门卫瞪大的视线中,轻飘飘拽着平板车溜溜达达走了。

    要不是上头一盆盆的花可以让人确定这是有分量的,恐怕单看何槐这轻松的架势,还以为她是遛狗呢!

    何含何章今天挣得钱多,于是有资格坐在板车上,各自晃着两条小胖腿吃冰激凌。

    何槐:……

    嗨呀好气啊!

    …………

    大槐树下,何槐蹲在花坛边,表情格外困惑:

    “现在的人都这样没有品味吗?明明我的花比老头的精神很多好吧?”

    他那花儿里还有好多根本养不活呢!

    “不是啦……”

    何含天天在人堆里混,心智情商比何槐不知高出多少来——

    “人家年龄大,又会说话,肯定生意会好很多啊……”

    妈妈一看就不是专业懂花卉的啊!

    何槐愤愤不平:“他年纪才多大,顶多七十岁,我都一千多啦!”

    何含:……你要这么说好像也没毛病……

    “而且,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买花不认真养,买来做什么?”

    “养着玩玩呗。”何章说道。

    何槐:……不管不管,总之好气啊!

    她这么愤怒是有理由的,因为一整天,刨除成本她只赚了二十块,人工费都不止这么点!

    而何含何章,今天一人抱了玫瑰康乃馨,一人抱了百合富贵竹,因为可爱嘴又甜,最后共盈利七百块。

    七百对二十……

    这个数据对比起来,已经不仅仅是用“惨”能形容的了。

    何槐怎么能接受自己还比不上自己的崽儿?尤其是答应了七百块钱都给他们当零花的——

    “钱给我,妈妈给你们存着。”

    何含:……!!!

    何章:……!!!

    两人齐齐抬头看着她,目光充满了谴责。

    何槐:……没挣到钱,没底气,不好动手揍……

    最后她收回了手。

    然后问道:“明天还这么卖吗?”

    “那当然啦!”

    何含何章毫不犹豫——这些钱都是自己的呢,不卖是傻子么!

    何槐叹了口气,第一次对自己的商业头脑产生怀疑。

    但是第二天,她还是拉着车又去了。

    …………

    何槐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不一般的槐树,很快她就学会了隔壁老头儿卖东西的技巧,慢慢的,收入也渐渐高了起来。

    最起码一天能收个百八十块钱了。

    但是与之相反的,是何含何章。

    他们两个是很可爱,嘴又甜,卡哇伊萌力加持下,最开始是有不少人捧场的。

    但是再怎么捧场,也不能天天买啊,不过一个星期,他们在步行街的收入就锐减至一百多块钱了。

    “两个人一百多……”

    何含掰着手指头——她算乘除暂时还不太在行,此刻叹了口气:“这个地方发展前景不大啦,阿章,明天我们跟妈妈申请换到另一条街吧。”

    何章有点犹豫:“那离妈妈太远了,不安全哩……”

    妈妈有时候总是办些蠢事,他们得看着才好啊。

    “可是我们要挣钱啊!补习班好贵哩,我们的补习班让妈妈报,我的钱打算留给兔兔……”

    何含好心痛的说道。

    ………

    ——他们常用化身在院里,自己出来玩。但是化身没这么机灵,总显得呆呆傻傻的,孤儿院里就有个兔唇的姑娘,每次都替他们藏好,等他们回去后再给——

    兔兔不光是兔唇,她脑子也有点不好。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反而能很清楚的知道,何含何章化身的区别。

    孤儿院里当然也不是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环境,资源不够,看护人员也不够,难免有些孩子就会想办法抢别的孩子的——

    实际上这也很难避免,毕竟有的孩子天生个性就强横一些。就算是正常家庭里头,也经常会出现更调皮更霸道的孩子。

    人性千种,难以避免。

    所以,兔兔做为一个脑袋有点问题的兔唇女孩,想要替他们守住东西,其实付出的真不是一点半点。

    眼看她年龄越来越大,孤儿院最近打算募资给她做个唇部手术,再去好好检查一下脑子……

    ………

    何章想起了那个不会哭的傻子,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

    他们两个长的可爱,还有何槐这么一位明面上的资助者,孤儿院里朋友其实不多——毕竟大家大多都是被抛弃的,或者有缺憾的,只有他们不一样……

    况且,何含何章脾气并不算太好,说话也很扎心呐!

    只有兔兔那个傻子一直围在他们身边……

    “你自己偷偷攒钱给别的孩子,妈妈知道会揍你的……”

    他嘟囔道。

    何含也有点怕,不过想了想,从化形到现在,何槐虽然看起来凶,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打过他们,又微微放松了一下——

    “可我们挣钱比妈妈多啊,而且妈妈也说了,钱我们可以自己留着。”

    “那好吧。”

    何章也沉痛点头:“我的也给她好了。”

    兔兔要是好看了,脑子也治好了,说不定会有家庭喜欢她了……

    ………

    两人做好了决定,回头就去找何槐了。

    何槐也愁的慌。

    她是见过大世面(八十三万)的槐了,一天一百块钱的工作,真的很难调动起她的热情来。

    何含何章还没开口,何槐就决定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一天一百块钱,什么时候才能挣够那块地?我决定不再这样卖了,要提价,要走精品路线。”

    卖花也不是简单的活儿。

    尤其是来买花的,好多都是上了年纪的阿姨老太太,那张嘴吧嗒吧嗒,简直能把一盆花从五十砍到白送,何槐招架起来格外的难。

    还有那些明明不买却非得挑毛病,从叶子不精神到花太小——简直岂有此理!

    何槐手里的花,都是她亲自移栽过的,水分营养都是根据花们自己的要求来的,最开始时间短也就罢了,如今再看,哪怕一盆常春藤,都比隔壁的更有劲儿!

    说她的花不好,简直是侮辱她一千年的道行!

    此刻她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些花——

    “我决定动用灵气来养它们,养的胖胖的壮壮的叶子绿绿的花朵大大的,然后死贵死贵的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