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兔兔要被领养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终于转运了。

    连续三天,她的生意都很好——虽然离预期还差那么一截儿,但是基本每天都能维持住两千的收入。

    附近商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各自都有群,她的花品质越来越好,虽说价格也很好,但是口碑宣传,到底还是在这一片达成了“小有名气”成就。

    她越发的膨胀,何含何章每天赚的那千八百块钱,根本就不被放在眼里了。在这种情况下,姐弟俩的私房钱终于达到了可观的五千元!

    五千元啊!

    天啊!

    何含小心翼翼的带着弟弟分配钱财:

    “我们这次老辛苦了,不如这个月生活费多一点吧……”

    她惆怅的捏了捏脸颊:“我都瘦了……必须得有三百块钱补一补!”

    于是伸手,六张红红的毛爷爷被分别放在自己和何章的面前。

    何章点点头:“姐姐,我觉得这是我们人生路上值得纪念的一件事,不如每人再领两百块的奖金吧!毕竟,想要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哩!”

    这个类比用的怪怪的,何含想了想,还是又分出来四百块。

    ………

    “咿呀。”

    这时候,蹲在旁边一脸懵懂的兔唇小女孩突然叫了出来。

    她目光纯净,眉毛淡淡的,头发黄黄的,脸蛋上还有经常被欺负留下的指甲划痕,和干裂的死皮,衣服半新不旧,也因为她不太会打理自己,蹭出了一团团的灰。

    她叫莹莹,党莹莹。

    孤儿院最初是国有,所有进来的孤儿,如果不记得名字的话,都姓党。不过何含何章调皮,看她像兔子一样三瓣嘴,所以取外号就兔兔。

    兔兔是个傻姑娘,被他们使唤还开开心心的。还好姐弟俩把她归为私有,所以不许别人欺负她——

    她最近的日子,反而好了很多。

    此刻她蹲在两人藏身的小阁楼,好奇的看着对方的动作,也学着何含,拿起一张红票子,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对两人甜甜的笑。

    何含最抠门不过,一看她拿钱就急,不过想了想,还是嘟囔着把钱拿了回来:“你不要拿,你拿了也是被他们抢走,留在这里,剩下这个钱都是你的,等我们攒够钱,就能送你去做手术。”

    何章也有点嫌弃,因为兔兔又流了一点口水——只有一点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你这么傻又丑,不赶紧攒钱做手术再看脑子的话,没人愿意养你,你以后就要饿死啦!”

    两人把钱收好,看了看外头,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于是赶紧给她擦擦嘴,嫌弃的牵着下了楼。

    ——今天是没办法去帮忙卖花的,因为院长奶奶要求大家今天都收拾好一点,乖一点,等待客人。

    ——据说,是有一对夫妻想来领养小孩儿。

    ……

    因为这个,孤儿院一大早就乒里乓啷,很多孩子都还是想要自己的家的。

    兔兔是有缺陷的,一般人家不会要这样的小孩,何含何章也就随意带着她,干自己的活去了。

    ——说真的,要不是觉得自个儿长的太好,怕留下的化形傀儡痴痴傻傻被人家领养走,她才不愿意留在这里呢!

    有这功夫,今天又能挣好几百了。

    …………

    院长奶奶是个很好的人。

    别家孤儿院,一般都是靠社会捐助政府补贴,然而她觉得这样子并不太好,所以有时候会接一些简单的活儿——比如附近包装厂折纸盒糊纸盒的工作,又或者串珠的工作。

    赚到的钱她一分也没贴补自己,真正的都花在了孩子们身上——所以尽管不太合规矩,但上头还是马虎眼过去,并不追究。

    而相应的,孤儿院的口碑也越来越好,这里出来的孩子,性格各异,但是都有几分感恩之心,也懂的付出才有回报,领养孩子的家庭,不知道要省心多少。

    这次一对夫妻来想领养孩子,虽然不多见,但是大家也并不陌生。

    …………

    那对夫妻很快就过来了,他们按规矩带来了各种相应证明,看起来非常有诚意。

    他们年纪并不大,也就三十岁出头,看起来很是温柔和善,女人轻声细语的跟院长解释:“结婚好久了,我们两个都不能生,又实在喜欢小孩儿,所以想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女孩子……”

    “至于要求……我们家也不是大富大贵,咱们是真心想找个有缘的宝贝疼爱,没什么资格挑挑拣拣,只看眼缘吧。”

    孩子们有简单的学前课程,还有一部分在做手工,年纪更小点的,就在院子里玩。

    ——这里并没有什么花哨的才艺表演,反而更能让领养家庭直观的看到孩子。

    “哎呀!”

    女人突然惊呼道:“你看那个小姑娘,长的真好看,真可爱啊!”

    院长奶奶一看——小魔星何含。

    她刚准备说说何含的情况,比如能吃(不是一般的能吃),比如调皮,比如还有一个弟弟。另外,早慧,聪明,心地好,这些也都是要讲一讲的。

    不然有什么隐瞒的话,回去领养人不高兴,最后受委屈的,不还是孩子吗?

    院长奶奶一向实话实说,就是不愿意让孩子受到二次伤害。

    她正待开口,却见何含不知何时走过来听到,此刻直接走到她面前,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奶奶,院长奶奶,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啊,我不想走……大不了我吃少一点嘛……”

    这样的孩子,谁能拒绝?

    再说了,孩子们自己的意愿也很重要。

    但是院长奶奶还是准备劝一劝——毕竟,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不管是生活水平,还是教育环境,都要比孤儿院好的多的。

    听到她的话,女人的惊喜淡了淡,她仔细打量着何含,尤其那灵动的眼睛,还有处处透着早慧的小表情,最后遗憾的叹了口气:

    “院长,没事的,这个也讲究缘分。”

    话音落下,又重新把目光放在屋子里——

    “咦,最角落那个女孩,怎么不说话?看着怪可怜的。”

    女人看着角落里被何章护着,只顾傻兮兮笑,却并不说话的女孩,眼神在她的兔唇上扫了扫,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