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惊喜还是惊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夫妻俩看来是真的有心收养兔兔。

    哦,现在不能喊绰号了,要叫她党莹莹。

    还好兔兔并没有傻的太夸张,莹莹这个名字,她也是知道的。

    女人拉着莹莹的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的眉眼,虽然有兔唇,但是莹莹长的并不很丑,反而相当耐看,仔细瞧着还能发觉两分清秀来。

    “她这个……遗传吗?”

    兔兔被懵懂的带过来,又懵懂的带了出去,女人问道。

    院长奶奶看她们问的仔细,心不由也定了下来——越是问的仔细,越是证明人家有想法。

    她连忙说道:“不遗传的。”

    “莹莹是个苦孩子,她这个兔唇你们也瞧见了,都说是天生的,但是我带了那么多孩子,天生还是别的,一眼就能瞧出来——这是出生的时候操作不当造成的,是器械伤口——我怀疑是父母生她的时候年纪还小,偷着生的……”

    这点没有根据,她也就没多说,原本想着,万一有大笔捐赠的话,就带她去做个手术,如今……

    “还有她的心智,她才来时才一岁多,正烧的厉害,好久才降温——这个我不敢百分百打包票说不遗传,但是发烧的时候,确确实实会喊妈妈,会喊疼……”

    那就证明以前还是正常的。

    女人松了口气,笑道:“我看她现在也还好,不注意看,也不容易发现她这个…”

    “是。”

    院长奶奶笑道:“她会说话,也会喊人,知道我,知道她的朋友,吃饭喝水,只要放在她旁边,她都会……就是反应慢很多,有时候肢体有点不协调——但是也就只有一点,吃饭喝水都还是很利落的。”

    话说到这里,女人长长叹了口气,但是眼睛是亮的,神情也轻松,她对院长说道:“我觉得我跟这孩子很有缘分,但是,这是我们夫妻的一辈子,我跟我老公商量一下好吗?”

    “这是应该的。”

    看了眼男人的神情,虽然蹙着眉头,可也并没有说不同意,院长奶奶松了口气,体贴的替两人关了门。

    ……………

    屋子里,何含何章收回探到房间里的小绿苗,神情复杂的对兔兔说道:“你要有更好的生活啦!”

    兔兔一脸懵懂,但是何含已经把兜里的钱重新拿出来捋一捋:“既然她用不着,那我们就重新分一下好了,偷偷给院长奶奶一部分——我这么能吃,她养我也挺辛苦哩!”

    何章却偷偷给兔兔兜里又塞了两百块钱——

    “我听人家说,手里有钱,心中不慌——你到了新家,他们要是对你不好,你就回来吧。”

    想了想,再看看兔兔的傻样儿,又重新把钱收回来,老气横秋的说道:“算啦,你自己也不靠谱,还是到时候我找个时间去看你吧。”

    两个孩子不是真正的稚儿,对于兔兔这种情况还能被领养走,晓得是很难得的机会,因此也不拽她的辫子,带她出去滚一身灰了。

    但是到底相处久了,又开心又失落的等了一小会儿,何含何章对视一眼,还是忍不住接着听那对夫妻的商量。

    ——万一他们又不想养了,他们只能接着攒钱啦!

    …………

    房间里。

    “你怎么那么榆木脑袋呢,这小姑娘是有点缺陷,比不得那个漂亮娃娃,可是漂亮娃娃性格那么活泼,不好管啊!”

    女人微带急切的声音,用极低的音量说出来,无形中就带出了两分不安来。

    何含眉头一簇。

    只听男人小声辩解道:“可是她长的有缺陷,脑子也不好,回头……回头多丢面子啊!”

    “你还要我说几遍?”

    女人有点急了:“你忘了咱们求的那些能让姐姐带弟弟来的药,看着就不一般……你换个脑袋聪明的小孩,她万一哭闹不喝,你能灌一碗,你还能灌几年啊?为了有咱们亲生的孩子,你忍一忍不行吗!”

    男人也有点急了——

    “养都养了,你不挑个好点的,在家能干活,回头大了还能收点礼金回本,你挑个这样的,以后嫁出去都难!”

    “你个傻子!”

    女人嗔怒道,随即又凑过去笑了笑:“我都想好了——这傻姑娘咱们带回去,脑子不清楚,给什么吃什么,那些引弟弟的药肯定也都老老实实的喝,不知道多省心。到时候给咱们引来一个大胖小子,你不喜欢啊!”

    “还有,你带个聪明的,回头是不是还得供她上学?还不如这个呢,脑子不清楚,上学等于白上,就不必出学费了。”

    “可、可以后……”

    男人明显心动了。

    “那你就别操心了。”

    女人胸有成竹:“我娘家有个亲戚,住的地方挺偏的,那里的媳妇,好几个都是买来的——也就是这些年村子通了不敢买了,才没人再提。这丫头今年六岁,顶多再养十年,她一个傻子,咱们对外说把她嫁出去,就送去那里——”

    接下来,就是女人盘算着养个丫头片子的吃喝花费,还有那村子目前买媳妇的标准,两个人絮絮叨叨,早已下定决心,只不过还想拖一拖,这才没马上开口。

    何含慢慢攥紧了拳头。

    ——欺负人欺负到她冥童的地盘了,给槐树大人说了吗?

    何章低头对兔兔说道:“咱们捉迷藏,你去躲起来吧。”

    兔兔睁大眼睛,听懂了“捉迷藏”,赶紧笑着跑走了。

    “我去告诉院长奶奶。”

    “等会儿。”

    何含拦住她:“等会再说。”

    现在说了,没凭没据,院长奶奶也不能做什么。倒不如……

    何章眼睛一亮:“走,我们一起!”

    …………

    “时间差不多了吧?”

    房间里,男人问道。

    女人想了想:“也该差不多了,咱们多商量一会儿,他们不就更着急嘛……行了,咱们出去吧。”

    刚一开门,门口两个玉雪可爱的娃娃仿佛心灵感应似的同时抬起头来——

    “叔叔/阿姨,你们喜不喜欢阿含/阿章啊?”

    “唉?”女人一愣。

    只见两个天真可爱的小孩对她扯了扯嘴角,明明是让人萌化了的场景,然而这一刻,夫妻俩也不知是怎么的,明明是暑热的天气,两人却觉得有一股凉气从涌泉直冲天灵盖,让人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