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再一再二不再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什么!”

    何槐好气啊。

    想她堂堂千年大槐树,在人间界生存都这样艰难,如今都已经沦落到在街头买花,这是何等的沦丧与可怜……就这,她也没有能进去这种买卖人口的暴利行业!

    太气了!

    这女的看不起她的花,还想买卖人口挣钱?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何槐把摊子一扔:“你们俩在这看着,我去去就来!”

    说着,顺着那两个人消失的路线,直接钻进了人群里。

    卖花的日子除了收钱是幸福的,其他时候,比如跟人讨价还价,比如有人为了砍价故意贬低用灵气滋养过的花,再比如,收到假钱。

    更别提有些不怀好意的男人瞅着何槐长的好看,眼神上三路下三路(最后被她暗地里揍了)的看……

    啊呀呀!!!

    总之,有很多很多的不开心。

    何槐是个好槐树,不轻易做坏事的,因此好不容易逮到这对不良夫妻……

    哼哼哼。

    总之,她回来的时候,相当志得意满——就说何含何章两个小毛头手段太稚嫩,心肠太软,光是打一顿给他点阴气,让他免疫力低下,怎么能惩治这种坏蛋呢?

    这夫妻俩如今就想拐卖人口,之前还不知做下什么错事……在槐树大人的“教育”下,对方在经受一番肉体上的痛苦鞭挞后,还不得不带上一只饱经风霜的大龄背后灵回去,时刻接受精神鞭挞。

    在这个“随身老爷爷”的鞭策下,每见到一个熟人,他们都会控制不住的絮絮叨叨,把自己做过的,想做的坏事,统统都说出来。

    总之,想背着槐树大人赚这么容易的钱,没门!

    何槐美滋滋的回到了街口。

    等会儿!

    她又退回两步,左右看了看——没错是自己摆摊的街道啊,可是这会儿,这里怎么这么安静,那些摆摊的邻居们都到哪里去了?

    还有,自己的板车呢?

    车呢!!!

    ……………

    就在这时,何槐看到前方拐出来几个人,他们穿着统一的蓝色制服,怀里抱着的,正是何含何章——

    “何含,何章!”

    何槐出离愤怒——当着我的面抱走我的崽,槐树大人不要面子的哦!

    再一看,最前方还推着自己的车呢!

    那都是钱啊,钱!

    她三两步冲了上去——直到这时,才看清那群人怀中,何含何章古怪的神色,以及姗姗来迟的传音——

    “妈妈,快跑!”

    跑不了了。

    两只大手一左一右伸过来,牢牢按住了她的肩膀,何槐正准备大展神威把他们都按在地上碾压摩擦,却听一声呵斥:“综合执法局办事,老实点啊。”

    何槐:……

    卧槽城管!

    ……………

    她委屈巴巴的跟着回了派出所。

    又是派出所!

    凭什么综合执法局办事儿也在派出所!

    民警们还嫌弃着:“怎么又把收的东西送这里了……我们都没法办公了。”

    穿着类似蓝制服的城管小哥笑了笑:“那也没办法啊,我们那草台班子,可放不下这些大件。”

    说着,手底下的板车一拐,就跟其他的煎饼车工艺品车一起,麻溜儿的堆到了停车场。

    …………

    何槐被安置在办公室,两个孩子也一起坐着,大眼瞪小眼。

    “我要你们有何用!”

    半响,何槐才瞪着两小只,恨恨道。

    何含何章:………委屈巴巴。

    半响,何含才哼哼哧哧的开口:“妈妈,我没供出你哩……”

    何章也连忙表忠心:“妈妈,我也想反抗哩……”

    他们也很无辜好不好,正守着板车,蹲坐在板车底下打游戏,没想到一阵慌乱的声音——他们倒也不是没听到,可是游戏还没结束不能停啊!

    然后,城管们一收摊子,两只就被发现了。

    一开始,两个娃娃可怜巴巴的蹲在板车底下,城管们还以为是人贩子偷娃娃哩,直到他们手里的平板发出一声悲鸣——游戏人物被打死了,城管们才好声好气的哄他们出来。

    还没组织好温柔的语言,却又看到了两人脖子上挂着的二维码,还是两面的哩!

    好家伙!

    带走!

    …………

    此刻,对于今天没收的三个推车,城管们也琢磨着怎么处理——

    “你说咱们特意慢悠悠从街头走到街尾,别的车都跑了——我都听到有人喊城管来了,这三个四不四傻,就非撞到咱眼皮子底下……”

    “咋滴,牺牲自己给咱们冲业绩啊……”

    小伙儿烦躁的拽拽衣领:“屁的业绩,你知道我搁这儿上班,走小区人家都不待见我……咱们要有业绩也就算了,关键是没有,还老碰到这种人,我制服都熨过了他瞅着还不走……大热天的,我推个车我容易么!”

    “好了好了。”

    领头的人安抚道:“看看都是个什么标准,照规矩办事儿吧。”

    大热天的,年轻小伙推着没收的推车走老远,确实不容易——主要是步行街不让进车。

    尤其是那个摆满了花的板车,我滴娘,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三个人才能推稳当——几个人没好气的翻了翻,板车底下都塞满了,能不重吗!

    至于规矩……

    ………

    “罚款,还有赎金和板车停放的管理费,截止到现在是三千元。交了钱你就可以领走了。”

    城管对着何槐说道。

    何槐蠢蠢欲动——上头的花批发来的不值几个钱,板车两百块弄来的,但是摆在上头的都被灵气滋养过,一天也能卖一两千——

    三千元,要不要交呢?

    正犹豫着,民警来敲了敲门:“处理完没有?没有的话,我也得说说。”

    城管一愣。

    民警在何槐面前坐下:“你这年纪轻轻的,还是名牌大学生,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你卖个花花草草怎么还雇佣童工呢?”

    什么?!

    城管瞪大眼睛看了看隔壁被带过去的两小孩——感情还不是亲戚家小孩,是童工呐!

    他看着何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么热的天气,让两个七八岁的孩子来帮忙……白瞎了长这么好看!

    城管十分不屑。

    民警也很生气:“你是用的什么办法骗的这两个小孩子?我跟你说,我们已经通知了他们俩所在的孤儿院。还有你,你再不说清楚,我就得打电话给你们学校了。”

    何槐:……神特么童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