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工地挣钱真简单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又失业了。

    但是何槐已经出奇的淡定了。

    七月份的天,下午三点半正是最热的时候,她索性慢慢走晒晒太阳——虽说路边的树树叶子都被晒的卷起来了,但是她不会啊!

    作为千年大槐树,阳光雨露都爱的,何槐惬意的一路溜溜达达,雪白的皮肤在太阳底下简直不要太显眼。

    经过街道,经过中学,经过一排排商铺,经过小区,经过工地……耶?

    何槐又退了两步。

    ——工地。

    她看了看蓝色的围幕,一时间懒得找门朝哪边,直接翻身进去了。

    天气太热了,帝都的工地许多都叫停工了,只有这个工地赶工期,仍旧安排工人下午四点之后接着上工。在这里干活的大都是吃惯了苦的,因此也并没抗拒。

    实际上,他们反而不愿意停工。

    对于本来就不太稳定的农民工来说,停工意味着工期不定,意味着人员不定,而且因为工资压在建筑商那里的缘故,停工了他们也不能接别家长期的工作——

    没有收入,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因此这个工地哪怕大热天的施工,哪怕七月份的下午四点气温也仍有三十多度,但大伙儿还都是情愿的。

    何槐此刻过来,三点五十分,正是大家擦着汗准备上工的时刻。

    “小姑娘,你咋进来的啊,别往里头走,不安全!”

    喊话的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身材干瘦,此刻上身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脖子上搭着一条看不出颜色的湿毛巾,正眯着眼睛大喊。

    何槐脆生生应了:“哎。”

    一边说着,一边向他跑过去:“大叔,你们这里招人吗?我想来当临时工。”

    这话一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工头每天下午都要来监工,此刻听何槐这样说,不由皱了皱眉头——他想的跟其他拒绝何槐的工头一样——这么漂亮的姑娘很容易找到工作的,到工地里来,肯定不仅仅是想当临时工。

    但是,大太阳底下,小姑娘就这么晒着,也没说什么,他犹豫一下,还是好声好气拒绝道:“那不行呐姑娘,现在临时工不缺了,就差个搬砖的——你看这个活儿,一不小心就弄的粗手粗脚还容易受伤,不适合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女娃娃干。”

    何槐:……嗨呀瞧不起人!

    她努力挣扎着:“搬砖的?我喜欢这个工作不用动脑子……多少钱?”

    工头看她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还喜欢这个工作不用动脑子,可别是没脑子吧!

    行!

    不管有什么目的,先扎扎实实搬两趟再说,就不信到时候你不哭着走!

    他扯扯嘴角:“搬砖的长期工现在是一天三百,你想当临时工的话,大热天的,我给你最高的价——一块砖五分!”

    说完老习惯加了句:“整个帝都,没有比这个再高的了!”

    何槐:……

    她疯狂掰起了手指。

    但是手指头不太够用,于是打开了手机计算器。

    一块砖五分钱,那么2000块砖就有一百块……她豁的转头,眼神火辣辣的盯着那巨大的砖堆。

    然后重新看向工头——

    “我现在开始干的话,今晚就能结工资吧?”

    她也是打听过好几个工地了的,临时工一般都是日结,缺点是没有长期工收入高。

    比如搬砖,终点其实有一段距离,不管是用推车还是担子,运过去都需要一段时间,干惯了的熟练工一天撑死也就两百块钱——这还是一块砖五分钱的价格,因为工地不同,要求不同,一块砖三分钱都是常见的。

    但是,何槐不怕呀!

    论计数算工资,谁能比得上我大阿槐?!

    此刻,她信心满满!

    此刻,她膨胀万分!

    此刻,她看着工头的目光,简直热火的叫他头皮发炸!

    ……………

    四点钟,工地开工了。

    何槐已经摩拳擦掌,带上了工地配的小黄帽还有白手套,做饭的婶婶洗菜的时候还额外给她一条毛巾,让投了水拧半干挂脖子上。

    何槐二话不说用上了。

    最起码,基本的做人伪装还是要有的,不能太出众,有句祖宗的话怎么传给槐树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应该、大约、可能就是说这种事吧!

    她麻溜儿的推着空车往砖堆那里跑。

    ………

    “咦这小姑娘,还怪有劲儿呵……”

    工人们说着方言,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边看着她推车跑的飞快。

    别看是空车,但是要装砖头的,分量同样十足,可何槐推着它,此刻已经麻溜的开始装砖了,大家倒是高看她一眼。

    然后,大家慢慢瞪大眼睛。

    没过多久,工头一边小跑着朝砖堆那边奔过去,一边口中喊道:“丫头丫头,头一回搬砖,你别堆那么多——”

    好家伙!

    那砖车只有能耐的熟练工才能堆起来,她倒好,贪心不足,趁着装砖的工人没发现,自己还硬是又往上堆了三层——

    小丫头劲儿不够,也没啥经验,等下推不动是小事儿,万一再猛地卸力上头掉砖下来砸到她哪里了——这细皮嫩肉的,可要吃大亏了!

    飞奔的一瞬间,感受到热乎乎的风吹在脸上的温度,工头心里忍不住后悔——猪油蒙了心了,同意一个小姑娘干这事儿!

    然而没等他脚步停下,只见那个瘦瘦的,白白的,看起来娇娇弱弱的漂亮姑娘胳膊一抬,就把砖车抬起来了。

    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装棉花呢!

    不是,这棉花装一车,也沉的很啊!

    此刻,安静的工地里,所有人都看着她轻轻松松的推着那个装满砖头的车子,小细腿拎着,滴溜溜就到了卸砖的地方。

    这也……

    工头有点急。

    他看了看表——这才三分钟啊!

    人家都得十分钟的哇!

    脚手架上,一个工人羡慕的看着她的动作,用方言说道:

    “城里的生活就是好,小姑娘都养的这么结实,这么能干,我当初要是能吃饱饭,我也能这样有力气!”

    旁边的工友“铛”的一声把砖敲好——

    “你可拉倒吧,咱们这个年纪的,谁小时候吃饱了——就是吃饱了,也没这样的力气啊!这小姑娘,可别是什么国家队里出来的举重啥啥的选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