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小土豆和圆墩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八点,工地里开饭了。

    工人们陆陆续续回到铁皮房,稍微整理一下满身酸臭的自己,等出来时,何槐已经捧着大碗毫无形象的蹲着扒饭了。

    瞧她吃的怪香的,工人们不由期待的看向了装菜的大盆,随即又垮下肩膀——

    “看那姑娘吃的……我还以为今晚有什么加餐呢,没想到还是白菜炖豆腐……”

    三个菜,土豆烧肉,白菜炖豆腐,还有个烧辣椒,看起来是不是还不错?但是对于工人们来说,这些菜里的油水实在少的可怜,他们吃这么满满两大碗,最多也只能撑三个小时。

    所幸现在是晚上了,夜里不干活,多少会舒服一些。

    不过……

    “临时工不是不管饭吗?”

    有人纳闷道。

    “那得看谁了…你瞅人家小姑娘,这一下午怕不是挣了有六七百了……”

    ………

    却见此刻,工头也捧着碗凑了过去——这工头带了他们干许多年了,是个好工头,只要有钱,就不会拖欠他们工资,日常吃饭也常在一起的。

    工头笑眯眯的把自己带来的小炒往何槐那边推推:“姑娘啊,你是要做多久的临时工啊?”

    这样的好力气,如果能安心跟着自己,到时候不知多省心呢!

    虽然她长的好看,细皮嫩肉也不像是他们这一旮瘩的人,但是瞅着脑子不怎么好使哩!先问问,万一同意了,自己手底下又一位能手啦!

    农民工怎么啦,农民工也需要人才啊!

    何槐想了想:“如果一直有活儿的话,干到开学吧!”

    “开学?”

    工头一愣:“什么开学?”

    仔细瞅了瞅,不可思议又仿佛就是如此的情绪交杂,最后汇成一句艰难的问话:“你在这附近上学呐?什么时候开学?”

    何槐扒饭扒的正香,闻言头也不抬:“我在政法大学上学呢,这是暑假没事过来找兼职的,等到九月七号开学了,我还是要好好上课的……”

    主要是政法大学的期末考跟开学的辩论赛一起组织,放假前不考,开学了就得考啊!

    论文是有别人写没错,可考试……那么多摄像头,那么多学生,都使用障眼法的话,肯定特别废灵气……

    人生,真是艰难啊……

    工头端着碗愣住了。

    不是……政法大学?!

    是那个全华国排名前三的政法大学吗?!

    有没有搞错?!政法大学的学生假期做兼职不去办公室,却跑建筑工地来搬砖?!

    不不不得冷静一下。

    工头想起自己家那个还嚷嚷着要换新手机的学渣初中生儿子,想起每个月滴血给出的各种补课费,不由小心问道:“那你……这是要挣学费?你家人呢?”

    何槐吃完两碗饭,工地的碗大,勉强也算是过了瘾,一本满足。

    此刻漫不经心说道:“算是吧。我没家人,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

    她倒是没什么感觉,工头却鼻头一酸,感情充沛的差点落下泪来——这姑娘这么大的力气,干活这么麻利,肯定是从小到大拼搏惯了——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脑子里涌出这种想法的同时,他早就忘了何槐一身娇养出来的细皮嫩肉了。

    谈话就这样无疾而终,但是何槐不经意间的卖惨,倒是得到了另一个便利——

    领钱的时候格外顺畅,零星的都给算上了,半点没拖延呐!

    一数钱,760块。

    半天760,一天就是1520……

    何槐心头美滋滋:新工作还可以啦!最起码不用动脑子,轻松!

    何槐这次的工作持续了一个星期,并且没有任何异常,眼见着还将要持续下去的,她为此大感欢喜,并深觉自己的前途大有可为!

    想想看,从她做人开始,经历了几份工作,又饱受着何等的坎坷与命运折磨!如今一个星期都安安生生的,每天上班干活下班结账,简直再美好不过了!

    如今,饱经坎坷后,一天一千五她已经不嫌弃啦!

    何槐越发充满干劲儿,在这周末一举拿下了1900元的高工资!

    简直是史无前例!

    她算是搬砖界里一朵永恒的奇葩!

    ………

    然后,上头有人来了。

    房子想要盖起来,开发商承建商供应商各种商多了去了,如今来的,就是承建方帝都一建的员工。

    这位小领导是来考核进度的,大热天的,才下车就满头满脸的汗水,正满心不乐意呢,却突然看到一辆堆的满满当当的砖车咕噜噜走过去。

    再一看,推车的是个小姑娘!

    再再一看——天啦哪里来的明星,居然叫她干这种粗活?!

    好不容易等到上午十点钟停工,何槐正耐心看着工头再次核算砖的数量(临时工的工资向来都是包工头直接发,工地上也没什么财务),眼看着美人儿跟一群糙老爷们一起排队去吃大锅饭,小领导就心痛难忍。

    不多时,何槐便听有人叫她——

    “哎,那个谁,那个临时工——就是你,过来一趟!”

    何槐扭头,看到一个圆墩墩的男人站在围墙可怜的一小块荫凉地上。

    她看了看锅里的饭菜,有点犹豫。

    旁边有工友提醒道:“去吧去吧,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他要是不开心挑你的毛病,你是临时工,包工头不会跟他犟,到时候说不准工作就不好做了。”

    何槐这才勉为其难的去了。

    一边去一边叹息——人呐,就是喜欢自己找麻烦,真是比树差得远了。

    她走的远了,剩下一群扎堆吃饭的工人们私下里议论着:“那小土豆又叫人过去,肯定又是想找麻烦呢!”

    小土豆就是那位圆墩墩。

    有人便说道:“你看他天天吃饱了撑的……不过我瞅着,他别是看何槐好看,想占便宜吧!”

    “呸!也不看他啥样,癞蛤蟆……”有人就愤愤不平了。

    “那也不一定……”

    “你们在上头干活没看到,我可是瞅清楚了……也不瞧瞧他上午那眼神,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看你说的,哪儿这么夸张……”

    “可不是夸张,小土豆下放到工地里来,我听说一个月要跑四个工地,最远的都到扬州了……这么久了,怕是母猪都能赛貂蝉了。更别提何槐长的这么好看……”

    大家说着,越来越生气,眼神更是牢牢盯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