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童工犯法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开心归开心,事情却不能这么解决。

    他们倒是想这么解决呢,圆墩墩吃了大亏能同意?

    包工头犹豫了一下——这个事儿吧,怎么着都难办啊!

    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圆墩墩就是这样一个小鬼,他虽然没能力让他手底下的队伍散了,可是大公司里门道也多,到时候这边卡一下那边卡一下……

    啧,想着就头大。

    何槐却没想那么多。

    她瞅着这人就恶心,对方还想降她的工资——凭本事挣来的钱,她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攒起来就攒起来,凭什么他一句话就要降到5000,还得买包买首饰?!

    这简直触及到槐树的底线了!

    此刻看着愁眉苦脸的包工头,何槐心里还有点不服气——大家这么紧张,莫非这个圆墩墩还挺有人缘?是个传说中的杰克苏万人迷?

    咦~

    她抖了抖肩膀,道:“你不是说赶工期吗?工地上还缺那么多人呢,难道还怕他?”

    想一想,不由又紧张起来:“莫非他是发工资的?”

    额……

    包工头愣住了。

    转念一想——没毛病啊!

    上头赶进度,天天把他催的要死要活的,要不是因为这,这圆墩墩能有这外快的机会?

    大公司里的事儿多,可大公司也职权分明啊,他一个小破监工,哪有本事影响他们的工资?

    这么一想,他立刻就不小心踩上了圆墩墩的手背。

    对方好险跳起来!

    何槐看他动了动,心里头有点担心——看着大小是个领导,不如……

    咳。

    总之,从这天起,圆墩墩再来看到她,直接退避三舍,再不敢造次。

    工人们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怎么琢磨——工作太累啦,实在没有闲工夫来想这些。

    至于真相……

    恐怕只有曾经有过血泪经验的潘伟晓得了。

    …………

    “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我……”

    三点五十分,正是准备上工的时刻,工人们懒洋洋的坐在荫凉地吹风,却见何槐领了两个小孩儿过来。

    一个男娃娃,一个女娃娃,长的别提多好看了!

    皮肤嫩豆腐似的,眼睛水灵灵的,还大!

    就是都有点胖乎乎的——不过叫这些工人们来说,才几岁的孩子,胖点才好看,胖点才有福气呢!

    大家伙儿独自在外打拼,家里老小都见不着,工地里的工人们最近都在学着打视频,就想多看看孩子呢。

    如今见了这么玉雪可爱的两个娃娃,别提多开心了!

    就是……

    “阿槐,你怎么把这么小的孩子带过来了?快送回去,这里到处都是石头危险品,可别伤到了。”

    还有的腼腆的离得远一点——

    “阿槐,这是你亲戚的孩子吗?”

    不是说是孤儿吗?

    何槐双手叉腰,颇为自豪——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这么多人里边,只有她的崽最有本事!

    “这是我……我认识的孤儿院的孩子,他们也想来做临时工哩!”

    “开什么玩笑?!”

    包工头刚洗了把冷水脸,此刻差点跳了起来——

    “何槐,你丧良心啦!这么小的孩子也哄着干活!”

    何槐……何槐没有良心。

    但是,此刻她还是辩解道:“他们不干别的什么,就帮我装砖——我觉得每次我都把时间浪费在装砖上了,就按这几天的标准,多的钱就当他们的工资了。”

    “不行。”

    包工头义正言辞:“童工犯法。”

    何槐:……好哇欺负我没混过社会是吧,她明明记得别的地方是有小年轻打工的,只不过民不举官不究!

    这么想着的她似乎忘了,人家打工的,很多都是寒暑假体验生活的,没有谁家的小孩子会这么丧心病狂,几岁啊就出来挣钱?!

    ——现在各方面查的这么严,怕不是想叫他混不下去吧!

    这次,包工头艰难守住了自己的理智,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

    “叔叔!”

    “叔叔!”

    包工头拎着水杯扇着扇子,两个娃娃可怜兮兮的凑在他跟前儿——

    “我们去给妈…姐姐帮忙好不好啊,我们力气也很大呢!”

    何含委屈的说道。

    她话音刚落,只见何章“咣”的扔下几块砖,然后肉乎乎的小手“咔咔咔”三下。

    ……

    一阵风吹过。

    砖头……碎啦!

    包工头目瞪口呆——他不由又看了看阳光下挥汗如雨的工人们,如果不是自己带了他们这么多年,恐怕这会儿都要以为这帮大老爷们儿天天装假偷懒呢!

    小孩子都这么大力气了?!

    但是……

    “不行!”

    他拒绝的格外坚定。

    “叔叔…”

    何含软声说道:“我们踏踏实实干活,人来了我们就假装是你亲戚的小孩……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吧,我们是孤儿院的,想多挣点钱开学了上学呢!”

    这……

    包工头皱紧眉头,好半响才艰难的挣扎道:“不行。”

    他说完,扭头不看两个小孩子泫然欲泣的脸蛋,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来——

    一张两张三张……数了半天,最后还是艰难的给出十张:“你们拿去交学费,干活是不行的,我要为你们的安全考虑——等阿槐下班了让她送你们回去,不然小心有拐子。”

    何含何章:……

    两人看着那把钱,好想伸手接啊。

    可是上次拿了警局和城管的钱,院长奶奶还教育他们了呢……

    此刻,两小只把胖乎乎的胳膊背过去,各自后退一步,心痛的摇头:“我不要,院长奶奶说不准拿别人的钱,我们有补贴,我们可以自己挣。”

    “这孩子…”

    包工头又忍不住泪眼汪汪了。

    这会儿,看着手里的一千块钱,他突然不心疼了,反而觉得有点烫手。他强硬的上前一步,硬是把钱塞给两人:“拿好,就说叔叔给的,叔叔能你们长大了还钱!”

    何含何章:……

    既、既然是要还的,那现在拿了应该也……

    两人手指动了动。

    而这时,远处的何槐突然推车跑过来,对他们喊道:“你们去别的地方玩,我要去后边那个砖堆左边装砖头了啊——”

    何含何章倏地缩回手,二话不说就对包工头说了再见。

    包工头的一腔情绪还没完全酝酿出来,却见两个小孩子已经迈着小短腿,咕噜噜跑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