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是时候展现真实身份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千一,一千二,一千……不对啊!”

    何槐正眼巴巴的瞅着包工头,然而对方拿着红票,数着数着就没动静了。

    “哪里不对?”

    她眨眨眼睛,强调道:“我的钱都是踏踏实实挣得,可没有弄虚作假!”

    砖块堆放都是有讲究的,想弄虚作假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可是……”

    包工头看看账本:“你最多一天挣了一千九,怎么今天直接挣了两千八?这也太多了吧!”

    太多了?!

    何槐警惕起来——“价钱一早说好了的,没得商量!”

    “不是……”包工头原本还怀疑呢,闻言直接喷笑。想了想,何槐明显是练过的,力气又那么大,堪比三头老黄牛,既然之前能赚到1900,现在赚2800……也没毛病吧!

    “行,给你!”

    …………

    没毛病个屁!

    包工头背着手在砖堆哪里溜溜达达,不经意间一转头,却看到两个三寸丁正在摇摇欲坠的砖堆里,哼哧哼哧的往砖车里码砖!

    “何槐!!!”

    ………

    “真没用哩。”

    何槐学着农民工的姿势,蹲在路边上,惆怅又沧桑的看着身边两个拖油瓶——

    “这才干了三天你们就被发现……实在太没用啦!”

    “那、那也不能都怪我啊……妈妈你说你用灵气帮我们报警,人来了就躲起来,可是灵气呢?!”

    何槐望天。

    灵气……灵气那么珍贵,她怕两小只忍不住嘴馋吃掉,所以……没放。

    唉,失策啊失策。

    如今,只能重回每天一千多的工资了。

    不得不说,见过大世面(八十三万)的槐,至今都对人间界的工资有点偏见(主要是参考了太多男频小说),总觉得钱都是用万来计数的,没想到她拿的是种田流剧本,就最近的创业和工作经历来说,一天上千都已经是很好了。

    总之,惆怅。

    ………

    正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却见几个相熟的工友们赶着夜色往外走,何槐赶紧招呼——

    “大叔,你们去买东西吗?”

    她特别喜欢跟这些接地气的大叔们一起逛街(实际上是建筑工人都知道的小市场),里头的东西可便宜啦!

    看她身上宽大的T恤衫,虽然不太有型,可是便宜啊!

    6块钱!

    到哪里买去?!

    她记得大叔说他去年冬天买的一个夹克,可厚实了,才五十块!

    何槐跟着舍友们买衣服,最低都要三十多呢!这还是夜市上淘宝。

    唉。小年轻啊,就是不会过日子……有这钱吃好点不行吗?

    何槐琢磨着,大家老送吃的给她,虽然她也帮忙给变白了,但是吧……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不如再去市场上买三件T恤,然后一人一件?

    大不了少吃十八块钱的嘛!

    她在脑子里捋了捋这个想法——完美!

    此刻看到一群人明显外出的模样,不由激动起来。

    “我们……我们不逛街,有点事……”

    为首的王叔支支吾吾,何槐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看到每个人背后都背着包裹,不由惊讶道——

    “你们不干啦?”

    王叔昨天不是还说干到年底就攒够县城的首付钱了吗,到时候孩子结婚什么的……

    “不不不!”

    王叔连连摆手,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跟她实话实说:“阿槐,你知道就好,不要传出去,工头也睁只眼闭只眼——我们是去要钱的!”

    王叔说着就忍不住叹气:“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到。”

    怎么回事?

    何槐做临时工都是一天一结工资的,碰到的包工头人又好,不故意挑三拣四,也不借故拖延,给钱给的很利落,她就以为所有人的钱都这么好拿。

    但实际上,农民工讨薪问题一直是个老大难。

    他们的工资一般都是按天结算,但是工期有长有短,有良心一点的,钱到位了立刻就给。有的钱不够或者是别的想法的,就要拖到年底。

    再有些……那拖的时间就有讲究了,一辈子不给也是有的。

    所以,一般每到年底,总能看到某个地方有人聚众。

    王叔他们也是如此。

    上半年这工地还没进人的时候,他们几个为了多挣钱,跟了别的包工头临时干了三个月——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对方也答应四月底把钱打过来。

    可是,他们从四月等到七月,眼瞅着八月就要到了,钱还是没动静,打电话人家也不接,找上门去人家好声好气的敷衍——最近几天,他们认识的工友打电话说,人家开发商三月底就给了钱了,那男人不想给,故意的!

    据说还准备偷偷回老家!

    这可得了?!

    所以,王叔他们最近每天晚上都去他们小区门口堵着,因为离的太远,所以带着铺盖,到时候可以睡地上。

    “啊……”

    睡地上也挺好的,何槐心道——但是人类好像不爱睡地上吧!

    她犹豫一下:“要我帮忙吗?”

    想了想,害怕他们脑阔不好使,于是毛遂自荐——

    “我可以帮忙打他!”

    “不不不那可不行!”

    王叔可见识过何槐的力气,不敢想想她的小拳拳锤上人是个怎样的马赛克血腥场景,于是连忙拒绝。

    “打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行的,打了人,人家有钱有关系,到时候更要不到钱了,还得进局子……犯法哩。”

    说到底,他们在帝都没什么关系,只想老老实实干活,把钱拿到就行……再打人,人家万一更不给钱咋办。

    这个想法很正常,挣扎生活的小老百姓,大多都是这样的。何槐做人的时间不长,暂时还不太明白,但是……

    “那行,不打人,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什么情况。”

    “不不不不用了!”

    王叔明显很不信任她——之前她打监工的狠样子他还记得哩!那个欠钱的包工头说话可难听了,万一何槐再一激动——

    何槐察觉到他们的抗拒,不由委屈。最后想了想,决定放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来,叫他们更有信心一点——

    “我也去吧!别忘了,我是政法大学出来的,校友多!真有啥事,曝光他!”

    众人犹豫了——好像……可以啊!

    现在不都流行把啥事曝光在微博吗?

    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