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烧成灰都比别人多一撮(千秋子儿万赏加更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瞎长是没有瞎长的,不仅没有,反而身体倍棒,各项结果都好的很,何槐因此很满意——看,她就算做了人,也是这么爱体面,又爱惜自己哩!

    只不过凭白拿了钱,啥活儿都不用干,怪心虚的——大槐树不是这种树,接个人而已,灵气用了又收回去了,根本没浪费……所以,要不还是去找那个多一撮吧。

    这次,她亲自上门。

    懒得遮监控,何槐亲自敲门进去,对方睡的迷迷糊糊,听到门铃声一开门何槐就挤了进去。

    刚进门就被密闭空间的各种剩饭剩菜烟酒味道给熏了个倒仰——天啊这是人类吗为什么要让自己住在垃圾堆里?

    她很不开心。

    “你,你谁呀!”

    对方看着她,终于清醒过来。只不过一个泰山压顶就能造成小范围伤亡的大胖子,实在不能把何槐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放在眼里,倒是她的漂亮,叫那人眼睛一亮。

    何槐却懒得说话,五指微张,掌心里唰的一下钻出一支粗壮的绿油油的枝条,枝条扭转着,一副格外有劲儿的样子。

    多一撮儿:……???!!!

    他瞪大了眼睛,半响劈头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

    终于清醒了。

    然而那绿油油的枝条仍然在空气中不断试探着,他深吸一口气,刚准备说什么,却见那藤条不断在自己眼前放大,然后“啪”的一声脆响。

    半分钟后,多一撮儿这才晃了晃身子,此刻从肩膀到肚皮,俱是一片火辣辣的疼痛。低头一看,衣服上已经开始沁出血痕来了!

    他“嗷”一声叫了出来,随即便哭爹喊娘的说疼。再看何槐的时候,就越发瑟缩了。

    ——这这这,这个婆娘不是人!!!

    何槐可得意了——这藤条可是当年缠在她身上企图不劳而获的藤蔓,才刚攀上树何槐就不乐意了——她修炼多辛苦啊,凭什么阳光雨露和灵气要分给这个黏哒哒,不行不行!

    然后她就趁夜里用树枝把它撸下来了。

    但是,这么大一棵树,一呼一吸还有灵气滋养,藤蔓也不是傻子,硬是扒着不走……最后何槐就把它的树心收着做小弟啦!

    但是因为用它就要给灵气,何槐自认为不是那么吝啬的槐,但是也不能这样白糟蹋啊!所以……它一两百年都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不过树心藏在何槐的精魄中,每天也能得到滋养,藤蔓(它自己给自己取名叫婉婉)也觉得日子相当滋润呢,完全不挑剔。

    此刻难得老大召唤,她二话不说,立刻就冲了出来。

    甩出去一鞭子活动筋骨,别提多舒坦了,马杀鸡啊大宝剑!

    然而无良老大的注意力只在多一撮儿身上,此刻完全不能体会小弟(小妹)的心情,一腔心思错付啊。

    何槐抖了抖婉婉绿油油的壮身子,此刻看向包工头——

    “我听说,你欠了人家的钱……”

    “妖怪大人我错了!”

    多一撮儿没给她说第二句话的机会,此刻十分没出息的痛哭流涕:“您是哪家派来的?我小舅子家里的?我妹家里的?我姨家里的……”

    眼看着何槐无动于衷,他说的越发快了:“王宝生家里的,还是老海的……”

    说了十几分钟总算说完了,可何槐还是没动静,多一撮儿快哭了:“妖怪大人,您想让我还哪家的钱啊,求您给个痛快话吧——总不能是那群泥腿子众筹请您来的吧……嘤嘤嘤……”

    他身上的伤已经迅速的肿胀起来,鲜血干硬了黏在衣服上,稍微动弹就是一阵撕扯的疼痛,多一撮儿平生最怕吃苦,这会亲眼见到何槐不是人,又惊又怕,哪里能生出骨气来呢?

    何槐倒不是有意耗着他,只不过她反应有点慢,这么多户人家,她总怕自己听漏了……听到最后才反应过来,“那群泥腿子”指的才是王叔他们。

    咳。

    行叭。

    既然对方认错认得那么棒,她要不就算了?

    “不管是欠了谁的,现在,统统都还了!”

    “大人……”

    多一撮儿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我没有那么多钱哩……”

    何槐继续凶巴巴:“那就从最穷最辛苦的人家给起!直到还完为止!”

    说罢,想起夜里的无用功,不由有点羞恼:“现在开始转账,快点,一家一家,我看着你!”

    多一撮儿:……委屈。

    …………

    银行卡每天有限制,但是多一撮儿是个热爱网络的时髦人,各种网络账户里不少钱,此刻听了何槐的话,他反而松了口气——最穷最辛苦的人,不就是那群农民工嘛,每个人差不多两万块钱,比他小舅子家里还有各种亲戚家里的欠债少的多了。

    此刻,他老老实实的对着自己的小本子开始转账了。

    还好,剩下的钱还够。

    他哭唧唧的忍着疼痛转账,何槐却琢磨着——王叔说了,人家财务给了钱了,这多一撮儿手底下干过活的工人不少,那么多钱他现在说没有……是骗人吗?

    何槐没吭声。

    待到一个小时后,多一撮儿终于把所有农民工的钱都转出去了,这时,他才战战兢兢的问道:“妖怪大人,我真的没钱了……”

    卡中余额都显示出来了。

    而且……

    “您行侠仗义,也不能逮着一只羊拼命薅毛啊!”

    说出这句话,耗尽了他所有的勇气,于是很快又缩回去不敢动了。

    何槐却眼珠一转:“你的钱呢?”

    “能住的起这里的房子,你跟我说你没钱?!”

    “大人……”

    多一撮儿委屈:“咱家的钱也不能放着不动光下崽儿啊,我不得做个投资啥的,钱都投进去了暂时出不来……”

    说到这里,他突然来劲儿了,此刻忍着痛朝何槐那边挪了两步:“大人,你听说过P2P吗?”

    “就是一个平台,有多种投资模式,随便您选择,投三千块钱,每个月连本带利三千七。投一万块钱,每个月连本带利一万二千一!大人,我的钱都投进去了!您要不要入个股?”

    何槐都准备走了,听到这话又停住脚步——

    “什么东西?”

    然后醒过神来:“我跟你这贼眉鼠眼的家伙合作,我脑子被雷劈了吧!”

    扭头甩了一鞭子,转身就又不见了。

    多一撮儿的贼眉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