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哈哈哈看她是个秃子(千秋子儿万赏加更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第二天去了工地,满足的接着干起了活。

    脚踏实地的挣钱,虽然一天只有一两千,但是心里真踏实啊!

    她觉得,这份工作简直可以干到开学!这样的话,两个月六十天,一天两千,可以赚……赚十二万!

    这个事业有搞头儿!

    她激动的搓搓手。

    然而,就在她的十二万才完成一小半的时候,包工头突然在饭后抽了根烟:“跟大伙儿说个事儿,今天晚上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咱们就不能干了。”

    “为啥啊!”

    何槐是第一个急起来的——不让干了,她的小目标十二万还没达成呢!

    “对啊。咱们不是赶工么,怎么一边催着一边不让干了?”

    包工头也不想,此刻抽着烟闷声说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市政大检查,所有的工地都被勒令停工了,明天就开始突击检查了,咱们收拾收拾东西,这会儿趁着票好买,都回家看老婆孩子去吧。”

    “那……那停工了工资咋办?”

    包工头也有点烦躁:“工资我给你们留意着,年底要是他们给钱了肯定发,停工也不知道停多久,咱们先回去歇歇——反正这个钱,我会盯着的。”

    他带着这些人这么多年,大家也都放心,只不过听说不能再挣钱了,心里头空落落的。

    可是没办法。

    开发商倒是想拼命赶工呢,政府又不让——要是别的问题还可以周旋周旋,这个……既然全国都这样,那也没办法了。

    大家伙去的工地多了,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于是应了声之后,也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何槐:……贼老天断我前程!!!

    大夏天的,大家也没什么铺盖好收拾,随便裹一裹卷一卷就好了,买票的话,大部分都是一个地方的,包工头手机玩的好,向来是他安排——普通火车坐票,别的太贵了不可能的,他们出门在外,都是这样的票。

    何槐则领了今天的工资,惆怅的看了看工地里看门的大黄狗,伤心失落又沮丧的回去了。

    哦,出院的老王还给她买了一堆吃的,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没发工资,这大老爷们手里统共也就一千块钱,他要打电话让家里给,何槐没让——老王家里的孩子在上大学呢,她之前帮忙要的那笔钱,都给孩子交学费了,多出来的就填到房子首付里头了。

    这样子挣来的辛苦钱,一分一厘都带着汗水,何槐也不缺这点(主要是眼光高了),就没要。

    现在,她带着那笔工资,凄凄惨惨的回到了宿舍。

    唉,好歹这次没赔本,她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还是好心塞嘤嘤嘤………

    ………

    她在学校混了两天,暂时也没找到工作——主要是干过了搬砖的活儿,就再也看不上普通的奶茶妹了。

    ——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奶茶妹一天挣不到两千啊,大槐树也得会算账呢。

    而何含何章却已经面临着重大时刻了。

    孤儿院的兔兔,约好了下个星期做手术,然后检查智力。

    院长奶奶拿不出那么多钱,随后是在旁边的小医院问的,孤儿院有补贴有什么的,可是也不止兔兔一个身体有缺陷,钱不能乱花。

    何含何章已经攒了八千多块钱了,此刻扒着窗户听医生讲话,心里头格外纠结。

    “怎么办?阿章。”

    何含小声说道:“我舍不得哩。”

    八千块钱,从他们那个抠门妈妈手里挣出来,不知道有多难,为此他们日常的零食钱都没有了。

    如今要一把给出去……

    何章也表情痛苦又纠结——

    “我也不想给……”

    两个人抱膝坐在台阶上,表情格外可怜。

    兔兔的嘴唇修复倒是简单,只不过小医院水平可能一般,效果差一些——院长奶奶想的长远,一个女孩子,容貌上有缺陷,对于孩子的心智和成长来说,实在是艰难。

    因此,她宁愿先治这个,也省得先治好脑袋之后,让她感觉到受歧视。

    再说了,脑袋治起来是个长期的事儿,并且不知道结果怎样,还不如先趁着年纪小治这个,免得大了更难。

    一来二去的,要跟医生交流的时间就更久——这也是小医院的好处了,大医院里,医生每天脚不沾地,哪里有这份功夫。

    两个娃娃坐在台阶上,晚霞映的人脸蛋红彤彤的,终于,何含何章叹口气:

    “要不……我们给一部分吧。”

    “给她买点好吃的。”

    两人这么说道——实在是舍不得钱哩。

    而这时,身边来了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她走的有点快,一个胖嘟嘟的高个儿男孩冲过去,一下子掀掉了她的帽子。

    顿时,小姑娘稀疏到没剩几根的头发就露了出来。

    男孩子哈哈大笑——

    “你们看你们看——她是个秃头哈哈哈!”

    小女孩站在那里,眼眶瞬间红了。

    …………

    “哎呀!”

    几个扎堆的男孩子正在医院门口笑闹,旁边何章突然低着身子直接冲了过去,一头顶在掀帽子的男孩子的肚子上——

    “王八蛋,叫你嘲笑人家!”

    他是扎扎实实的铁头,别看对方好像年纪大了好几岁,此刻却一屁股坐在地上,扎扎实实的痛了起来。

    何含此刻也跳了起来,胖手毫不留情的揪住了剩余两个男孩头顶的短毛,然后拼命的晃——

    “叫你们也秃头!”

    几个人扭打成一团,瞬间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

    “大宝,胖胖,你们怎么了?”

    有女人的声音传来,何含见状,连忙拉着小姑娘,跟何章一起跑进医院不见了,徒留女人尖利的骂声。

    ………

    小女孩体力不行,很快就跑不动了。

    不过这会儿,看着何含何章警惕的看着走廊,她也不再泪眼汪汪了。

    但是……

    她摸了摸头:“我的帽子……”

    她有点想哭:“没有帽子,没有头发,人家会笑我是个丑八怪的……”

    但是委屈又害怕的情绪只在一瞬间,想起那几个坏孩子,她又开心起来。

    这时手拿下来,指间又是几根褐色的头发。

    但是她也没在纠结,反而从裙子兜里掏出两块糖来:“谢谢你们,来,我请你吃糖。”

    伸出的胳膊上,青青紫紫,都是针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