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没教养啊没教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小女孩是白血病患者,在医院呆了两年都没有找到配型的人,她太小了,病是从小就有征兆的,如今头发掉光,在幼儿园被嘲笑,所以干脆住院来了。

    临走的时候,她一手按着妈妈带过来的新帽子,一手对何含何章摆手再见,表情格外动人。

    何含何章看着,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这件事并不大,那几个男孩子的家长还在医院门口骂骂咧咧,可惜小医院门口监控恰巧坏了还没修,一时间也只能骂一骂——她们嗓门嘹亮,走廊上依旧能听清楚。

    何含突然牵起何章的手:“阿章,我们走!”

    两人直接冲到那三个小孩子旁边,高个儿男孩一看,连忙捂着肚子:“妈妈,就是他们!”

    “好啊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男孩的妈妈看到罪魁祸首,直接上手就要揪他们的衣服,何含迅速后退一步,嗓门同样嘹亮——

    “阿姨,你儿子是个坏宝宝!”

    何章也跟着说道:“他欺负人家小女孩,还嘲笑人家的病,根本不是个男子汉,羞羞羞!”

    男孩一瞪眼,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回想起刚才打不赢的惨状,不由又吭吭嗤嗤说不出话来。

    “什么?!”

    女人一愣,接着听何含何章这样说她的宝贝儿子,当即不乐意了:“你们胡说八道什么?有娘生没娘教的熊孩子——”

    “哇——”

    “哇——”

    何含何章一起哭了起来,声音又软又委屈,直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

    “我们就是没有爸妈,我们没有做错,不许你骂我们……呜哇哇……”

    “孤儿院的孩子你也不能这么骂……呜哇哇……明明是你的孩子做错了……他欺负病人,还嘲笑人家的病,我们孤儿院不这样教小孩哇哇哇……”

    两人哭的又响亮又凄惨,最后双双蹲了下来,泪珠扑簌簌掉落一地,衬得旁边的三个男孩子还有他们的妈妈格外雄壮又不讲理。

    这时,在办公室里听到动静的院长奶奶出来,见到这种情况,哪有不心疼的——何含何章平常虽然爱使小聪明,可一教就会,本身其实很善良的。又机灵又看好,院长奶奶别提别喜欢他们了。

    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还带着他们。

    她赶紧上前搂住两人。

    而兔兔就在此刻暴露在众人眼前。

    高个儿男孩死性不改,依旧说道——

    “妈妈,你看她是个兔子嘴,好好笑啊——”

    话音未落,何含已经把兔兔抱住了,她让兔兔背对着众人,脸上还带着泪水,却仍是呵斥道:“你是坏人,你嘲笑别的小朋友……”

    这会儿,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反应过来了。

    再看那男孩子一家,眼神就格外不一样了——什么家教啊,儿子没品只会嘲笑人家孤儿,还把两个多可爱的孩子欺负哭,大人只知道骂骂咧咧——太没教养了。

    连带着男孩子朋友以及朋友们的家长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更别提还看到了熟人,更是羞窘交迫——

    “走走走,跟妈回家,以后不许跟大宝玩儿……”

    “你也是……”

    三个熊孩子和熊家长们在众人火辣辣的视线中,不得不颜面尽失的走了,何含何章这才擦擦眼泪,把前因后果都讲给院长奶奶听。

    院长奶奶听罢,神情复杂。

    好半响,她才摸着何含何章的脸,轻声说道:“首先,奶奶肯定你们的心。我知道,咱们阿含阿章都是最最好的孩子。你们帮人的心,很对。”

    “只不过,孩子,下次不要这么鲁莽,也不要轻易动手——你们再厉害,也只是小孩子,大人们横起来,那才是最疯狂的。”

    “还有,维护人是对的,撒谎是不对的。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当然了,奶奶也不是希望你们太单纯,毕竟咱们没有父母,是需要凡事靠自己的……”

    她说到最后,语音越来越小,几成呢喃——

    “只是,你们还这么小就这么聪明,奶奶真的是又爱又怕……”

    前边说的何含何章都懂了,但是最后这句,他们不太明白。

    但是没关系,她们还有别的事——

    “奶奶,这是钱,你拿好,咱们去更好的地方给兔兔治病。”

    包在小布包里的,是八千块钱,何含何章的全部家当——

    不,也不是,他们还留了一百块。

    但是,八千块钱已经很多了,成年人一年工作也不见得能攒下这些——

    “你们哪里来的钱?”

    何含何章偷偷说道:“之前救我们的那个大姐姐,她之前在摆摊卖花,我们去找她批发玫瑰百合康乃馨,这是那时候挣得钱——奶奶,你别怪我们偷偷跑,也别怪姐姐,我们在一起,她看着我们呢。”

    院长奶奶沉默了。

    “这个钱,你们留着报补习班吧,奶奶知道你们聪明,不能这样耽误……”

    “不不不。”

    何含摇头:“姐姐说,她特别能挣钱,会给我们报名的。这个钱是我们俩的,你要给兔兔,兔兔嘴受伤了,如果不治的好看一点,以后聪明了人家嘲笑她她会哭的。”

    何章也点点头:“对,要治好看一点。那个姐姐因为生病没了头发,结果还要被人嘲笑。兔兔的嘴刚才就被笑话了,一定要治好。”

    这一刻,这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女人突然哭了。

    “好孩子,好孩子……”

    她摩挲着两人软软的头发,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小看孩子们的赤诚了,原来自己坚守孤儿院,除了给孩子们更多的可能外,还要坚守和见证这么多的美好。

    真值得。

    她郑重给两个聪明又早慧的孩子承诺:“你们放心,这个钱一定会把兔兔治好看的。而且,要不了这么多钱,政府的补贴有很多呢。多的钱…”

    “多的给兔兔治脑子。”

    何含撇撇嘴:“她太笨了,我不要跟笨小孩做朋友,很没有排面儿的。而且,人家刚才嘲笑她她都没反应,好气啊!”

    院长奶奶笑了笑,点头应道:“好!好!”

    说完小声说道:“医生刚才说了,兔兔的大脑有淤血,只要有钱有时间,完全可以慢慢修复的,说不定,到时候她比你们还聪明呢!”

    何含何章一咧嘴,然后赶紧又反驳道:“那不可能,我们才是最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