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做好伪装不要怕(墨竹月色打赏加更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饭也就一般般,何槐于是吃的就快些,没给自己细细品味的时间。因此,她第二份吃到一大半了,旁边两个女生才吃完。

    左右看看,看守人员已经拿着手机乐呵呵刷起了短视频,暂时没空瞧他们,一左一右两个姑娘赶紧伸手,在地上摸了一把,又在饭盒里的汤汁里蹭蹭——

    何槐看的目瞪口呆——大家是被数字逼疯了吗?

    没等这个念头转罢,却见一左一右两只手同时伸过来,直接摸到了她的脸!

    何槐:……!!!

    埋不埋汰啊!

    “嘘!”

    左边的姑娘连忙小声发出气音,接着警惕的看看:“别擦脸,就这样,你长的太好看了……”

    另一个也连忙点头——

    “小心正在斗地主的那个瘦高个儿,他最爱占便宜,你把自己弄的邋遢点……”

    好——叭!

    何槐勉为其难的应下了——两个姑娘看起来是真担心,这之后一句话也没敢吭声。

    就这么学习到晚上,何槐被一群人裹挟着进了一间宿舍,不大的房间里上下八张床,刚好多出来一个是她的。

    她嫌弃的看了看床板,饶是当槐树那么多年了自诩有定力,也依旧被一下午的数字灌的头昏脑涨。

    此刻伸手一按床板,直接就翻了上去。

    其余几个邋里邋遢的舍友:……!

    没过两分钟,就有个姑娘小声的扒到床边,语带哭腔——

    “你是不是练过啊?能不能跑出去啊……我给你制造机会你跑出去给我爸妈说一声好不好?”

    她满脸期盼。

    何槐一愣:“这里这么可怕吗?你们想走直接走呗……是不是舍不得投进去的钱?”

    这下子,轮到其他姑娘愣住了。

    半响,白天给她抹脸的其中一位姑娘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该不会不知道,这里是传,销窝点吧?”

    “我们,都是被兼职信息骗过来的呀。”

    何槐:……???!!!

    她突然有点不想说话。

    大槐树听过传销事件的,当时还在想怎么就有这么傻的人呢……

    原来,这就是传销!

    自尊受挫的她格外沮丧。

    见她不说话,几个女生不知想到什么,也慢慢啜泣起来——声音压的低低的,根本不敢叫别人知道。

    何槐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种情绪是怎么起来的,但是……

    她挠挠头:“我是听说这里包吃才过来的——我太能吃了,自己花钱不划算。”

    女生们:……

    这一刻何槐发誓,倘若不是外头还有看守人员的话,她们真的会哇的一声哭出来。

    人类啊,情绪太复杂了,大槐树有点跟不上。

    好半天,才有一位女生擦擦眼睛——

    “别哭了,等会儿该到查寝时间了,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哭过了——不然你们想受罚吗?”

    说完,还企图缓解一下气氛,对何槐说道——

    “你是挺能吃的,晚上要了五份饭,我看那几个人脸都绿了。”

    何槐摸摸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晚上这家饭好吃一些,五份没吃饱,但是我才刚来,吃太多不好,所以控制一下……”

    女生们哑然。

    半响,才有人苦中作乐:

    “以你这样的饭量,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把他们吃穷,然后求着让你走呢!”

    实际上,玩笑也只是玩笑。

    这群人只想挣钱,倒不敢有什么太过分的伤人害人的手段,但是,一群大老爷们,整治人的方法多了去了,白天那种不让喝水,还有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等等……总能有办法治住他们的。

    何槐看起来瘦瘦的,脑子……脑子不说了。就算练过,肯定也是些花拳绣腿……

    玻璃窗封的死死的,女孩们看着上头厚重的灰尘,俱都惆怅的叹口气。

    …………

    何槐中午又吃了八份饭。

    自从她来了之后,每天的伙食费都直线飙升,吃到第五天的时候,看守人员终于忍不住了——一顿饭百十块,一天就得三百块钱,再这么吃下去得了?!

    大家决定让她认清楚现实。

    然而没等他们开口,何槐首先叹了口气——

    “喂。”

    她对讲师说道:“你没有教师资格证吧。”

    讲师一愣,随即竖起眉头:“没有,怎么?还教不了你了?”

    “那倒不是。”

    何槐摆摆手:“我就说你教的这么差,我听到今天都没听懂,果然是没证。”

    那嫌弃的口气,差点让讲师憋出一口老血来。

    不过,他也是忍不了了。

    刚好今天所有的人员全部都回来了,他笑了笑:“听不懂?没事,等下你就能听懂了。”

    说着一使眼色,周围的看守人员就都围了上来,伸手就要去拽她。

    女生们小声惊叫着,缩成一团。

    男生们低着头,攥紧拳头不说话。

    说实在的,何槐也忍不了了。

    “想动手?我可是忍了好久的!”

    她喊道:“上!”

    屋子里一静,然后,最近几天异常乖巧的学员们突然一拥而上,各自拼命抱住一个人。

    他们一共有十五人,看守人员是十三个,五个人抱一个,剩下的,则被何槐“咣咣咣”一顿老拳揍晕过去,一分钟足够了。

    等到所有人都昏倒了,何槐这才拍拍手:“可算一网打尽了。”

    说着踹一踹中间的瘦高个儿——

    “让你大半夜到女生这里查寝!”

    “让你嘴里不干不净还想占便宜!”

    “让你咸猪手!”

    三脚下去,对方的老腰立刻就突出了。

    何槐则指挥其他人:“快快快,绑起来。”

    那天晚上,知道这是个传销窝点的何槐就准备叫他们好看的。但是女生们不知道她实力,反而劝她——

    “你别激动,他们打人特别狠,现在不使劲打,是懒得花钱治。但是你要是反抗——”

    女生们心有戚戚的指了指隔壁:“最开始反抗的男生,现在胳膊还没长好,每天还要被迫在屋子里跳操。”

    这都是传销组织折腾人的老方法了。

    “而且,他们每天晚上要查寝,床上有一点不规矩,就要借机占便宜……”

    女生们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快到时间了赶紧上床!”

    ………

    不过,那天晚上他们倒是没事。

    因为学员们不出成绩,他们要外出拓展新业务,顺便看看能不能发展新的成员,所以连着几天晚上都在开会,实在忙得很哩。

    何槐听到他们说的话,立刻就有了新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