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舍友心疼槐宝宝(柳橙雪泡万赏加更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的奖金还没到账。

    但是她目前已经有三百万出头的身家了。

    她于是信心满满的去看了看槐树广场,如今那里多了一间拆迁办,专门负责与人协商。

    至于她自己的本体,因为体型太过庞大,又曾经是古物,暂时还没人分心来处理。

    自然而然的,它死而复生的事也就无人察觉了。

    何槐爬在树干上使劲儿看那个自己憋了好多天才冒出来的芝麻大小绿芽,如今已经艰难从树干里扎出来,长到豆芽那么大了——

    这样的天气,不可谓不努力了。

    小绿芽芽在大太阳底下有点热,到底是自己的身子,饶是铿吝如何槐,也还是舍出了一部分灵气专门护着它。

    毕竟,何含何章两个没有用的娃娃如今开始上补习班了,没有时间守着这里——

    所以说,养着他们还是亏本是吧!

    她闷闷不乐。

    直到这时,舍友李颖给她打电话——

    “阿槐阿槐,你是不是在宿舍,快准备着,我现在正往学校赶,你来给我拎箱子哦!”

    想了想,决定惊喜早一点到达,那样何槐更开心一些——“我带了三个箱子,有两个都是好吃的!”

    何槐脚下生风,一路美滋滋的跑回了学校。

    至于那点惆怅的小情绪——有吗?没有吧!

    没有!

    ………

    为了表达对食物——不,对李颖的爱,何槐直接在校门口等着,一边等一边儿心疼——

    哎哟李颖一个人拖着三个箱子该多么艰难啊,万一有个磕磕碰碰,里头的东西碎了——

    碎了,碎了特产是小,伤到她了怎么办啊!

    在这种担忧的情况下,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校门口。

    下来的是一对夫妻,还有何槐望眼欲穿的李颖。

    对方见她在门外,赶紧招手:“阿槐!”

    眼看着何槐跑过来,李颖还笑嘻嘻道:“我就知道你会跑到这里来,不枉我给你带那么多好吃的——爸,妈,这是何槐,”

    一边赶紧把箱子塞给何槐:“阿槐,这是我爸妈。”

    何槐二话不说三个箱子的拉杆都接过来:“叔叔阿姨,我来吧!我力气大。”

    箱子里都是沉甸甸的吃的,拉杆箱在校园的路并不那么好走的,何槐就怕磕坏了。

    李颖的爸妈看着很是和气,还有点不好意思,忙伸手想要把箱子拿回来——

    “哎呀阿槐,你叔叔在这呢,不叫你干活——男的力气大。”

    然而何槐已经拖着箱子走到前头了。

    李颖跟在后头偷偷对妈妈眨眨眼——

    “妈,你看阿槐,是不是我说的那个样子?又好看又热情——就是不太爱说话。”

    李颖的妈妈也点点头,满意道:“我看你这个舍友不错,不枉你大老远带那么沉的东西——不怕她不爱说话,这种人实在,现在这样的孩子挺难的了。”

    不过……

    “她的衣服是不是有点不太板正?你不是说她之前帮忙抓人贩子有奖金吗?怎么也不带人家打扮打扮——多好看的小姑娘啊。”

    李颖苦笑:“妈,阿槐原先在孤儿院亏了身子,现在可能是二次发育,特别能吃——那点奖金,我怕也就够吃饭的……她也不在乎这些打扮什么的……”

    李颖妈看了看她走的飞快的身影,又想起那加起来一二百斤的三个行李箱,对李颖爸说道:“你看这丫头,实在,咱们颖颖跟她一个宿舍挺好。”

    ………

    到了宿舍,李颖妈妈又一次惊讶了——

    “颖颖,你们宿舍这么干净吗?”

    何槐眨眨眼——那是她为了迎接新零食,特意用些小手段大扫除了一下——

    李颖叹口气:“阿槐,你怎么这么勤快啊,不是说要打暑假工吗?怎么还做这个……多累啊,可以等我来了一起整理啊。”

    何槐摇了摇头:“没有打工了……”

    接着又看了一眼那三个箱子,赶紧从床上拿出来一个袋子——

    “李颖,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T恤,跟我身上的同款——不过我这件洗了好多次不好看了,不过没关系,我买了好多——”

    “阿槐……”

    李颖太感动了——

    “你打工挣得钱还要生活呢,干嘛还要给我买,乱花钱……”

    何槐眨眨眼:“没有乱花,这个便宜,六块钱。”

    李颖:……???

    六块钱?!

    李颖妈把那件衣服拿过去看了看:“这衣服看着挺好的呀,在咱们那里最起码得四五十了……帝都衣服这么便宜吗?”

    何槐摇了摇头:“我在乾安区的工地附近买的,那边都是批发市场,所以便宜。”

    工地?

    李颖突然想到了何槐非同一般的脑回路,不由问道:“阿槐,你去那里打工了?”

    何槐点点头:“嗯,我在那里搬砖,干了有段时间了,工资还挺高——就是后来市政查的紧不让干了……”

    搬、搬砖?

    李颖想象一下何槐穿着旧旧的衣服,脖子里挂着毛巾,在大太阳底下哼哼哧哧推着车,汗水灰尘混着脸往下淌,手指脚底都是血泡的样子,不由红了眼眶。

    这种搬砖得来的血汗钱……一个女孩子,这么能吃苦干什么嘤嘤嘤……

    李颖妈和李颖爸对视一眼,再看看手上那件质量一般般好的,价值六元的T恤衫,突然觉得比人家买的几百的还要珍贵!

    这种学生时代的宝贵情谊啊——

    两人瞬间也有点想哭了。

    ………

    何槐被强硬要求坐在一边,李颖爸妈则一边哽咽着,一边从箱子里往外掏特产——

    “我跟你叔是想来帝都玩一玩,所以提前一个星期跟颖颖到学校,她一看人多,硬是拉着我们准备了一天的吃的——还有一部分不压称的,过两天估计快递会送过来。”

    当时老两口还想着,给同学带东西,干嘛要带这么多,而且还几乎全部都是那一个同学的——就怕被人家装样子骗了。

    后来知道是孤儿院的,品性还好,这才心甘情愿的送——没想到,如今见到这姑娘,对方不仅长的好看,还那么能吃苦,对颖颖也好——

    那件价值六元的T恤衫被李颖妈珍重的叠起来,交代女儿轻易不要穿——这是值得纪念一辈子的!

    六块钱的东西很廉价,可是搬砖一天累死累活才挣多少钱?

    这么辛苦的血汗钱愿意为女儿花,他们只会觉得特别感动!

    此刻,何槐在两位父母眼中,已经是世界上仅次于女儿的好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