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我是个骗子(si四洒万赏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含何章是小孩子,尽管聪明,也根本不想不会那种委婉的手段。

    第二天上补习班的时候,下课了,又一群小孩子围着他们,陈明明抱着那本比她还壮的词典,第一次站在外围,小心的看着他们。

    何含极其有大佬风范的一挥手,小朋友们便有组织有纪律的散开了,她看着陈明明:“你有事吗?”

    陈明明脚步微不可查的退了一下。

    她声音细小如蚊蝇:“你昨天说了,让我……让我找你们玩……”

    何含想起来了——她当时只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那个老太太跟陈明明纠缠的深不深而已。

    但是有小朋友来玩她也不会拒绝啊,于是干脆的应道:“那我们玩什么?”

    陈明明说不出话来。

    半响,她才沮丧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没玩过……”

    何含何章瞪大眼睛——

    “翻花绳你会吗?”

    “猜格子你会吗?”

    “丢沙包你会吗?”

    陈明明越来越沮丧——她快哭了。

    因为这些,她统统都不会。

    ………

    何含何章纳闷道:“那你每天都做什么啊?回家也不玩儿的吗?”

    陈明明没吭声。

    犹豫一会儿,她突然问道:“好朋友……不能骗人的对不对?”

    何含何章:……咳咳咳。

    他们俩惯会骗人的。

    此刻却郑重点头:“对的,不能骗人,骗人的都是坏孩子,不能做朋友的。”

    陈明明真的要哭了。

    好半天她才开口:“那、那我也不骗人——我回家要背很多东西,没有时间玩儿的。”

    何含叹口气——真惨,天才还要这么努力,未来迟早会没有他们这种凡夫俗子的容身之处的。

    啧啧啧!

    倒是何章好奇道:“还背这本大辞典吗?”

    多沉啊,看着就蠢蠢的——为什么不用电子词典背啊。

    陈明明没吭声。

    眼看着老师来了,她才低声道:“不是,是满屋子的……”

    她没说完。

    数学补习课每天就两节,放学了,何含何章眼看着老师在门口组织学生,赶紧凑到陈明明身边:“明明,有个老奶奶,穿有一朵大红色牡丹花的黑色短袖,红花花的裤子,裤脚有个红边,脖子里还有花花的丝巾——那是谁?”

    陈明明霍然抬头——“那是我奶奶!”

    她瘪瘪嘴——

    “你们认识我奶奶呀……奶奶对我最好了,我最喜欢她。那天要不是来接我,她也不会突然就发病死掉了呜呜呜……”

    “她在门口晕倒了……送到医院就来不及,我都没有见到她呜呜呜……”

    “妈妈说,都怨我不争气,累到奶奶了……”

    “妈妈才是坏蛋……”

    小姑娘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

    这也不是他们俩第一次把小姑娘欺负哭了,可是……

    这次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何含何章面面相觑,最后终于忍不住道:“那你要是想再见到她,我可以帮你——”

    陈明明停止了哭泣。

    楼下有人在喊:“明明!”

    她瞬间慌了神,赶紧擦了擦眼泪——

    “我妈妈来了,我要先走了——”

    走到门边又赶紧跑回来——“我明天想办法不叫妈妈来这么早,你们记得带我见奶奶!”

    小孩子,到底还是单纯一些。

    换做是大人,反而不会相信这种话。

    ……………

    不知道陈明明回家怎么说的,反正第二天晚上,她妈妈没有按时出现。

    辅导班的老师负责小朋友们的安全,在门口看着还没有走的孩子——何含何章不用看,他们是附近孤儿院的,那里没有多余的人员来接孩子。

    路灯其实就在门口,家长们一般接小孩都在那里等,何含何章把陈明明带过去,然后往手心里吹了口气,两人同时把手掌按在陈明明眼睛上。

    短暂的黑暗后,待两人松开手,陈明明看到了路灯下昏黄的影子。

    影子单薄又脆弱,仿佛风一吹就要散了——实际上也差不多,按这个脆弱程度,何含何章知道,撑不过三天。

    陈明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一下就扑了过去——然后摔在地上了。

    她却很快爬了起来,唯恐浪费了时间——

    “奶奶,奶奶……”

    她小声哭着。

    似乎是压抑惯了,哪怕泪水一颗颗涌出,不停下落,此时此刻,她依旧是抖着肩膀,声音细小——

    “奶奶,明明好累,明明不想背了……”

    一团执念,自然不可能回馈些什么,因此那个老太太淡薄的身影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喃喃着:“明明……明明……”

    然而对于小姑娘陈明明来说,这就够了。

    她仿佛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

    “我好累啊,妈妈每天让我背,每天让我背,我想睡觉,我想跟我的朋友玩……我不想骗他们,骗人的不是好孩子……”

    她哭的太凶了,终于有老师发现,赶紧把她带回了门卫室。

    天才陈明明却只将视线紧紧缠在老太太身上,嘶哑着嗓子——

    “奶奶,奶奶……你带我走吧,我不要做骗子,我不想背书,我不是天才……我那么笨,那么笨……我每天做梦都被墙上的东西缠死了……”

    她哭着哭着,越发的停不住了。

    这时,她妈妈来了。

    一看陈明明哭,女人眼中明显涌出一抹恼色,但是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上前来抓住她的手:“明明,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哭什么哭?”

    最后一句有点严厉,陈明明却仿佛被刺痛了——

    “我就是小孩子!”

    她拼命甩开了妈妈的手——

    “我不是天才,你们把我生的那么笨,我也没办法啊!加减乘除我根本不会算,我只会背,1+1=2,1+2=3……999*999=998001……”

    她一边哭一边背:“别的小朋友都会算,我只会背答案,满屋子,地板上,墙上,天花板都是这些,我不是天才!”

    “奶奶都帮我擦掉了你们还接着写……奶奶就一直擦……她那么累最后才突然生病去天上的……我讨厌你们!”

    她撕心裂肺,眼中流露出的强烈厌恶根本不像是一个才七岁的小女孩——

    “我不会心算,我只会背提前算好的答案……我是个骗子……”

    门卫室中,女孩子可怜的哭声传出老远,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