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张:好腐败的陈予白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们这群人好腐败啊!”

    哈?

    民警陈予白摸了摸自己帅气的脸,再看看自己并没有凸起的肚腩,一脸懵逼:“报案可以,可不能瞎污蔑咱们人民警察——哪里腐败啦!”

    自己好不容易才进入这个单位,期间过五关斩六将总算留了下来,不能才上了一天班就被群众说腐败啊!

    他想了想,背着手把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偷偷摘了下来,再摸摸皮带,上头的logo不要太大——不不不这是高仿!

    六个女生似乎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此刻显得格外的生无可恋——对比之下,连她们胖嘟嘟的身子都透着一股子不水灵——好像放蔫了的大白菜。

    陈予白抽抽鼻子,闻到了一股子辣条的味道,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个牌子的不好吃啊!

    女生们并不听他的辩解,此刻委屈无处声张,居然眼眶一红,俱都落下眼泪来——

    “你们要是不腐败,为什么我报警都没有人受理?”

    “官官相护,官商勾结,不光报警没有人受理,就连我们投诉都没有人理我们……”

    嘶——

    这下子问题大发了啊。

    民警小陈愣在那里,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勘破了什么大幂幂——

    此时此刻,就像TVB警匪剧那样,他要做出人生的抉择了!

    是不畏强权追寻到底,还是和光同尘,自晦保命?

    他想起自己家中刚被划到帝都八环新区的大片农田,不由艰难的咽了咽唾沫:“那什么,我新来的什么都不懂……我去找别人接待你们啊……”

    说完,一扭头踩着残酷把AJ替换下来的小皮鞋,哒哒哒跑远了——

    反正家里的地昨天已经彻底规划好了,民警而已呜呜呜呜呜……

    ………

    片刻后,民警陈予白又回来了。

    因为现在中午了,只有他这个新人值班。

    他深吸口气,把文件什么的放好,郑重的请六名女生坐下。

    “说吧,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报案我们不受理?”

    女生们抽抽搭搭:“我们从淮信区的派出所走到这里,都没有哪个片儿区的接警——小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们!”

    豁哟!

    陈予白头皮都紧了——大案子啊大案子,这么多派出所都相互遮掩……唉,也不知道自己牺牲以后,家里四环到八环的拆迁款征地款要留给谁呢?

    早知道昨天那辆比局长座驾都要好的凯迪拉克就该买下来的啊……

    他内心思绪翻腾,面上却是一派镇定,正气满满的说道:“不要哭,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我——放心,我们作为人民警察,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

    女生们重重点头:“嗯!”

    …………

    三十分钟后,陈予白揪着头发,看着视频里正不断大吃大喝的漂亮女生,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然后拍掉自己伸手往抽屉里抓牛肉干的手,对着越来越委屈已经嚎啕大哭的六名女生,纠结的说道:“那什么……这个、这个也不好立案吧……”

    女生们:……

    呜呜呜嘤嘤嘤啊啊啊……

    胖乎乎的六坨小可爱哭成这个样子,真的是很叫人心疼了,陈予白不由头大:“大家听我好好说,你们这个报案,实在是……实在是……没有证据啊!”

    为首的女生一听,抬手抹了抹眼泪:“谁说我们没有证据——阿月,放证据!”

    “好的包包姐!”

    名叫阿月的女生伸手把书包放下,从里头掏出一个电子秤来,毫不犹豫的踩上去——

    “你看到没有?”

    阿月对民警小陈说道。

    小陈:……???

    他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看了看地上那个淡紫色、跟老妈在网上买的同款28元包邮电子秤,不由嗫嚅道:“没……没有啊……要看什么?”

    “嗨呀!”

    阿月恨铁不成钢——

    “我的体重,体重!”

    陈予白重新看了看——80kg。

    “还……还好吧……”

    女孩子一米六多的个头,也就是圆了一点,别的没什么的啊……

    阿月突然不说话了。

    她脸红了:“是……是吗。”

    气氛一度沉默。

    ………

    好半天,才有女生想起来正事儿——

    “你看,我们今天的体重,都是八十以上。”

    她们各自从包里拿出一份计划表:“你再看之前的体重,哪里有这么重了……”

    她哭唧唧:“我们本来有个群,每天打气加油互相监督不吃东西,已经瘦到了70kg了……二十八天,二十斤,多艰难啊……”

    确实是艰难,瘦的这么快,难怪一个个看着都憔悴的很呢。

    民警小陈心有戚戚。

    但是…

    他很是坚定的说道:“那也不能这样污蔑人家宣传邪教,隔空作法啊!”

    “这很没有根据的!”

    陈予白义正言辞。

    ………

    “才不是!”

    女生们剧烈的抗议:“我们减肥减了三年了,一直没有坚持过一个星期,中间经历了多少磨难和诱惑你根本不知道——那么多吃播,比她有名气比她吃的美的大有人在……为什么就她吃的时候我们控制不住!”

    “她吃了一个星期,我们就吃了一个星期……再吃一天,就要重新胖回去了呜呜呜……”

    几个女生哭成一团,格外凄惨。

    陈予白:……

    “我妈说,胖点有福气哩……”

    他嘟囔着:“那人家就是主播,就是吃东西挣钱的,就这样说人家邪教法术……一点也不科学啊!”

    再说了,就算不是主播,普通人吃东西也一样有感染力啊。

    他同事坐那里吃东西嗑瓜子,他也会忍不住啊……这样污蔑人家很没有道理嘛!

    “果然……”女生们委屈的说道:“你们就是跟直播平台官商勾结,难怪我们去直播间投诉没有人管——你不信的话,你去现场看一看——她今天再XX自助餐厅吃东西,还没停呢!”

    陈予白:……不不不我是理智的科学的和谐的人民警察,我不干这种凭空做个人家邪教的事情!

    他的态度很是坚定,女生们没有办法,嘟嘟囔囔着腐败不作为之类的话,委屈的出了门。

    然而,民警小陈还是太天真。

    下午三点,他接到报警电话,六名女生在片区内的XX自助餐厅聚众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