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竹子的木瓜万赏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开学了。

    政法大学从开学之日算起,一共给出三天休整时间,但是开学的第一天,宿舍里的人就都到齐了。

    何槐正对着课本头昏脑涨——天书一样的课程,于大槐树而言,简直是致命的存在——

    为什么?

    人间界为什么要有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还要有大学?为什么要学那么多知识——会认字不行吗?大槐树现在认字认得很好了呀!

    可是,为什么新闻系要学的课程那么多嗷呜呜嘤嘤嘤……

    她悲痛欲绝,终于切身体会生而为人的感受了。

    ………

    此刻何槐正如丧考妣的对着题库昏天暗地的刷题,满屏幕的不及格毫不客气的嘲讽了她的智商,并且把她身为槐树精的智商按在地上来回摩擦。

    但是,借了人家的身体,总要把没办完的事办完——比如拿到毕业证给自己挣出一番小天地什么的……虽然当时并没有比孙景更重要,但是如今用了人家的身子,才知道这姑娘要求有点多……

    但是,没办法啦,七天无理由已经过去,何槐如今用人家的身子也越发得心应手,此刻只能硬着头皮等待即将到来的考试。

    再说了,也不全是为了原身。主要是阿槐看透了这个很重视学历的人间界,为了以后能找到更多的挣钱方法,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了。

    …………

    大夏天的,大家伙的行李是阿槐帮忙搬上来的,但是东西还都是自己收拾的,等到卢芳芳洗掉一身臭汗坐在床边擦头发时,何槐在最新一次刷题当中,才将将把分数提升到59。

    对比最开始一半是运气的个位数,这简直就是质的飞跃。

    “不是吧阿槐?!”

    卢芳芳却跟见了鬼似的——

    “你怎么才考这么点?你之前的水平不这样啊!”

    之前的何槐,就算不是学霸,可是八十分是差不多的——开学考试又不难,难得是平时的作业论文什么的——没道理那些阿槐都写的好好的,刷个简单的题却刷出来这么惨烈的成绩吧!

    ………

    何槐:……

    羞愧·jpg

    她硬着头皮企图给自己挽尊:“嗯……放假遇到点事儿……”

    她难以启齿,总觉得自己的智商没有问题,可是成绩又太赤,裸,裸,于是仔细在心里酝酿着说辞。

    然而只有三个人的群里,李颖正疯狂的发着信息——

    等到半小时后,何槐尚还没来得及整理自己的借口,卢芳芳李颖和程璐却都已经用充满着爱与怜惜的眼神看着她——

    阿槐宝贝,你真是……受了大罪了!

    三人在群里痛哭流涕,卢芳芳和程璐更是抱着何槐给的价值六元的T恤衫哭的不能自已——还要小心别把眼泪蹭到衣服上,简直是纠结万分。

    天啊……

    那么白那么美那么瘦身世那么可怜的阿槐,暑假为了挣学费去工地搬砖不说,好不容易了做个轻松点的主播,还要被人家凭空污蔑最后丢了饭碗——

    啊啊啊为什么好人要这么受苦啊!

    何槐在又刷完一套题后,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

    舍友们为什么都用看崽崽的眼光瞅自己?

    她有点警惕,又有点纠结——大槐树这样的好品种,轻易不能叫人当的哩。

    …………

    何槐对自己品种的珍爱尚还没机会委婉说出口,就已经被舍友们一份份食堂小炒填满了——舍友们说这是T恤衫的回礼,何槐想起宿舍里大家带来的特产零食,还有价值六元的T恤,终于有种莫名的情绪涌动在心间——

    自己……是不是太抠了?

    这个念头才出来,她立刻疯狂摇头——不不不阿槐大人怎么会抠呢一点也不!

    但是,从这点小事儿可以看出,舍友们都没有做生意的天赋——六块钱的T恤,换来十四份食堂小炒。

    emmm这个生意做的,又岂止是血本无归可以描述?阿槐决定以后做生意还是不要问他们的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美滋滋的。

    她把这种美滋滋归结于自己占了便宜,于是接下来的美白按摩中越发卖力,连灵气多用了一丝丝都没觉得心疼——

    唉,人类嘛,虽然情绪总是莫名其妙,但是对她却的确挺好的。

    阿槐大人也不是没有感觉的。

    她满足的摸摸肚子。

    直到这时,她才想起来上学期末自己又忘掉的事情——

    孙景!

    她又忘了把孙景揍一顿!

    不仅忘了把孙景揍一顿,还忘了把水鬼陈爱民揍一顿!

    前者是原身的执念,后者则是断了阿槐大人一书封神挣大钱的机会!

    她暗暗告诫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忘了。

    也不知是说曹操曹操到,还是所谓心有灵犀,何槐脑中才刚有一点想法,就看林荫道上走的那个男生,可不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孙景?!

    她想起自己屡次忘记的事情,为了保证大槐树的脸面,此刻牢牢盯着对方,眼睛都看直了。

    李颖在旁边也瞧见了,心里很是不忿,赶紧掏出手机——

    “你们看,阿槐又看到孙景了。”

    “唉,咱们阿槐难得对男的感兴趣呢……可那个孙景根本就是榆木疙瘩,非瞧不上阿槐——他哪里配得上阿槐啦!”

    卢芳芳总结的非常到位,大家索性也不在群里说了,反而直接点头,应声道:“对,孙景就是榆木疙瘩!”

    三个女生在一起,嗓门就有些大。

    这下子,不光何槐侧过头,就连孙景也看了过来。

    一看是何槐,他的表情不由就复杂起来。

    至于何槐:……

    她扭捏了一瞬:“我不喜欢榆树,我想找个更贵气些的有特色的品种……”这样杂交出来的果子长大才好看呐。

    卢芳芳:???

    李颖:……?

    程璐:……额,什么意思???

    阿槐大人心里有些挑剔——以前她就是眼光高,所以一棵树单身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别的树来跟她肩并着肩,树根在地底下相依……

    每年结果子的时候,因为没有对象,她也只能自己挑大朵的花,自己想办法结果子了。

    如今好难得成为人,可以到处跑,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品种的树……她才不要找一棵很普通的榆树哩!

    榆钱儿也没有好吃到那个份上吧。

    何槐心里念头百转千回,再一抬头,孙景已经站到了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