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二章:阿槐大人的自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驱鬼?”

    何含回味了一下嘴里的香甜奶味儿,此刻纳闷道:“妈妈,你不是说不能宣传封建迷信吗?”

    驱鬼这个……岂止是宣传啊,简直是迷信本身了好吧!

    何槐有点心虚,但是……

    钱呐钱!

    她一挥手:“人类有一句至理名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我觉得,我就是那种迟早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人物!”

    何含何章:……

    “妈妈你是不是在人间界学习压力太大失心疯了?”

    何章小心的学人类的习惯给她贴了贴额头,一边难得的话多起来:“文盲是没有前途的,妈妈,你加油,干巴爹!”

    姐弟俩齐齐握拳加油。

    何槐:……

    “别跑题!”

    她恼羞成怒:“你们觉得这个方法好不好?”

    何含漫不经心的说道:“只要你能有客源,肯定是好得很的。”

    唉……不是他们俩提不起劲儿,实在是妈妈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迄今为止也没买下本体所在的地,感觉好废哦!

    人家开发商一介凡人,都能有办法斥巨资500亿来打造这片地哩。妈妈想挣到足够多的钱来买下这个小广场……

    姐弟俩对视一眼,忽然有点心虚——

    因为妈妈虽然一直在努力,但是她好像忘了问问开发商,万一人家不想卖这块地怎么办?

    唉,槐树做人,当真不是那么简单的。

    …………

    两小只蔫蔫的提不起兴趣,何槐却越发的来劲儿了——

    “我今天看了很多资料……”

    自从看过孙景的书后,她已经扎根在点娘中文网,对上头那些霸天封天破天灭天还有称霸星球自带金手指等等的书充满了好感,每天都要看一会儿——

    所谓的资料,就是里头一本新时代灵师如何如何结交富豪,诱惑美女校花火辣女警(大雾大雾)等,然后亿万富豪折节下交给出千万支票……的书。

    阿槐大人看完,只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然后,她对自己新找到的赚钱方式,又重新抱起了一万分的期待!

    此时此刻,她来找何含何章,更多的不是听建议,而是想要看到两人的态度——

    阿槐大人亲自想的点子,不可能出问题的!

    ……………

    何·不听建议·槐认真的做了许多准备。

    emmm…

    就是脑子里不断想象遇到酱酱酿酿的各种驱鬼霸气场景。

    脑补的重点,在于富豪们集体献上的支票额度——咦,她好像还没收过支票哩,赶紧又百度了一下。

    但是,想了两天后何槐发现——她坐在这里,是没有人会慧眼识珠沙里淘金一眼认定她的不凡的。

    这就很郁闷了。

    但是一个有逼格的本事人,是不太好去毛遂自荐的啊。

    阿槐大人沮丧了。

    她犹豫好久,最后在那本小说的读者群里打了广告:

    驱鬼。

    捉鬼。

    打鬼。

    承接一系列不科学的业务委托,价格随缘。

    下方附了许多的明细要求(何槐参考了好多广告才写出来的。)

    ——一切解释权归阿槐大人所有。

    这是个大群,目前在线人数789人,何槐把广告发出去后,一直盯着手机。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群里六人艾特她。

    啊哟!

    她激动起来,并打算第一单生意可以打个折。

    然而:……

    管理员白猫:@阿槐大人,欢迎讨论小说,群内禁止无意义水贴,宣传封建迷信,一经发现,立即警告,再有下次,踢群。

    再看剩余五个艾特……全部都是管理员。

    嗨呀好气啊!她明明很认真在打广告!

    阿槐大人退群了。

    ………

    心情不好,总要有个发泄的渠道。

    是夜,她把水鬼陈爱民揪了过来,决定暴打一顿,以解陈爱民儿子逼的自己删书的仇恨。

    槐树大人是这一片最最厉害的存在了,再加上本体是棵鬼树,真的生气起来,陈爱民也怕啊。

    他很快就没了骨气的给阿槐大人献计献策——

    “大人大人,别生气,生气伤身体——不就是没人知道阿槐大人的本事嘛,别急,我有一个想法——”

    他献出了自己的儿子。

    “我儿子,大人您还记得吗?派出所的,他这几年升官了,认识不少达官贵人,而且警局里,总能知道哪些人最近家里不太平,到时候稍微给您牵个线——”

    提起陈立冬何槐就生气——要不是他紧追猛堵,阿槐大人至于放弃一书成神的好机会吗?那可是两亿的未来呢!

    但是……

    “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那是。”

    陈立冬最近给他爸烧了不少纸,小老头现在春风得意,鞋子最低标准也是空军一号(毕竟这阵地府流行有钱穿休闲),此刻给槐树大人献了计,越发的得意起来。

    他只用了一小会儿,就把陈立冬带了过来。

    ………

    陈立冬刚解决完一对吵架夫妻的纠纷,百般调解之后,女人给了他一个活稀泥的评价,然后又挽着老公的手亲亲密密的走了。

    他心力交瘁,才靠着桌子睡了会儿,发现许久不见的老父亲又来了。

    “爸……”

    他在梦里也累的很:“你要的AJ新款这边纸扎店里没得卖,我回头烧点钱你自己买……”

    话没说完,陈爱民就生气了:“自己买!自己买!你个猪脑壳,地府现在流行的还是几年前的款,你叫我自己哪里去买!”

    本来想亲自上阵把这倒霉孩子打一顿的,但是一想阿槐大人还等着,他叹口气,伸手揪住陈立冬的衣襟。

    对方一愣:“爸,你——”

    一阵天晕地转迷迷糊糊晃晃荡荡,仿佛过山车和大摆锤对跳楼机附体,他昏头涨脑的睁开眼睛,面前只有一棵黑乎乎的,枝桠遒劲的大树。

    “就是你坏我的事!”

    一个女孩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断槐财路如、如……总之,何槐此刻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上前就想把他揍成一团!

    陈爱民哪里舍得——阿槐大人打鬼,那可真是……啧啧啧疼死啦!

    他连忙说道:“大人,我儿子认识的人多,叫他跟你说说,再牵个线。”

    何槐这才犹豫一下松了手。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没好气的哼了声:

    “那行吧,你跟他好好说说。他这个咖位的,轻易不能叫我礼贤下士。”

    陈立冬:???

    陈爱民牙根都酸了——阿槐大人这个成语用的啊,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