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如何从民警转中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阿槐大人的成语用的不怎么样,但是她打人打鬼都是扎扎实实的疼。

    陈爱民一时从心把儿子献了出去,此刻倒又还是一副慈父心态,赶紧拉着儿子到一边:

    “儿子,你识趣一点拜拜山头,阿槐大人会保佑你的。”

    陈立冬:……

    他憋了半天:“执法人员不允许宣传封建迷信……”

    陈立冬一个栗子敲上头:“你瞅瞅你自己现在脚沾地了吗?你再瞅瞅你爹我莫非还是个活人?还封建迷信……猪脑壳!”

    半夜被他拖着那么远,肯定是魂体啊!

    陈立冬说不出话来。

    他本身也不太会说话,此刻憋了半天,才哼哼哧哧道:“那她……”

    他察觉到自己亲爹对那个女孩非同一般的敬畏,此刻也心有顾忌:“要我做什么?”

    陈爱民嘿嘿一笑。

    ………

    何槐蹲在花坛边,手里的一盒曲奇饼干已经开始倒数,这时,陈爱民带着他那个截断自己两个亿未来的儿子来了。

    单方面的仇人相见,何槐忍了又忍,仍是没有好脸色。

    但是在陈立冬看来,这个传说中的“大人”神色严肃,喜怒无常,脸上有一团雾蒙蒙的气在,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楚具体的五官——是个需要慎重对待的人物。

    唉,他爹说的含含糊糊,他也只知道这个女孩子法力高深,仿佛帝都版的黑山老妖,但是胜在好事做的也挺多。他爹欠了人家好大一个人情——此时此刻,就是父债子偿的时候了。

    陈立冬神色严肃:“您需要我做什么?”

    何槐眼睛一亮:“听说你是警察局工作的?那地方我熟啊,帝都的基本也都熟——看在都是老乡亲的份上,我就不打你了。”

    主要是还等着人家干活呢,打坏了耽误的还是阿槐的事儿。

    陈立冬眉头一皱——跟警察局很熟?莫非现实中跟系统内部有牵扯?难道说,他们内部果真有个什么龙组或是特殊部门?

    唉。

    想到这里,陈立冬突然陷入深深的沮丧当中——自己奋斗二三十年,最终也才只是帝都公安玉池分局(在玉池区被群众们直接当派出所)一个队长而已,看来,根本没权限接触这些了不得的内幕——

    伤心。

    大男人的沮丧藏在心底,大大咧咧的何槐自然是什么都没发现,此刻只是略有些激动的搓搓手——这动作看的陈立冬又忍不住皱了皱眉。

    此刻,关于阿槐的猥琐形象,已经在脑子里大概勾勒出来了。

    这也没办法,他是队长,经常带警员们出去办事儿,那些被抓住的什么小偷啊咸猪手啊之类的,一紧张就爱这么搓手,队里方芳还说这是苍蝇搓腿儿……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想笑,但好歹还记得对方能力不一般,最后又忍下来了。

    却听何槐期待的看着他:

    “最近有没有什么富豪报案,说家里有些不同寻常的事儿?”

    陈立冬:……

    ………

    这要他怎么回答?!

    这位大人莫不是对警察这个职业有什么误会?

    他只负责这一个片区的啊!

    玉池区都是老破小城中村,连商业大厦都只有少少几栋,每天处理的最多的就是广场舞纠纷——

    说实在的,前两个月办的几桩命案,已经是堆积了好多年的,很了不得的案子了,按现在的治安情况和天网分布,根本没什么大案……

    你说,破地方,没纠纷,他一个片区警察,哪里去给这位大人找什么富豪的神秘案件?

    …………

    但是,难归难,他爸还在这位大人手上呢。

    坚信科学的陈立冬看了看自己晃晃悠悠没沾地的脚,也实在没什么勇气反抗非科学的灵异事件,此刻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每天晚上陈爱民会到梦中把他找到的消息传送过去……临被送走的时候,他还不死心的想研究一下如何反抗,但最后醒来时,还是迷迷糊糊在自己家床上。

    陈立冬穿好制服,看了看外头灿烂的阳光——听说鬼怕太阳,他接触了那么大一个鬼怪,身上肯定有传说中的阴气——

    还是别坐车了,走路晒太阳吧。

    ……

    且不说陈立冬是如何顶着太阳晒过去,又如何临时接替了方芳的文档工作,奋斗在一堆鸡毛蒜皮的案件中。

    何槐此刻,却是相当悠闲。

    她新学了一个词,叫佛系等待。

    在资料(大雾)中,真正有本事的灵师都是很低调,很随缘的,但是不经意间,就会有大人物出现在他面前,各种礼待和支票——

    因此,她也难得发挥了自己的特性,稳稳当当的耐心等着了。

    在等待的期间,她还给自己装逼如风的灵师之路准备了一样法器——

    龟壳。

    咳,不是,一只乌龟。

    ……

    身为灵师,当然是要有属于自己的法器的,比如罗盘,比如龟壳什么的,但是何槐淘宝了一下价格,略有些质感的都挺贵,想起自己上次做主播就因为投资太多所以最后才没有赚钱,此刻她理所当然的犹豫了。

    正在她决心买9.9包邮的廉价道术五件套时,突然看到路边有卖小乌龟的。

    龟壳也是乌龟的一部分吧……

    她琢磨着,很快在老板的建议下,讨价还价八块钱买了一只顶小的黑色霸气乌龟——

    活的,说不定更能显出她的本事哩!

    就是这只乌龟……看起来怪怪的。

    ………

    何槐在宿舍里,学着人家大人物的走路方式——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托着法器(那本小说的主角就是这样出场的),上帝视角描写配角们的心理状态,都觉得主角见之不凡,一身气质格外独特。

    阿槐大人对着镜子看了看——嗯,自己托着这只小乌龟,看起来也挺神秘的嘛!

    她拨弄着这只乌龟:“不是本地户口吧……瞅着怪模怪样的。”反正她当槐树时,没见过这种。

    小乌龟在她手掌心很不老实,总是试图往边上看,何槐瞅着它脑子不太灵光,忍痛给出了一丝灵气——好歹门面得充起来啊。

    按道理来讲,得了灵气,乌龟应该会特别开心,然后瞬间变得不一样——但是这只乌龟反而四腿一蹬,直接翻身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