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你是个混血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是吧……”

    何槐有些心疼这八块钱了:“才这么点灵气,浇花都才只能让它香一点,怎么这外地龟脑仁儿这么小,这就晕了?!”

    她把乌龟拨弄来拨弄去,最后扔回宿舍大家不要的破洗脚盆了。

    李颖三人打饭回来,看着何槐又在一脸愁苦的啃天书,不由放低声音,准备换衣服洗澡——

    帝都的夏天,可真是难熬啊。

    她们小声嘻嘻哈哈的打闹换衣服,何槐却发现那只破脚盆里的小乌龟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两只爪艰难的扒在盆边,两只黑黑的小眼睛瞅着外头,格外专注——

    何槐顺着小乌龟的视线看去,卢芳芳正掀起T恤拍了拍白白软软的小肚子——

    “阿西吧果然不能跟阿槐一起吃东西……不知不觉我就胖了,今天跟她错开果然胃口正常了。”

    何槐看看她,再看看眼神专注的乌龟,突然明白那种怪异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她从盆里一把抓住那只黑乌龟,怒气冲冲的出了门。

    “啪!”

    何槐一把将小乌龟扔到了花坛,对方在柔软的野草上打了个滚,格外懵逼——

    怎么了怎么了?

    它抬起头来,看着何槐放大的脸——真好看啊……

    何槐却瞪着他——

    “哪里来的水鬼,居然附身在乌龟身上,还偷窥女生,要不要脸了?!”

    她说完,撸袖子就要把这不要脸的水鬼揪出来,然而才揪住那把飘渺的鬼气往上一扯,对方就四腿儿乱蹬,凄惨无比的哭了起来——

    “疼疼疼嗷嗷嗷嘤嘤嘤……”

    它说疼,何槐才不会轻易松手,然而拽了两下都没拽动,不由动用灵气查看——

    啊哟。

    这倒真是个水鬼,不过倒霉的是,被这只小乌龟的生魂一口咬住了jio,所以……咳咳咳这会儿有一点魂体消化在乌龟的身体里了。

    咳咳咳这个这个……

    讲真,大槐树成精这么久,这么骚的操作她没见过。

    …………

    总之,这乌龟能咬住鬼魂,是有两分本事的。这水鬼稀里糊涂钻了乌龟的身子……也挺能耐。

    只不过现在生魂死魂纠缠在一起,她刚才用抓鬼的手段生拉硬拽,难怪扯不起来呢!

    何槐先是为自己的不俗眼力沾沾自喜(也不是谁随手一买就能买到这种奇葩的),然后就开始纳闷了:

    “你怎么回事?”

    水鬼年纪不大,也就是一二十岁的样子,此刻被刚才何槐粗暴的动作伤害到,不由抽抽噎噎:

    “我、我叫赵明亮……”

    何槐看了看他的魂体——平平无奇,并不明亮。

    …………

    赵明亮是一名高三学生,一次短暂的假期中,他去河边不小心溺水了,恰巧那天阴时阴刻阴雨天,他莫名其妙吸了阴气,从此就成了个水鬼。

    但是,吸收阴气时一时过了头,鬼门开的时候他就错过了——如今只能混在人间界了。

    抛掉最初的惶恐和不适应以及不舍后,作为一只阿飘的日子还是挺惬意的。

    但是,也不是什么死人都能轻易成鬼的,在短暂的一段时间过去后,他的身体很快就开始虚弱了。

    赵明亮是个聪明小伙,他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于是想出了各种方式,包括小说上道术上的修炼——

    但是,问题是,他不懂啊!

    就比如盘腿坐下后,怎么个气沉丹田,怎么个炼精化气……他通通不知道。

    最后眼瞅着越来越虚弱,在被风吹着飞的时候,落进了一个烂泥塘。

    烂泥塘里是人家养殖的乌龟。

    ……

    赵明亮说到这里有些委屈:“我本来想着,附身在长寿的乌龟上,经过一系列的争斗,生死厮杀,机缘巧合……我总是能有修炼成人的那一天的——”

    他这也不是无的放矢。

    作为一名学生狗,看小说是理所当然的,最近几年,点娘中文网有主角是螃蟹的,是狗,是猫,是松鼠的……总之,他们最后都能变成人,那只螃蟹最后好像在海里还奋斗成海皇了!

    天呐。

    赵明亮觉得,他所经历的一切,就是主角该有的套路!

    但是,万万没想到,比他还主角的,是这只小黑乌龟——灵魂附体当天就被咬住了一只jio,疼的嗷嗷的不说,还跟乌龟魂魄纠缠上了。

    简直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

    “单单是这样也就罢了……”

    赵明亮提起伤心事,简直是凄凄惨惨戚戚:“我本来在池塘里安心等着,谁知道被人家从泥巴里抠出来,洗洗刷刷就批发出去了——奸商!”

    他恨恨道:“我才只有六个月哩,这么小的乌龟路边摊卖,根本没人养的活,水温稍有不对就要病死了。”

    那可不是,不然也不能八块钱就卖了啊——毕竟看品种是个外来户口哩。

    何槐大大咧咧一挥手:“没事,我瞅着它不是本地龟,你这样一附身,岂不是个混血了?”

    对方圆溜溜的眼睛瞅着她,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

    “嗷嗷嗷嘤嘤嘤……它是个外来户口我才最伤心呜呜呜……”

    赵明亮抽抽搭搭:“本来我想着,不行就努力的活久一点,万一买我的人好心,愿意把我放生呢?”

    小说里不是这样的套路吗,进入池塘,跟本地虾一番争斗,然后共同打败外来物种小龙虾,然后在淤泥里找到天材地宝,机缘巧合之下进入河道——

    他想的很好,很完美,很有节奏感。

    但是吧……

    赵明亮哭的越发惨痛了——

    “我附身的是个鳄龟,鳄龟是外来物种,吃肉的,会破坏生态平衡,不允许放生嘤嘤嘤……”

    最可怕的是,商家喂鳄龟,为了便宜方便,都是喂面包虫的。

    面包虫见过吗?

    软软的两三厘米长,跟个蚯蚓似的,身上有一节一节的红棕色纹路……

    啊啊啊简直要疯——

    赵明亮哭哭啼啼,再没有半分主角的风采——

    “我本来都打算忍辱负重吃菜叶吃龟粮吃剩饭的……可是现在让我吃虫子,这可怎么办呜呜呜……”

    他一只jio还在乌龟的口里,此刻一人一龟纠缠着,就连意识也是一分两半——一会儿是作为人的意识,一会儿是鳄龟本身的……

    刚才只不过在灵气的刺激下,自己太激动了多看了一眼大学里的小姐姐,没想到……

    赵明亮看了何槐一眼,蹲下身来哭的更惨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