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天赋的考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明亮哭的格外惨烈。

    他还是个宝宝,之前在何槐宿舍里也没想干啥,就是灵气冲晕了头脑所以好奇罢了,谁知这就碰到一个大佬,还要被迫说出自己深埋心底的惨痛往事——

    想当主角结果被乌龟咬了脚这种事……他不要面子的哦!

    嘤嘤嘤……

    他哭的惨烈,然而大槐树并不同情,此刻反而格外冷漠的发出声音:

    “哦。”

    大佬灵气深厚,看起来颇为厉害,赵明亮一声抽噎,硬生生将自己的眼泪哽了回去,并奇异的得到了某种安慰。

    “是我太没出息了……”

    他抽抽鼻子:“大人您看起来好厉害,在人间界一定混的特别了不起吧!”

    少年飘渺的魂体此刻依稀能看出那双崇拜看向她的大眼睛,满满都是对了不起的大佬的好奇——

    然而大佬本身却只能僵硬的扭过头,不咸不淡的一个字打发他:

    “哦。”

    赵明亮:……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赵明亮努力琢磨了一下——

    高人嘛,能力又这样强,在人间界也一定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言简意赅也是正常的。

    却在这时,他看见高人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凑了过来:“你刚说你是高三的?传说中高三的学生,学习能力和本身的知识底蕴是一生的巅峰——那,考试,会吗?”

    “咔——”

    在赵明亮心中,有什么东西缓缓碎掉了。

    …………

    对,没错。

    此刻横亘在何槐眼前的第一件事,不是捉鬼赚钱,而是开学考——

    夭寿哦都大学了还弄什么开学考?!

    又是这样独特的,文气浓厚的好大学,轻易都叫不进来一只小鬼——

    作弊都艰难的很!

    若非如此,何槐又何至于这样头悬梁锥刺股的,天天啃天书呢?

    她满眼期待的看着赵明亮,希望这个高三的鬼能够解救自己。

    然而没出息也没本事的赵明亮在张大嘴巴后,磕磕绊绊的说道:“那什么……大人您不是大学的么?”

    他有点儿委屈:“大学的知识我不会啊!我以前都进不了大学呢,结果现在跟乌龟搅和在一起反而进来了……”

    “而且,”他有点儿不好意思:“我都溺水好久了,高三的那些我也不会了……”

    话音刚落,何槐已然跳脚:“啊呀呀要你这辣鸡有何用!”

    ………

    emmm……

    还是有点用处的。

    考场上,新闻系的学生们被分隔开,一个个埋头对着卷子唰唰唰。

    微机室被即将军训的新生们临时占用了,他们也就换成了常规的试卷。

    考场分出好几个,座位又散的太开了,教室周围还临时加装了屏蔽,十分令人安心。

    助教们来回转着监视考场,并不怎么走心。在养生的普及下,明明还是夏天,手里却都已经捧着中老年教授标配的保温杯……

    仔细看去,黄黄的菊花和红红的枸杞,真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

    辅导员转到何槐身边时,对这个上学期因为解救被拐儿童而上了头条的新闻系系花格外关注——毕竟,如果不是这位同学一颗红心向着党,核心价值在人间,她也不能这样轻易就稳在这个学校啊!

    她低头看着这名女生,再看看桌子上一个饼干盒里的小乌龟,不由露出了老母亲的慈祥——

    真是年轻的心态啊!上考场还要带着宠物。

    而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何槐跟小乌龟对视片刻,很快又开始唰唰唰埋头写了。

    …………

    不过没多大一会,她就得指尖点上小乌龟的头——那鳄龟实在小的可怜,统共也不过直径两三厘米,此刻被她白嫩的指尖抵着,倒显得格外无辜。

    “咳咳咳。”

    辅导员绕过来,对她的桌子敲了敲:“同学们考试要认真啊,不要在考场上玩耍,写完了可以提前交卷的……”

    何槐做贼心虚般的迅速收回手。

    ………

    而在另外的考场,倘若有人开了阴阳眼,此刻就会发现教室里不断盘旋着一只眼珠,对着每个同学的卷子看了又看,最后集中在何槐给出的奖学金得主——

    “BAACD”

    “新闻媒体——”

    “啊大佬这段好长啊你多给点灵气我才好读——大佬,大佬?”

    眼珠子突然间失去灵气润泽,很快吧唧一下掉在桌子上,一名学生正试图把试卷翻个面,突然眼一花看到了,立刻嗷嗷嗷叫着站了起来,然后桌子椅子都哐哐哐倒地——

    考场上人人侧目。

    考生捂着胸口险些抽过去。

    不过,等他稳定下来后,却发现卷子上什么也没有,好像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

    神特么幻觉!

    何槐拢着手里的小乌龟,悠哉悠哉出了考场,此刻,正哭哭啼啼往眼眶里塞眼珠子的赵明亮还不停在控诉她——

    “太不靠谱了——说好的您给灵气我往另一只眼睛里传输答案,然后您照着抄,结果正好背上一大段您就断了灵气——”

    “天杀的文科这么长的文字!”

    “差点让我岔了气儿!”

    何槐考试已过,自觉分数靠谱,此刻又是响当当一棵槐,才不理会这小高三鬼的絮叨呢!

    没错,惊才绝艳如阿槐大人,在看到这个跟乌龟搅和在一起后能进校园的赵明亮时,立刻想到了这个方法——

    把赵明亮的一只眼睛抠出来放到别的考场,然后那只眼睛看到的,传到这里来——

    完美!

    …………

    赵明亮好不容易有人说话,也不介意大佬的冷淡,此刻反而纳闷道:“大人,您的灵气好像很多的样子,为什么不直接用灵气去看那些答案呢!”

    大人肯定能做到的吧,灵气用着,不比他方便么?

    何槐:……

    为什么?

    那不是太费灵气了嘛!都是自己一呼一吸辛苦攒的,可不能这样子浪费!

    反而是用这高三鬼,只用一点点就行了。

    她理智气壮道:“猪脑壳!我堂堂阿槐大人,怎么能作弊呢!”

    这是跟陈爱民学的口头禅,这会儿说出来,居然油然而生一股子智商上的优越感——

    不错不错。

    猪脑壳的赵明亮:………

    所以……用他作弊,就不是作弊了?

    只听何槐深沉道:“读书人的事儿,怎么能说作弊呢!”

    这分明是对她灵师天赋运用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