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执法人员亲自牵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警员们浑浑噩噩跟着陈立冬出了门。

    半响,才有人凑上前去小声问道:“队长,我们国家果然有特殊部门是吧!”

    陈立冬眉头一竖:“瞎想什么呢!”

    他都没能接触到这种核心……

    警员讪讪退回去,末了仍旧不死心的问道:“那您这么直接给人家说有认识的大师……合适么?”

    他们是执法人员,不能做这种事的啊!

    陈立冬:……

    生气!

    他能不晓得吗?

    可是没有办法啊!

    陈立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

    陈爱民是一路刺溜到下水道,一会儿又飘在人行道,紧赶慢赶的,可算是赶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消息给传了出去——

    “大人,大人!”

    他兴冲冲的看着何槐:“大人,我那猪脑壳的儿子,终于给大人拉来了一单生意!”

    何槐大喜过望。

    拖了这么些天,她都快以为人家消极怠工了,此刻突然就来了惊喜,于是三两下听完陈爱民的述说,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

    身为槐树精,她的速度可比没什么道行的陈爱民快的多!

    ………

    夜阑人静。

    辰飞大厦B栋1205的房间里,负责人带着三名员工战战兢兢缩在客厅角落的沙发上,眼睁睁看着白天被他们耗光了电的笔记本和手机又都充上电了。

    手机本来是在他们手里的,但是随着凉气一丝丝的沁入,仿佛有一只手拽着手机的那头——空气中明明什么也没有,可是那种拉拽的力度却非常大……

    几个年轻人战战兢兢,不经意间想起了《鬼来电》里,主角就是这样被大力气拽着拖走了——

    “啊啊啊啊啊!!!!”

    负责人还有一个大小伙子并着两个年轻姑娘终于再也忍不住,尖叫着破开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直接搂成鹌鹑般的一团,眼睛都不敢睁开。

    至于手机——

    当然是又被抢去喽。

    ………

    当电脑和手机先后开机时,借着蓝幽幽的荧光,他们看到桌子上的键盘也动了起来——那分明是他们白天又一次重新设定的密码——这个鬼为什么会知道?

    他们想了好几天了,没有人敢说出那个显而易见的真相——

    必定是鬼一直跟在他们身边!

    再配合脑子里为数不多的恐怖片场景——

    “嗷嗷嗷警察爸爸救命啊……”

    这会儿强烈的恐惧之下,他们连喊都不敢喊了,声音黏在嗓子眼里,仿佛漏了气似的,越发瘆人。

    ………

    而就在这时,只听外头突然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

    屋子里的鼠标突然不动了。

    员工们在这一刻仿佛被捋了脖子的鸭子,拼了命的小声吸气,手脚并用团的更紧了——

    是不是他们报警激怒了这只鬼?

    为什么白天忘了留警察叔叔们在这里?

    下一刻是不是就有一直鬼爪什么的伸进来——

    啊啊啊!

    被团在最里头的两个小姑娘白眼翻了翻,也不知是团的太紧勒住了还是吓得,下一瞬居然直接晕了过去。

    外围的两个大男人互相看了看,嘤咛一声又手脚并用的搂的更紧了——

    妈妈好怕呀呀呀呀……

    …………

    何槐在外头很不耐烦了。

    ——太掉价了。

    她堂堂千年阿槐大人,难得愿意做些好事,这些人不谨慎又恭敬的迎接她,叫她亲自趁夜上门不说,居然还不给开门!

    她明明感觉到里面有活人!

    太生气了!

    人间界真是一点也不友好!

    郁闷之下,她锤门的动作更大了!

    里头的人:“嘤……”

    …………

    辰飞大厦是商业楼,偏偏玉池区这里,并不算是CBD中心商圈,自然也没什么加班到凌晨的企业。

    此时此刻,除了一楼的保安之外,整栋楼就只他们这里还有人在——

    商业大楼水电费贵,住是肯定住不起的。

    何槐没能叫睡的打鼾的保安开门,反而是自己一个人偷偷上来的,此刻感觉的里头四个人,索性不再客气,直接把手穿过门板,伸手拧开了门锁——

    灵气直接穿什么的,能省一点是一点儿。

    而看在仅剩的两个男人眼中——从门里缓缓伸进来一只手,慢吞吞的摸索着……

    二人梗着脖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直接翻白眼撅过去了。

    这一晚上过的,可真刺激啊——

    ……………

    何槐进了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电脑和手机还仓皇的映着浅浅的光。

    她漫不经心看了眼屋子里,吓得墙角那一坨很快就又缩了缩,眼瞅着又快缩进墙壁里,被何槐一个眼神甩过去,瞬间不敢动了。

    何槐却没第一时间处理他——

    开玩笑,她是来干什么的?

    做好人好事吗?都不是啊,她要来赚钱的!

    就在这时,那一团鹌鹑中心处两个互相搂在一起的姑娘,缓缓转醒过来。

    她们迷迷蒙蒙睁开眼,先是看到何槐,下意识倒抽一口冷气,随即又恨自己为什么不接着晕过去。

    何槐弯下腰,伸手拨弄了两下外头的两个男的,对方抽噎着,也打了个激灵醒过来。

    见到何槐,又是下意识一个抽搐。

    这乌漆麻黑的,突然来了个长头发的女的——

    妈呀!!!

    何槐倒不知道人类能怂成这个样子,此刻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来,低声问道:“是你们想请我来解决那只鬼?”

    唉???

    几个人愣住了。

    他们再看看何槐,战战兢兢问道:“您、您是白天的警察介绍——”

    “对。”

    何槐点点头:“陈立冬跟我说了——你们确定要我出手吗?”

    她看了眼半边身子都缩在墙壁的怂包鬼,略有些嫌弃的说道——

    “这只小鬼——三千块好啦。”

    想了想,又觉得三千块实在便宜——可没办法,阿槐大人又不是奸商,这样又废柴又怂包的鬼魂,要多了,不是显得她本事鸡肋么。

    但是只三千块又不太甘心,于是灵机一动加了一句:“五千块钱叫你们看到前因后果……一万块钱你们可以定制制服它的方式!”

    她考虑的很周到。

    但是四个人类已经吓成一团,这会儿什么三千五千一万的,全凭何槐吩咐。

    何槐等了一阵没听到他们的回答,眼珠子一转,自顾自定了标准——

    “行叭!”

    她勉强的选了中间数——

    “就五千块钱,给你们看看我的本事吧——回头再有这样的生意,还来找我。”

    不不不不不——

    几人疯狂摇头:再也不要有这样的生意了!

    而何槐此刻则在他们额心直接贴了枚叶子:“看好啦,我要把它揪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