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我就是开个灯而已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四人只觉得眼睛处一阵幽幽凉的气息,再睁开眼睛时,屋子已然是大亮!

    “好神奇的术法啊!”

    最外围的负责人捧场大叫。

    何槐:……

    她沉默了一瞬,再次检查了一下那片树叶——没毛病啊。

    然后慢悠悠说道:“我就是开个灯而已……”

    气氛一时静默。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深更半夜,明明眼前的大师都看不清楚面容,他们却突然间有了勇气。

    在长舒一口气后,最中心的两名女孩儿甚至还有心情吐槽同事:

    “你们两个好怂啊,居然晕的时间比我们还要久……”

    她们醒过来时,俩大老爷们还没醒呢。

    同事:……我不是,我没有!

    但是他们涨红了脸也不知怎么辩解,反而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几人怂包一般的姿势,于是赶紧又分开了。

    何槐这才开始动作。

    唉,人类啊,真是搞不懂……

    大槐树这么深沉的叹息着。

    然后,她出手了。

    再然后,没了。

    …………

    没了!

    众人只眼睁睁看着她走到角落里,伸手往墙壁里一插,再收回胳膊时,虎口处就卡着一个身形飘渺的男人——

    哦不,男鬼了。

    几人沉默的看看还在发抖的鬼魂,再看看一招制敌的这位大师,不由沉默了。

    何槐叹口气——到底是谈好了五千块钱的,她很有道德的踹了踹男鬼:“说,你怎么回事?”

    男鬼:……嘤嘤嘤嘤嘤。

    …………

    这年头,不管是鬼是人,都这么没出息。

    何槐撇撇嘴,接着踢它:“快说,我收了人家5000块钱呢。”

    男鬼一个哽咽。

    “大人,我没害人……您饶了我吧!”

    何槐:“那不行。”

    她很有职业道德的:“你吓人,那就很不对了,我收钱制服你,那个什么,为民除害。”

    男鬼更委屈了:“我没干坏事啊……”

    他在这里给自己叫屈,员工们首先不乐意了:

    “呸,大猪蹄子!”

    “你说谎,你明明在干扰我们的工作!”

    负责人也难得跳了出来:“我们的公众号因为上周没更新,直接少了三个关注!”

    何槐:……三个关注什么的,确定跟这个有关系?

    想想还没到手的钱,她极没有节操的不吭声了。

    男鬼更是委屈:“我哪晓得你们这么怂,兵怂怂一窝说的就是这个样子——我又没有做什么,每天只夜里借用一下手机电脑,你们就连白天都不工作了——”

    他含怨带诉的瞅了几人:“小气鬼。”

    员工们:……嗨呀!

    何槐没什么立场的干咳两下——

    这么说,是有点怂啊……

    此刻,两个非人类的思维早已跑偏,只剩四个正常人还在坚守着摇摇欲坠的逻辑与三观——

    “那你天天夜里用我们的账号发各种图片和链接,又查不到谁干的……是个人都怕好吧!”

    “我也没办法啊……”

    男鬼委屈道:“现在啥都要实名制,账号注册还得跟手机号绑定——我又没有手机号,你们的也都注册过了——我、我借用一下而已……”

    说着说着,他突然想起凶巴巴的何槐,于是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她,突然画风一转,直接抱住了何槐的小腿——

    “大人啊,您饶了我吧,我不害人啊,我就想借用下手机电脑——”

    他哭哭啼啼,说完了整个来龙去脉——

    男鬼其实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但是地府满员,生活压力又大,他就一直留在人间界,学着与时俱进,反而比地府的鬼们还时髦些。

    但是,眼看着后天就是七月半了,鬼门开的同时还会给老鬼魂们摇号投胎的机会……

    “大人,您是不懂我的难处——我是个非酋啊大人,我就想蹭点人间界的锦鲤,不管是转发图片还是链接留言什么的,我就想投胎,想做一回欧皇能摇到号——不然这批名额里还有一部分阴间界高学历的,简直是没活路啦!”

    早些年计划生育,不知道多少鬼魂不能投胎,地府里塞的满满当当——要不是这样,他们这样的鬼魂凭着一口倔劲儿或是阴气怨气滞留人间,怎么不见地府的人来抓呢!

    实在是鬼口压力大啊!

    好不容易前年开放二胎了,地府就赶紧出了个摇号政策——在原有的投胎计划外,额外多加一批名额——

    “大人……您饶了我吧,我真的就是想摇个号啊!”

    “人间界都转发什么超越波波,什么锦鲤,我不就是也想蹭一波欧气改个运气么,我真的没害人……用电脑我都可爱惜了……”

    他哭的格外凄惨——

    “我都死这么久了,算算年纪都快一百岁了,还不叫我投胎,等到时候好几百岁轮到我,我做鬼做出经验来了,不愿意投胎不是亏大发了……”

    一边哭,一边抽着,原本就虚无缥缈的身影,也越发淡薄了。

    工作室里两个年轻的女孩一言难尽的瞅着他,好半响才低声说道:“好可怜啊……”

    “是啊,这么大年纪了……”

    而男同事则心有戚戚焉:

    “地府都鬼口膨胀了啊……那房价肯定更贵——天呐真是哪里压力都大,我还是多吃点好的活久一点吧……”

    两个连房奴都没资格做的非帝都户口单身狗对视一眼,瞬间燃起了熊熊斗志。

    何槐:……

    这么一说,好像她当树还是挺有优势的……就是她的花坛,也被卖房的给圈住了啊!

    唉。

    说起生活压力,说起房子,大家都感同身受。

    最后,负责人摆摆手:“要不……就算了?”

    女孩子们率先点头:“算了吧算了吧……一把年纪了咱们别霸凌老鬼……”

    端谁的碗,服谁的管。

    何槐麻溜的照做了。

    眼看着男鬼一溜烟消失不见,她这才松口气,看着眼前的众人:“咱们是刷卡还是扫码,还是现金啊?”

    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个二维码来:“支持花呗信用卡。”

    众人:……

    大师还挺与时俱进的。

    大家看着她,眼神都有些不一样,负责人叹了口气,还是拿手机扫码转了账。

    呼——

    何槐也松口气——可算是开张了。

    她笑眯眯的对客户说道:“下回再出事儿了,记得还找我啊!找陈队长就行。”

    灵气倏忽闪过,她留下的一切记录都没有了,手机里只有简单一个未知来源的账单。

    负责人还没发现这些,此刻只有气无力的说道:“谢谢了大师,不过我想,还是没有下次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