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老子信了你的邪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哼哼哧哧的抠着女生宿舍楼的外墙往上爬。

    这边靠着树林没有监控,不必多动用灵气来消除监控,虽然不太配槐树大人的B格,但是在省灵气上头……

    嗯,挺好的。

    驱鬼的灵师事业终于开张,何槐看了看账户里的5000块钱,总算有种能吃安稳饭的感觉,她看看宿舍里睡的千奇百怪的舍友们,嫌弃的摇了摇头——

    人类啊人类,睡个觉都不如大槐树稳当。

    想了想,到底从指甲缝里抠出一丝灵气来,慢慢逸散到空气中,随着大家一呼一吸,灵气慢慢渗透——

    夜,也越发安静了。

    ………

    第二天上午,陈立冬复杂的看着眼前神神秘秘来销案的自媒体负责人,表情十分的一言难尽。

    负责人脸上也是一言难尽。

    他看了看办公室里来往的人,一副做贼的样子悄悄凑过去,看的陈立冬忍不住手痒。

    但最终还是在他吐出的话语中收回去了。

    “陈队长,那个鬼已经被解决了,多谢您给介绍的大师——冒昧问一句,您是不是咱们特殊部门的负责人?像昨晚那样年轻的大师,多不多?大师们靠的是什么?是天赋血统还是氪金?还是纯粹变异?有没有什么别的业务范围啊?待遇怎么样……”

    陈立冬的脸色越来越复杂。

    他静静等着负责人问完,这才说道:“你这个叫‘冒昧问一句’?”

    然后冷冰冰甩了脸色:“无可奉告。”

    负责人:……我懂我懂,华国龙组,特殊部门……早十年前小说都给暴露了。只是他没想到,原来国家的特殊部门这么接地气,五千块钱的外快都挣……

    陈立冬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中午哈欠打起来也没舍得喝茶叶。然而到了夜里,躺在床上等着入梦的他却不知为何,偏偏睡不着了!

    嗨呀!

    他瞪着天花板,表情格外郁闷。

    ………

    陈立冬又一次出现在大雾之中。

    道路无有尽头,雾气从下至上飘飘渺渺,他淡定的等在这里,等着他爹过来。

    “冬冬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陈立冬无奈转头。

    “爸,你别叫这个小名……”

    他爸生前是个和气人,然而死了之后却仿佛放飞自我了,此刻臭脾气一波又一波:

    “怎么,你爹死了,靠你烧纸才能买房,你就横起来连名儿也不给叫了?!我告儿你,郢都的房价都涨到六万亿一平方了,你现在不多烧纸钱让我买个大的,回头你下来了,万一你儿子我孙子不孝顺,我看你连窝都没有咋办!”

    这个吐槽有点狠,陈立冬当时就不敢吭声了。

    半响,他才哼哼哧哧道:“生儿生女都一样,万一生的是个女儿,她孝顺呢……”

    “我呸!”

    陈爱民更生气了:“你要点脸吧,一把年纪还叫你女儿给你买房——她万一嫁人了还得烧,老公家里不信这个——你不是给她找麻烦吗?你是不是亲爹啊!”

    陈立冬:……

    说太多他都忘了——“爸,我都还没结婚呢!”

    陈爱民:……

    “你个猪脑壳到现在对象都没得!你出息点吧!”

    陈立冬:委屈……

    但是跟自己的爸扯这个,天亮也扯不清楚。

    此刻,他机灵的转移话题——

    “爸,那次那位大人,是地府的吗?”

    “瞎说什么!”

    陈爱民一阵紧张——天啊阿槐大人成精了就这么凶,万一再混到地府有了编制,岂不是会更凶?!

    这执法人员打起鬼来,理由那不是超多……阔怕阔怕。

    他严肃道:“大人就是大人,不是地府的,但是目前人间界我还没见过比她更厉害的——你机灵点,回头万一大人手指头松一松,有你的好处!”

    他想起何槐的抠门劲儿,这话说出来有点底气不足。

    但是吧……

    “哦,还有什么难查的案子,晚上找你爹我,我帮你去请大人帮忙——这个得你们警局批奖金的,没有奖金咱们可不能白干。”

    陈立冬终于来了兴趣——

    “她还会查案?”

    奖金嘛……虽然有点难,但并不是不能有——大不了说是他的隐秘线人,碰到什么问题了,多多少少钱是会批一点的。

    不过,现在的能人异士要求这么高吗?还要有异能,还要会查案……

    “那肯定不会。”

    陈爱民斩钉截铁道——别说查案,他瞅着阿槐大人的文化水平,怕不是大学通知书都是造假的哩!

    啊呦呦,想弄个假通知书,那灵气追根溯源来回修改遮掩,可是个大工程——毕竟现在全国联网,数据太多啦!

    难怪阿槐大人现在抠的跟什么似的,想必为了混个文凭,前期把底儿都给用光了。

    陈爱民想到这些,倒是心有戚戚焉。

    不过他也没忘了陈立冬的问题:“她虽然不会查案,但是她会捉鬼啊,有什么问题,捉两个鬼回来问问,保准比朝阳群众还给力。”

    陈立冬一头黑线——他爸死了这么些年,这话怎么说的越来越赶潮流了……

    …………

    陈立冬的纠结阿槐大人半点不知。

    她此刻正陪着舍友们逛街——好歹也挣了五千了,还不费什么成本,此刻也难得大方,在舍友们的撺掇下,咬牙下血本买下了一套一百元的衣服。

    一百块哩……

    其实阿槐大人觉得,工地那边六元的T恤挺好的。

    但是没办法,老是6元的衣服穿来穿去,舍友们实在受不了——

    “阿槐,你可上点心吧,咱们不买贵的,但是你消费的意识得跟上,光抠是不行的——我看你的样子也不打算考研,那明年咱们就要找工作了——那时候你要还这样,在这个看颜值的社会,会很难融入的。”

    工作之后的人们,眼神大多看吃穿,阿槐再这么抠的话,人家背地里肯定嘲笑她……但是阿槐挣钱也确实辛苦,所以,好歹练练眼力,挑些质量不错又便宜的衣服,也是可以的。

    舍友们考虑的长远,并且接地气,何槐虽然不懂,但是多少也能感受到那份心意——再加上她觉得,自己迟早是能在人间界混出头的,所以现在,得多少有点偶像包袱,不能太随意了。

    比如那六块钱的T恤,以后就不能一次买三件换着穿了。

    得还有一件三十的,一件百十块的,这样才能分场合穿。

    她把这话说给舍友听。

    三人:……

    ——老子信了你的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