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这个人值多少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逛着逛着天就黑了,毕竟九月份了,太阳落山时间也随时在调整,何槐看了看大包小包的舍友,此刻不由有点为难——

    “我还没吃饱哩……”

    舍友们——

    “你走吧你走吧!”

    卢芳芳率先摆手——

    “可别再叫我们看见你吃东西——”

    她痛心疾首的捏着自己腰间这一坨:“你看到没,这都是咱们姐妹之间沉甸甸肥膘一般的情谊啊!”

    李颖也叹口气:“阿槐,你悠着点吧,我开学又胖了四斤!明明都跟你错开吃饭的时间了,偏偏你还有吃零食的时候……”

    程璐:……

    她低头看了看软绵绵的肚腩,什么话也不想说。

    ………

    舍友们提前一步回去,阿槐独自一人留在步行街,又从头把小吃摊捋到尾,简直再美妙不过了。

    回去已经九点了,她舍不得坐地铁,干脆就走路好了。

    反正阿槐大人扎根土地许多年,总能有办法赶在宿舍关门之前回去的嘻嘻(*∩_∩*)。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金碧辉煌的私人餐馆,闻着里头隐约透出的,人类闻不到的食物香气,阿槐又有点馋了……

    阿西吧自从放飞自我后,她的胃就彻底成无底洞了。

    这个餐馆她在朋友圈听说过,据说里头吃饭只是其中一个项目,最主要的还是消遣。消费很高,最低一顿饭也是5000起步,并且只接待会员——对于学生来说,一顿饭5000起步已经是难以承受之贵了。

    但是,真的好香啊!

    从阿槐做人的经历来看,便宜的未必不好,但贵的一定会好!

    同理,食物也是如此。

    她痴痴的看着各处都充满富贵气息的大门,想象着价值五千元的一顿简餐,整个槐都差点融化进去了——

    不过,在别人看来,她痴痴的眼神就很让人误会了。

    很快,从旁经过却又被何槐美貌慑住的中年男人就停下脚步。

    他看了看餐馆的大门,还有间或经过的女郎身上奢侈品的LOGO,再看看何槐渴望的眼神,不由带点优越感的笑了笑。

    现在的小姑娘啊……

    他叹息着,向前伸出手去——

    “你好,第一次来吗?”

    何槐从幻想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拥有小肚腩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嗯。”

    第一句没有被拒绝,对方也没有窘迫离开的打算……中年男人胜券在握的笑了笑,又抬了抬手:“需要我带你进去看一看吗?”

    何槐:“……只是看一看吗?”

    语气中的遗憾与不满足,格外明显。

    这下子,中年男人再也忍不住,直接上前一步:“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儿,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何槐又看了他一眼:“虽然你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这个建议我喜欢。”

    她错开男人固执伸出的胳膊,直接上了台阶,中年男人站在她身后,一时错愕。

    好半天,他才看着何槐:“是,美人说的话,不管是什么,都有道理。”

    就像上天赋予她们殊丽的容貌,注定要来取悦自己一样,都是道理。

    他紧跟着上前两步,带着何槐进了大门。

    门童在身后殷勤的替他们关上门,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惋惜。

    ………

    陈立冬茶叶喝了一半,突然头一歪,直接栽倒在桌子上。

    他捂着磕出青肿的额头,在越发浓稠的雾中站住脚步。

    ——这不是他爸。

    陈爱民只是个普通的、有幸得到何槐给出阴气的鬼魂,每天能趁自己的血脉至亲入睡时入梦,已经是他能力的极限了。

    但是……陈立冬作为警察,基本的眼力是有的——这里的雾,浓稠的简直化不开,分明不像他爸的手段。

    最主要的是,他爸一带他进来不是骂人就是打人……

    而这时,陈立冬又看到那个有着模糊面孔的“大人”。

    对方掏出手机——等等,手机?!

    他愣住了,然而对方却又把手机伸过来——

    “这个人,在警局值钱吗?”

    陈立冬:……

    他低头看了看,没见过。

    然后认真道:“不值钱。”

    何槐:……

    她郁闷道:“这么坏还不值钱啊,你们人间界的标准真是怪……”

    她嘟囔着抱怨白费力气,马上又要离开,然而陈立冬却敏感的抓住重点——

    “他很坏?有多坏?”

    咦,有门!

    何槐立刻来了精神:“好多条人命,好多好多家破人亡的孽债……这样的,值多少钱?”

    陈立冬的脸色严肃起来。

    人命,家破人亡……

    这但凡有一样就是大案了!

    他确认道:“您说的是真的吗?倘若是真的,我们顺利拿到证据后,单单奖金就会有许多!”

    就算没有,他厚着脸皮去局长办公室蹲着也得要来!

    爽快!

    阿槐大人此刻早已忘了自己两个亿的未来,看这小伙儿格外顺眼——

    “那你等着,我先去捉个鬼给你们帮忙。”

    她的身影渐渐消失。

    然而下一刻,她却又转过身来,竟出乎意外的露出了她的脸——

    “遮遮掩掩的不好拿奖金啊,你看清楚我的样子哦,记得保密——”

    想了想,又加一句威胁:“不然,你跟你爹做鬼都没得做啦。”

    漂亮女孩说着这样轻飘飘的话,仿佛是在撒娇,然而陈立冬可是知道对方并不是一般人,而且,仿佛三观也有点问题——

    他肃容郑重承诺:“您放心。”

    虽然这位大师过分年轻了,但是,对方有这样的能力,说不准是驻颜有术呢!

    不能大意!

    ……

    从陈立冬那里得出对方很值钱的结论,何槐再看一桌子菜,越发满意了。

    中年男人此刻从卫生间出来,看见何槐仍乖乖坐在那里,一旁的保镖也轻轻摇头,不由笑容更甚——

    他就喜欢这样知情识趣,偏又乖巧中透着天真的年轻女孩。

    把这样的纯洁慢慢调。教成污浊泥中永远挣扎不出的存在,当真是人生一大乐趣。

    他绅士的请何槐品尝桌上厨师精心烹饪的饭菜,看到对方满足的笑脸时,也越发的期待今晚难得的放松情节了。

    一盘……两盘……十五盘……

    中年男人的笑意渐渐凝滞。

    他脸色有点难看——吃的这样多,显得蠢钝如猪了,不好不好,得好好教她学学黛玉的品格,浅尝辄止的美人才有气质……

    正琢磨着,吃完整整一桌子菜的何槐突然看着他,认真的问道:“你身上有个小鬼哩,要不要我帮你把他捉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先说好,这个小鬼有点厉害,没有五万块钱我不干的。”

    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