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 价值五万的小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阿槐大人一狠心开出的高价并没有被人在意。

    对方只是用仿佛温柔如水的眼神看着他,神情中略有一丝不耐烦:“到底是年轻小姑娘,调皮。”

    何槐不太喜欢这样口不对心的人,此刻皱皱鼻子:“我不年轻啦。”

    想了想,看在这顿饭的份上,还是问了一句:“五万块钱帮你抓小鬼,你真的不愿意吗?”

    小鬼抓了,他可以避免后来的反噬,没那么痛苦的死去啊……为什么不愿意呢?

    她摇摇头:人类啊。

    ………

    中年男人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直接张口找他要钱的女人,但是,何槐的理由用的是最清奇的。

    “抓小鬼?”

    他啼笑皆非,此刻一个眼神,旁边安静的没有半点存在感的保镖便知趣的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来。

    打开一看,里头整整齐齐一片红,伟人的半身像更是显得格外有安全感。

    何槐眼睛都直了。

    中年男人赞赏的笑了笑,用眼神描摹着何槐全身上下,仿佛戴着钩子一般,此刻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这样的品质,5万块钱,未免也太妄自菲薄了。”

    “而且喜欢钱是大多数人的天性,你这样大大方方,我倒是有点喜欢了——这箱子里是整整50万,想要得到它很容易,就看你愿意付出什么了?”

    男人说完话,想起何槐刚才的意思,不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当然你鬼抓的好的话,这些也都可以拿走……就不知,你想抓我身上哪里的鬼?”

    他说着,意有所指的动了动下身。

    何槐:……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她的眼神配合五官神情,表达意思很是明确,中年男人此刻难得有些愠怒了。

    然而不等他说话,何槐便伸手直接从他脖颈间拽下来一块小小的黑色木牌。

    这动作只在倏忽之间,一旁的保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何槐已经把那小小的黑色木牌拿在手里来回把玩了。

    “真有意思,这也是个外来品种吧……好丑哩。”

    她发表完意见,这才看到中年男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瞬间抬手摸上了自己的脖子,脸上慢慢攒起又惊又怒的表情——

    “阿武!”

    他呵斥道:“看看这是哪里送来的女人?!敢在我身上耍手段!”

    何槐不太开心了——你自己邀请我的,现在居然倒打一耙。

    人类真是善变。

    她嘀咕完,身子一转便避开了阿武的袭击,手指瞬间用力,一把将黑色的木牌捏成齑粉。

    一声刺耳的尖叫同时充斥着整个包房——

    “啊——”

    阿武愣愣的停下动作,看着悬空在半空的一团黑色雾气。

    不,更像是一团不断扭动的黑色水银,很有质感。

    黑水银很快便扭出了五官。

    是个娃娃。

    是个眼睛血红,脸色青白,指甲漆黑的娃娃——叫人一看便知他不好惹。

    阿武跟在中年男人身边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此刻不由愣在原地——其实不单单是他,就连中年男人本身,这会儿也呆愣愣的看着那里。

    那个诡异的小孩在半空中翻腾着,嘴里吐出一连串听不懂的叽里咕噜——但神奇的是,在场所有人却都知道了他的意思:

    “你毁了我的家,我要把你吃掉!一口一口地咬断你的喉咙!”

    他声音尖利,和着眼前这恐怖片一样的场景,饶是杀人如麻的阿武,此刻也不由瑟缩了一下。

    ——毕竟,相对于死在他手下的那些活人,这种未知才是最具威胁力的。

    中年男人此刻却已经崩溃了。

    他甚至不记得再去找何槐的麻烦,反而脸色惨白,神情中满是仓惶与后悔。

    下一刻,他将视线转到何槐身上,眼神中充满着怨毒与孤注一掷——

    “是她!就是她!杀了她!”

    半空中那个小鬼听罢这话,整个人尖叫一声,很快便扑了上去,然而何槐掌心里倏地伸出一条翠绿的细嫩枝条,上头新出的绿叶嫩得仿佛碰一碰就要折断——

    然而就是这样柔嫩的小家伙,此刻毫不犹豫的将身体蜷曲,接着狠狠一鞭子抽上去。

    只见那个带着黑雾蹂身而上的小鬼凄厉的惨叫一声,身躯瞬间一分两半。

    那分开的两半躯体中,还带着血淋淋的肠子和内脏,此刻正重新慢吞吞的蠕动在一起。

    随着他们的动作,在半空中翻腾拖拽,简直又恶心又叫人瑟瑟发抖。

    何槐却期待的看了看中年男人:“你看,我说的是很厉害的小鬼吧——本来5万块钱随便收一收的,你偏偏要给50万……”

    她叹口气,一副惆怅又勉强的样子:“咱们可不是那种只拿钱不办事的人,既然给了50万,我肯定也得把他打出50万的样子来——你等着。”

    她说着,手中的藤蔓婉婉也越发开心,上下左右的抽打着那个黑漆漆的小鬼,不必发出声音,也能叫人感受出她的雀跃来。

    ——真是好难得的玩具啊!

    做人真好!

    婉婉叹息着,努力收敛着何槐传送过来的澎湃灵力,务必要细水长流,把这小鬼打出个五十万的价格来——

    这样才不至于叫人觉得买亏了嘛。

    …………

    保镖阿武已经全无战斗力——刚才倒是恢复了专业素质,蹂身想要将何槐一举拿下,然而……

    他太菜了。

    此时此刻,正口吐白沫趴在何槐脚下,人事不知呢。

    中年男人看着她,再看看空中凄惨无比的小鬼,再也忍不住扑到柜子边上,伸手想要摸他私藏的枪——

    “咦,这里还有钱呐!”

    没等他的手碰上暗斗,何槐已经凑过头来,好奇的看着里面整整齐齐码起来的九个箱子——

    这箱子跟刚才那个装着50万的一模一样,她心旌动摇,她目眩神迷,她满是期盼的看着中年男人:

    “你考不考虑请我把小鬼给你打个500万的样子来?”

    不等男人回答,她已经一手按在箱子上,一手将婉婉的藤蔓甩出老远,并严严实实的把小鬼身上缠的紧紧的。

    “你看,这就是五百万的样子。”

    她略有些心虚的看着对方,小心的笑了笑。

    ——这个外地品种的小鬼加上关税差不多也就5万块钱的样子,她强打强抓500万成交,如果不动作快一点的话,给人家机会反悔怎么办?

    五百万呐!

    加上她原有的三四百万,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再来两单这样的生意,回头她就可以把广场那一片买下来了!

    天呐!

    阿槐大人的惬意未来,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