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灵师阿槐的新兼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含何章看着这个身上缠绕着他们俩因果线的男人,目光格外专注。

    孩童的眼神最是清晰,眼瞳又黑又亮,此刻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孙景的心中不由泛出一抹怪异的感觉来。

    正待他忍不住快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小女孩歪头嘻嘻一笑:“好啊。”

    男孩子似乎反应慢了半拍儿:“你说的,想吃什么都可以。”

    小孩子嘛,能吃多少!孙景又不差那两个钱,此刻看着槐树广场慢慢聚集起来的小吃摊,格外霸气的一挥手——

    “吃!随便吃!”

    至于食品安全之类的问题,他暂时是想不到了。

    何含何章对视一眼,突然就对这个霸气的男人充满了好感。

    至于上次请吃东西的事儿……

    嗐,那两口东西,哪儿用得着格外记着呢!

    嘴里塞了一块热热辣辣的臭豆腐,何含若有所思的对何章说道:“听说傻爸爸都疼女儿,我觉得你今天能吃到这么多,都是蹭我的……”

    阿章慢条斯理的吞下一口烤肠,此刻瞅了瞅前边老老实实排队的孙景,面无表情的说道:“真巧,我也听说的,女儿像爸——你觉得你这个智商,像他吗?”

    何含:……

    她看了看前边那个请陌生小孩儿吃东西,还一脸傻兮兮排队的男人,突然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丝紧张。

    …………

    且不说何含何章如何在一晚上把孙景吃的失魂落魄,单看四舍五入一个亿的何槐,此刻却是充满幸福的晒着太阳。

    薛宁宁三人正抱着笔记本哼哼哧哧的在树荫下给她写论文,一边羡慕的看了眼何槐:“越晒越白,越晒越白……唉,真是天生丽质啊。”

    崔雪莉不服气——论文要写双份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她此刻快把自己挠秃了,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嘀咕道:“人家这是有秘方——当然了,给我们的肯定是阉割版的……不过,”她摸了摸脸,又把手机拿出来照了照:

    “这就已经很好了。”

    薛宁宁倒不是不满足,她只是嘀咕道:“何槐是个贫困生是吧,可我怎么感觉她日子过的这么惬意呢?直播做不了,勤工俭学部的学姐说最近都不接家教课了——咱们还是学生,家教课才是最挣钱的吧?”

    崔雪莉辩解道:“贫困生也不能一直老打工啊,她还有奖金呢,专业好好学才是正经的,以后就靠这个吃饭呢。舍本逐末怎么能行呢?”

    她说完,被薛宁宁深深看了一眼。

    再看看面前一团乱还没捋清楚的替何槐写的论文……

    emmm好吧。

    当她没说。

    薛宁宁一边噼里啪啦打着字,一边顺嘴八卦:“卢芳芳说何槐暑假去工地搬砖挣了不少钱,但是你看她的皮肤,多好啊,怎么可能呢?而且搬砖那么辛苦,女生本来就比男生力气小……”

    话音未落,却听何槐的手机响了。

    她迷迷糊糊躺在躺椅上,手机开的扩音,只听里头一个粗犷的大老爷们儿喊道:

    “阿槐啊,最近有时间没有啊?”

    何槐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包工头!

    搬砖的钱赚的又稳定又轻松,还不用动脑子,她可是再喜欢不过了!

    这个时候打电话,难道工地已经开工了?

    她赶紧问出来。

    “不不不。”

    想起何槐搬砖的样子包工头就一阵牙酸。

    他连忙否定道:“工地暂时是没有开工,但是我认识的人多,人家说今天平章区那边的利井仓储,有一批米面需要人搬——我这不是立刻就想到你了吗?”

    包工头倒不是找不到人,不过对方说了,赶时间,要人少,还得能下力气的,他想着何槐是个穷学生(并不),这才只打算叫她一个。

    “怎么样,干不干?”

    “干干干!”

    何槐忙不迭应下了——但凡是这种不用动脑子的活儿,她就没有干不好的!

    不就是扛米扛面嘛,这工作干起来不把那老板扛哭,她就不是大阿槐!

    包工头也笑了起来:“放心,你搬多少就有多少钱拿,就是熬夜……”

    他想说女孩子熬夜有点伤身体,但是何槐已经喜不自胜了,此刻一口截断:“好好好,晚上我时间最多!具体是哪里?”

    勤工俭学嘛,连找辅导员说外宿的理由都是光明正大的。

    听到整个通话的崔雪莉三人:……

    天呐居然是真的!

    …………

    “利井仓储区东区12#365号……”

    何槐拿着纸条,在大大的仓储区里来回转着。

    仓储区来往多是大车,越是晚上,反而越是热闹,此刻到处灯火通明,来来往往不是司机就是工人。保安们在每个分区的门口跟人打着招呼,顺手接下一包中华。

    何槐作为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儿,倒是多少有些显眼,但是来往的人里,偶尔也有年轻的财务,所以虽然好奇,但并不算特别稀奇,她绕了两个分区,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仓库门口坐着两个男人。

    一个高高壮壮,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另一个则瘦小些,脸色黄巴巴,反而眼睛格外灵光。

    何槐在这里徘徊两下,两人眯了眯眼睛,漫不经心的围了过来。

    牌子上已经写的清清楚楚了,确实是12#365号,何槐不等他们开口,直接说道:“我是王叔介绍过来给你们搬东西的。”

    “艹。”

    高个子男人骂了一句:“就你一个?”

    介绍人说是个姑娘,没说是这么漂亮一个姑娘啊?那瘦胳膊瘦腿儿的,是她扛东西还是东西扛她?

    何槐已经习惯了这种质疑,此刻笑眯眯道:“我力气大,上个月还搬砖呢——要搬什么?”

    高个子正准备说些什么,瘦小个儿已经凑了过来,目光从何槐的脸看到胸,再看看那细拎拎的腰肢和大长腿,不由咽了咽口水。

    他当先侧过身子:“先说好,你要是搬不动的话,可得诚心给咱们道歉……”

    那笑容中颇有两分别的意味,何槐默不作声的也打量他两下,撇撇嘴不吭声了。

    高大的仓库门慢慢打开,何槐进去一看,里头塞满了一袋袋的米面,空气中弥漫着些微粉尘。

    她看了看自己脚底板儿的鞋——嗯,帆布,挺安全的。

    ——粉尘环境遇火(包括衣物摩擦产生的)容易发生爆炸,她昨天才看了一部动画片,就是专门讲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