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没跟舍友说昨晚的具体情况,人类的小心肝儿很脆的,说的太实在了,她们估计接受不了,因此含糊过去也就算了。

    但是李颖她们从隔壁宿舍的崔雪莉口中已经听到她夜里干的活了,私底下和卢芳芳程璐一起落下几滴泪,总觉得天道不公——阿槐这样好的人品,为什么命运这么坎坷,好好儿的如花似玉的姑娘,为了生存不是搬砖就是卸货……

    嘤嘤嘤太凄惨了……

    她们暗自叹了口气——

    这也就是阿槐啊!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还体贴朋友——太完美了嘤!

    想到这里,她们第二天难得起个大早,一起去食堂买了许多份早餐,亲自送到何槐的床前——

    何槐一睁眼,险些以为自己昨天吸多了化肥!然后大补烧心导致自己一棵槐瞎做梦!

    要知道,有一种人(例如她的舍友们)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们可以跟你分享吃的用的穿的甚至零花钱,晚上浪起来能刷一夜的微博……但是吧,让她在没课的时候早起去买早饭——那是万万不能的!

    最起码何槐做人之后,大部分时间的早饭都是她买的。

    “你们……”

    她瞬间清醒了。

    “没事儿。”

    李颖眼睛还微肿,这会儿声音里跟裹了蜜似的,看阿槐如同自己的崽儿:“快吃吧,还有半个小时开课,你别睡了,上课再睡,我们给你打掩护……”

    何槐:……???

    她默不作声的接了过来——上午还有课啊。

    程璐在一旁给她摆好饭菜,这会儿看见她因为夜里工作太疲惫(大雾)连话都不说的样子,鼻子又是一酸。

    “总之,你好好吃……”

    卢芳芳小声嘱咐道,赶紧带着两人撤了——再不走,她们怕不是又得哭一场。

    宿舍左右都是新闻系的女孩子,此刻看她们双眼微肿,不由体贴道:“怎么了怎么了?”

    李颖抽了抽鼻子,把阿槐的工作经历跟大家说了:

    “阿槐她,她小时候在孤儿院没吃饱伤了身体,现在每顿都要吃很多才行,这么一来奖金就不太够,她人又硬气,怎么都不跟我说,暑假自己一个人偷偷去工地搬砖,一搬一整天……人家正经的农民工都没她勤快(那可不,工人们按天算钱,她是计数的)……”

    “啊?”

    “真的搬砖啦?”

    “天呐暑假这里太阳那么毒……”

    同学们七嘴八舌,都又是惊叹又是佩服。

    程璐也忍不住眼眶红彤彤,此刻跟着说道:“不止呢,她白天上课,昨天晚上还接了活,去给人家卸货,凌晨回来睡到现在,早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卢芳芳哽咽道:“你们别说出去,阿槐不愿意依靠别人……就是我们看着,实在心里难受——她搬砖挣血汗钱,开学了还不忘记给我们买衣服,就因为我们平常请她吃点小零食……阿槐真是……真是……”

    几个感性的女同志捂住嘴,也都红了眼眶。

    就算是那硬气的,此刻再想想何槐每天不顾形象晒太阳的样子,心中也开始了然——之所以没事儿就躺着晒太阳,肯定是工作太累了啊……

    …………

    何槐对她在同学们心中刷出的声望半点不知,迷迷糊糊上完一整天的课后,她又如约来到了利井仓储区。

    今晚在这里的,还是那两个人。

    不同的是,车有五辆,司机也有五人。

    看到何槐过来,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亮——可以啊!居然是这么好的品相?

    他们彼此对视着,各自给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何槐对这一片暗潮涌动半点不关心,她只是看了看仓库里密密麻麻一大片米面袋子,激动又雀跃的搓了搓手——

    嘿嘿嘿。

    这动作叫瘦个儿看到,不由皱了皱眉头——顶好一个姑娘,怎么做起动作来有点猥琐……不成不成,这得好好教,不然以后不好提档次啊!

    他清了清嗓子:“那什么,何……何同学,今晚的米面袋子有点不一样,看到没?”

    他揪起一个袋子的提手——

    “白色的放前头两个车,黄色的放后头三个车,晓得不?”

    何槐皱了皱眉头——她挺瞧不起这样的主顾,昨天说好了一袋两毛钱,然后就让跟了个车,还不给额外的跟车费。

    今天又还分类——黄黄白白的掺在一起,她分类不用脑子的哦?还会耽误时间,降低效率,挣钱变少……

    太鸡贼了这些商家!

    哼╭(╯^╰)╮。

    阿槐大人不太开心,但是职业道德是有的,昨天说好了接着干,此刻她也只能接着干了。

    此刻二话不说,又拉了两个拖车,哐哐哐往上头码袋子,一边黄一边白,这效率也还凑合。

    几个司机趁着老大不在否做甩手掌柜,半点活儿不干,此刻看着何槐站在台阶上一手一个拖车直接把米面拎上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假冒伪劣往里头塞棉花呢!

    就是棉花也不带这样轻飘飘的啊!

    哥儿几个互相看了看,低头琢磨道:“这亏的昨天给咱们提了醒,准备的周全,不然想把这女的制服,恐怕轻易还不好办呢——瞅瞅这劲儿大的,妈的这别是个西楚霸王啊!”

    大家看了看她面不红气不喘的小脸儿,心有戚戚焉。

    五辆车,从十一点开始,一直装到凌晨两点半,眼看着时间不早了,等到何槐把最后一袋放好,他们立刻着急忙慌的启动车子,呼啸着往菜市场那边去。

    ——那边兄弟多,再加上这女的大力气,天亮之前应该能全部弄好,顺便还能留点时间收服这个女的……

    司机们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坚持坐在卡车车斗的何槐,一个个都激动起来。

    何槐:……外头的空气不错,吹起来的感觉像是要发芽了……

    她浑身上下也蠢蠢欲动着,终于,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槐树广场的焦黑树干,又一次“啪”的一声,冲出一个嫩嫩的小绿点。

    上头最大的那个绿芽儿,此刻已经重新展开了叶片,正在夜风中微微荡漾着,像一棵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夜风里舞蹈……

    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