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四章:无良商家花样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次依旧是跑了一个小时才到地方,何槐看了看眼前这个仓库——不是,这也太破了吧!

    而且,都是仓库,为什么不直接卸过来?何必多转一道?

    她哪里知道,黑哥这批是砸了手头所有的资源,准备干一笔大的。谁知道货才到时风声紧,辗转几个地方,硬是拖了四个多月……

    唉,四个多月市场上紧紧巴巴,他下线跑的跑折的折,可把他心疼坏了。

    要不然,一个不知道底细的姑娘,就算再漂亮,也不能这么草率的做决定啊!说白了,就是想尽快重新开辟市场。

    老实巴交的黑哥站在仓库后门看着从车上跳下来的何槐,心里暗自评估了一番,很是满意。

    底下野路子的出货他是不缺门路的,主要是断了几个月,上层的市场估计都被别人分了,这时候有个听话的漂亮女人去开路,又不起眼又很稳定,是个相当好的方法了。

    不过他到底做了大哥很多年,这会儿也很能沉得住气,笑呵呵的把仓库门打开,还准备给何槐搭把手——

    不过没搭成。

    也不敢搭。

    ——开玩笑!

    他老胳膊老腿儿的,一说也四五十岁了,这丫头片子一手一个拖车哐哐就往车子底下跳,稍微蹭着他不就得折个骨头么?

    还搭把手……

    这会儿,黑哥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瘦个儿,总算明白他格外强调的“有劲儿”是个怎么有劲儿了。

    ……

    她不来更好,何槐还怕把他蹭到到时候扣钱呢,这会儿一个人跟陀螺似的滴溜溜转,别提多麻利了!

    昨天一车收入一千二,今晚妥妥的五千、哦不,六千到手,回头问问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再有活儿还找她,可持续发展嘿嘿嘿……

    至于说这商家小心眼有点多……嗐,在钱面前,这都不是事儿!

    她想到即将到手的工资,又怕这一群男的跟她抢活儿,动作越发的快了。

    其实黑哥安排那么多人,也有一起干活早点完工的意思,可他玛德这群软蛋哼哼哧哧拎着两个袋子,下个车的功夫人家小姑娘直接拖了一车——

    输了输了。

    最后大家暗搓搓一合计——不如他们养精蓄锐,先把这女的劲儿给消耗完,回头黑哥再请喝一杯水,然后捆起来上点料——

    他们这回的货好着呢!

    纯度高,一沾上,那说啥都不能不听话了嘿嘿嘿……

    大家伙儿抱着这种不可言说的心态,就静静的看着何槐干活,眼神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何槐见状,手底下动作更快的同时,也不由有了一丝警惕——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人,这会儿这么盯着自己,莫不是想找茬儿赖账?!

    ╭(╯^╰)╮哼!

    敢赖账试试,就像最开始说的那样,阿槐大人能把他们扛哭!

    她一鼓作气忙到早上五点,这次不用分类动脑子,再加上有赖账的威胁,她的动作快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会儿停下来后,也不得不做出个筋疲力尽脸色涨红汗出如浆的伪装来。

    “啊哟可真是太辛苦了女娃子,你这个力气啊,可以可以!”

    黑哥殷勤的给她端了一杯水,何槐二话不说接过去喝了。

    喝了。

    喝了。

    喝……了?

    大家伙儿盯着她,眼神越来越怪。

    黑哥也有点不稳当了,此刻看了看一脸无辜看着他的何槐,不确定的问道:“要不……再来一杯?”

    行……叭!

    这个水不太好喝,不过阿槐大人不挑剔的,喝了水赶紧算工资呀。

    黑哥转身又给倒了一杯水。

    咕嘟…咕嘟……

    又喝了。

    可是还是没有以后。

    黑哥一琢磨——该不会是那药放久了受潮了?

    还是过期了?

    这时,何槐有点不耐烦了:“老板,啥时候给我算工资啊?”

    ——到手的鸭子还能飞了?!

    黑哥一使眼色,上来就有一个彪形大汉直接从身后扑上来,试图把何槐牢牢扣住!

    而此刻阿槐大人已经确定对方要赖账,顺手从旁边拽下一个面袋子,“砰”的一声反手扣那人头上了。

    ………

    天亮的时候,警察局上班的人吓了一跳——

    “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一大早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蹲在派出所门口,旁边还躺着个男人。

    何槐纳闷的瞅他一眼:“我肯定是报案啊,不然都这么熟了我还来干啥?”

    谁、谁跟你熟了?

    警察叔叔有点警惕——他在这个片区干了好多年了,确实没见过这姑娘啊。

    就是这个男的吧……

    这不是菜市场卖粮油的刘老黑吗?!

    他一向老实巴交的,总不能还跟这小姑娘有啥纠葛吧?

    他一边纳闷道:“我们夜里也有人值班啊………还有,你们这怎么回事?”

    他一边推着门,一边看着何槐漫不经心的拽着刘老黑的脚踝咣咣铛铛就往警局去,连忙拦住她:“这是干什么?怎么能这么对人家?”

    何槐一脸无辜:“我不是想着你们也辛苦,就别一大早都叫起来了——索性多等一会儿工作时间办事儿不影响睡眠嘛。”

    至于刘老黑……

    她就更无辜了:“不是我说,这年头的人都太没良心了,我哼哼哧哧下死力气给他搬了一夜的货,他为了不给我工资,还叫人来打我……太不要脸了!”

    得得得!

    警察叔叔朝天翻了个白眼。

    ——就你这小身板,还搬货?

    刘老黑还叫人打你?

    还不影响我们睡眠……当他们夜里值班的不拿工资是吧,知道把他们都叫起来是多大案子么?瞎胡扯。

    怎么这么多戏呢!

    ………

    何槐看了看这个警局,此刻腼腆一笑:“你们这局,比我之前去过的都破些哈……”

    警察叔叔:怎么滴,这么熟悉了,难不成还是个惯犯?打人还是碰瓷儿啊!

    这会儿同事们陆陆续续都到了,一听这话不由乐了:“那没办法,我们这边治安好,没什么大案要案,财政拨款总是要差些嘛……”

    “那不能有大案……我就喜欢这样安稳的日子……”

    大家调侃着,哈哈一乐。

    “来,做个笔录——钱江,把刘老黑抬床上去看看,可别是有什么事儿……”

    刚才稍微瞅了下,呼吸平稳,脸色也正常,除了后脑勺有几个包之外,应该也还好。